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收起你的坚强(1)
    他命令她,在他面前收起她的坚强,因为从此她不用在一个人承担那么多,一切都会交给他,她需要做的就是依靠他一生一世罢了。

    收起你的坚强,我来保护你。

    ――难辞其咎――

    方莫寒一睁眼首先看到是趴在床边的任子安,她想要起来给他盖上被子,却发现自己还在打吊瓶,起身的声音惊醒了任子安,任子安立马就要叫医生,方莫寒拦住了他。

    “我怎么了?”她询问。

    “医生说你身子太虚弱,血糖低又受到惊吓就晕厥了。”任子安耐心地解释道。

    她听了,粲然一笑,“原来就这么点事,还大题小做的吊吊瓶,不行,我现在就要出去。”说着就要拔掉手上的针,任子安急忙起身制止她,直到她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他紧紧握住,才羞涩地抽了归来。

    任子安严厉的目光扫向她,像是再责备,她还在旁边念叨着,说自己没事,根本就不用这样。

    任子安凝视着滔滔不绝的她,心里就是一阵疼痛,她从来就是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吗?或者说她从来就是这么坚强吗?甚至超过男人。

    方莫寒发觉自己被他死死盯着,有些不自在,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话有点多,但更没想到他就在旁边静静地站着,耐心地听着她说不完的废话。

    她停住了,用一双灵动的双眸回应着他的沉默,仿佛她觉得往常的任子安不应该是这个样子。他应该霸道的让她闭嘴,然后决然地走开才对。

    任子安见她闭口不再说话,挺直身子,张开口:“说完了?”

    方莫寒惘然地点点头,任子安接着重新动手帮她盖好被子,“说完了,就好好休息!”这一次不是霸道总裁的口吻,而更是像一位亲人在温柔地叮嘱。

    她只得乖乖躺下,任子安又坐到椅子上,亲眼盯着她睡觉。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方莫寒还是忍不住坐了起来:“你如果有事就先走吧!我一个人……”

    那句“没事的”还没说出口,任子安就直接接下去“等你睡着了我就走!”

    方莫寒心里一惊,那就是说他要一直坐在这里看自己睡觉了那就太尴尬了,她根本就没有心情睡觉,也不知道陈阿姨怎么样了?

    见到方莫寒再一次被迫乖乖躺下,任子安才继续看起手机,余光时不时扫向翻来覆去的她,嘴角轻轻上扬。

    这个女人还真不乖不听话!

    他突然起身的声音把她吓了一大跳,立刻闭上了眼睛,因为一直背对着,不一会儿听到没有动静了,她以为他走了,轻轻试探一句:“任子安?”

    没想到迎来的回答是他充满磁性的声音“怎么了?”

    她刹那间羞红了脸,早知道就不用他的真名了,这下子彻底完了。

    任子安见她身体不停抖动着,笑出了声音,这个女人还是那么可爱!

    方莫寒再也忍不住了,直接起身面对着他,很有底气地请求让她出去看看吧。

    “医院里有对我很重要的人,她是我在世界上很重要的亲人,她现在生死未卜,我要去看看她!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在用刀子杀我,她对我很重要,我不想在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她说着说着竟然有些急眼,话里半分请求半分命令。

    任子安抬头看到她如此激动,默默不语,等她发泄完了,他才把手里的手机一把扔到她的怀里,她迷糊接下,“干什么?”

    任子安让她低头看看,她低下头,手机还有着些许温度,她望着屏幕上显示的消息,瞳孔张大。

    “他们都是世界级顶尖的教授,我相信今晚的会诊应该会很顺利。”

    方莫寒用手指滑动着手机屏幕,原来任子安刚才一直在与他熟识的医生们联系,筹划网上会诊治疗陈阿姨的病,她不明白他的苦心,反而对着他大喊大叫,他竟然也没有露出怒色。

    “奥……谢谢你!”此刻,她不知道还说些什么,只能说感谢的话,因为没有他,他还不知道该怎么办。

    “想要谢我,就好好休息,先养好好自己再去关心别人!”任子安命令道。

    方莫寒把手机放到桌子上,心想他这是在关心自己吗?

    “我求求你一定要让他们治好陈阿姨,求求你……”方莫寒扯着任子安的衣角,祈求道。

    任子安怔住了,原来这个女人也有有求于别人的时候,在商场上自己逼债的时候,她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跟自己下战书,在床上自己无理地占有她时,她只是用力反抗着,最终也没有低头去讨好自己,现在为了一个生死不明的植物人她竟然肯放下尊严低头乞求自己,她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原来眼前这个女人放下所谓的坚强是如此脆弱,脆弱的让他有种想要保护他一辈子的错觉

    他看到她这个样子,心疼的把她抱在怀里,她也没有闪躲,尽情依偎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她真的好难过,她需要一个人去依靠,然而她没有想到这个人会是他。

    他不断出声安慰着:“放心吧,一定会尽力的,一定会救活她。”

    不知道为什么当方莫寒收起坚露她自身的脆弱时,任子安才真正告诉自己,她需要他来守护她。

    等到方莫寒平静下来,任子安才看看手表,已经六点半了,时间到了,他重新爱顿好她,轻轻在她额头吻了一下,“我也要去参加这次会议,我们一定会尽力,你就放心吧!”

    方莫寒点点头,她记得他曾经说过他的梦想就是做一位伟大的医者,救死扶伤。

    她看着他远去,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她说服自己俗相信他,他是自己爱上的人,肯定不会错。

    黑云悄悄遮盖晚霞,月亮迅速爬上枝头,时间飞速地流逝着,任子安在医院的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屏幕里的多人视频会话框努力争取着,说实话,他已经近三年没有碰过医学这方面的东西了,但听到视频里众多资深教授的争辩声,那些专有名词和医学术语对他来说并不陌生,他很快就回想起脑海里全部知识,参与讨论。

    几个人一直讨论到深夜还是争执不下,其中一位任子安的恩师罗教授看到任子安一言不发,主动问及他:“子安,你是怎么认为的?”

    任子安一直用手支撑着整个脑袋,听到有人叫他,才恍过神来,清清嗓子对着屏幕里的人说道“我还是比较同意李教授的说法,毕竟病人年纪不小,恐怕那种强硬手术会影响以后的生活,我还是提议立马做修复手术,说不定会有一线希望。”

    听完他的一席话,众人点点头,表示赞成,这才结束了会议,任子安向几位医生连声道谢。他刚想下线,却没想到罗老师叫住了他,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子安,你就没有考虑过继续做医生吗,你还是很有潜力的。”罗教授在视频里诚恳的劝导。

    任子安愣住了,他还真没有考虑过,早在三年前,他的一生都已经被人安排好,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他不打算再与命运抗争了,因为现在他心中已经有了想要守护的人,他不想在做那些无谓的反抗,到最后反而伤了某些人……

    “谢谢您的好意,且看且行吧!”罗教授听到他如此委婉的拒绝,不在继续追问下去,只是留了句:“只要你什么时候想通了,我这随时欢迎你!”

    “对了,听说前段时间你结婚了!”罗教授看他有些失落就想提及一些开心的事。

    任子安果真嘴角上扬,“嗯”了一声。

    “新娘一定很漂亮吧,同学们都想找机会看看呢!”罗教授笑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任子安应道:“嗯,有机会一定去英国看望同学们!”

    他转头想想,自己中途被迫辍学,现在算算和自己同一届的同学们今年应该都已经毕业了,真是时光不待人啊,他们肯定都学业有成,而自己也在国内摸爬滚打,终于有了自己的一方天地。

    只是他俨然已经从昔日的浪荡少年摇身一变成了曲高和寡的商人,恐怕即使在和他们重逢也不会有太多的交集,反而会让他忆起那段伤心的时光。

    他结束一切回到病房时,方莫寒已经睡熟,哭过的脸上还留着泪痕,他疲惫地坐到一边,奔波了一天,好累,但能看到她开心,也没什么可后悔的。

    夜色浓醇,他看着女孩恬静的面容,竟不能继续安然入睡。

    ――――

    “不可能,不可能是白城,我了解他,他不是那种风流的人!”吴梓桐一张认真的脸看着林衍,林衍将头转向一边,凌冽的眼神滑落到吴梓桐身上,“你怎么知道他是那样的人?”

    “因为我从小和他一起长大,我了解他,他不会……”说着说着她自己竟然停了下来,她突然觉得自己太过于自信了,现在哪个富家公子是不花心的,包括她一直以来最放心的白城哥哥!

    殊不知这么些年来白城所有的矜持都是因为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