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收起你的坚强(4)
    他没有想到方莫寒总是会在不经意间让他悄悄发现她的美好,发觉到他在原地发愣,方莫寒朝他挥挥手,他这才恍过神来,让她跟着他,离开时他有意地瞥了一眼,白色的花正含苞欲放,犹如花仙子清新脱俗,只不过那是……栀子花,看到他心里不由得痛了一下,这似乎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只要看到栀子花,就会想到顾南栀。

    两个人被仆人带到一个小花园里,时间已经是黄昏了,一抹霞光出现在天边,将他们都染成橘红色,一片红光中,她隐约看到一个身影挺立在阳光下,黑色的阴影看得出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人正在沏茶,等到走进了,方莫寒才彻底否定了自己刚才自以为是的想法,这座庄园的主人,竟然是一个帅气凌人的年轻男人。

    那个男人见客人来了优雅的转过身子,精致绝巧的脸有一种别具一格的风采,男人平坦的额头下是一抹如云彩的淡眉,笑起来嘴角微微出现弧度,简直可以直接把人迷掉。

    “子安,什么风把你吹来了!”那个男人见到任子安似乎很高兴的样子,两人率先给了对方一个拥抱,看样子是很久没见了。

    “暖年,介绍一下,这位是……”任子安还没有继续说下去,方莫寒就站了出来抢着说道:“你好,我是任先生的朋友。”她露出笑容伸出手,男人友好地和她握握手,“你好,我是任子安的好朋友,苏暖年。”

    苏暖年,方莫寒印象中似乎听过这个名字,不过心想并不深刻,单单看他那张笑脸就知道他一定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暖男。

    她只顾着和旁边的苏暖年打招呼没有注意到一旁的任子安冷下脸来,说到底,他是介意刚才方莫寒的反应,他知道他从不允许方莫寒在别人面前承认是自己的妻子,但现在不一样了,他想要公开方莫寒的身份也好不让她为难,但看眼下她的表现,算了,就当自己自作多情了吧!

    三个人坐下来喝茶,任子安直入主题,直接说明了今天前来拜访的目的,“五年了,你也躲够了,与其在这里呆着虚度光阴,还不如走出来,没人会在乎当年的事了,只要你放下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刚才还满面春风的苏暖年听到任子安这样说,愤怒地从藤椅上站了起来,笑容渐渐凝固,脸上闪出一丝不悦,“子安,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做,我都已经放下了,你不要再逼我了,我是不会复出的。”

    两个人的争吵让局面变得有些僵,方莫寒还被晾在一边听得一头雾水,任子安拍着桌子:“苏暖年,你拍拍自己的良心问问你自己,你不是放下了,你是根本就放不下,你只是在逃避,逃避事实。”苏暖年听了彻底被他的话激怒了,直接拎起任子安的衣领,眼神暴戾,“你不要血口喷人!”

    都已经把人惹急了,任子安似乎还不罢休,就这么被他抓着还在谴责:“我说的都是事实,是你一直在逃避,胆小鬼!”

    苏暖年听到“胆小鬼”三个字直接出拳想要砸在任子安脸上,方莫寒见状立刻上前阻拦,“你们不要这样,有话好好说。”

    可是双方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任子安还在死死的盯着苏暖年,说一些过分的话。苏暖年一把手甩过去,力气有些大了,直接把方莫寒推到了地上,方莫寒整个人重重摔在地板上“啊”地叫出了声音,上一秒还在坚持与苏暖年抗衡的任子安立马松开手,蹲下身子慢慢地把方莫寒从地上扶了起来,担心的问道:“没事吧,疼不疼?”

    这可是檀木地板,刚才“彭”地一声一听就是重重的一下,明明感觉很疼,但方莫寒还是冲任子安微笑,“没事,不疼!”

    任子安低头看到方莫寒腿上已经紫了一大块,不禁紧张起来,一下子抱起她,苏暖年冷静下来吩咐下人带两人去处理伤口,任子安停了一下,侧过脸最后说了一句:“你还有一个晚上考虑的时间,我们今晚会住在这里,明天一早告诉我答案!”

    方莫寒见任子安一脸严肃的样子,那个苏暖年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毕竟从未见过任子安这么着急过,是那种带着爱的冲动。

    任子安有看了看她腿上的伤,真想破口大骂,怎么那么傻,明明见别人出手打人,还冲上去,找揍啊!

    花园里就留下苏暖年一个人对着天空尽头马上就要消失的晚霞,独自伤感,独自哀愁。

    你只是在逃避,逃避事实。”

    “胆小鬼。”

    任子安刚才的活句句说到他的心坎里,他表面在愤怒,其实心里还在怪罪自己,自己真的像任子安所说的那样,是一个逃避现实的胆小鬼吗,他非常想去辩解,但是他却没有任何反驳的话语,只是一股脑还沉浸在自责之中。

    说起那场意外,可以说是改变了他的一生,他不能容忍自己犯那样的错误,一气之下直接辞职用着自己积攒的继续来到这里,从此不再关心外面的任何事情,这期间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住在这里,外界只是宣称苏大医生因为手术失手去国外深造,谁曾想他因为那场失手的手术变成了一个隐居山林的懦夫。

    三年来任子安每次来都不曾提及要他复出的事,为什么这次这么突然,他真的一时无法接受,又或者是说,他根本就没有想过有一天离开这里再回到医院工作。

    可是这样做,自己心里就真的好受了吗?

    “啪”的一声杯子摔在地板上,瞬间支离破碎,在夕阳的照耀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只不过这光芒,是一种不完美。

    “好些了吗?”任子安温柔的为方莫寒擦好药水,她红着脸回了句:“没事!”

    她从不曾想任子安对自己竟然还有这么温柔的时候,她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仔细为自己上药的男人是那个冷血的霸道总裁任子安。

    任子安把药物放回医药箱,又简单检查了一下,终于放心后才假装无心的对她说道:“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撒谎。”

    方莫寒一脸懵懂,自己什么时候撒谎了,任子安见她还在装傻,直接开口说道:“痛就是痛不用在我面前假装坚强。”

    她还坐在沙发上,看着任子安认真对自己说不要在他面前假装坚强,心里一股暖流迅速灌满全身,虽然他在责怪自己。但她从未如此开心过,她轻声“嗯”了一声,任子安才收起他柔情似水的目光。

    他要彻底拆下这个女人坚强的外皮,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更好地保护她。

    他只知道让她不要撒谎,但他不曾知道,她原来说自己从不认识他就是一个弥天大谎,她不仅先前认识他,还深深的爱了他十年。

    “你那位朋友怎么回事啊?他不愿意做这台手术吗?”方莫寒关切的问道。

    任子安刚想起身走掉又停留在原地,“他只是在因为某些事情有些犹豫而已。”

    方莫寒还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任子安突然转过身,神情紧张地说:“你不要怪我,我没有拿陈阿姨的事情开玩笑,只是,我想给这位朋友一个机会,我相信他会做得很好的。”

    方莫寒这才明白他这是在给自己道歉,笑容可掬地摇摇头:“我没有那个意思……我相信你。”她是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解除他心里的顾虑,就直接蹦出一句“我相信你。”

    这简单的几个字看起来微不足道她也是无心脱口而出的,但她不知道这句话给了任子安多么大的力量,她相信自己,任子安心里回荡着这句话,不觉露出笑意,“嗯”了一声。

    数年前也是这几句话鼓励他去追求属于自己的梦想,没想到多年后竟然还能收获这样的感动,任子安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方莫寒逐渐侵入,再也不会闭上。

    吃完饭后方莫寒觉得自己的腿已经没事了,就想要找任子安陪自己散散步,结果发现他不在房间,她只得一个人在凉风中无趣的行走着,踏着脚底的一花一草。

    夜很静很美,褪去城市的喧嚣,郊外的夜景竟然这么迷人,方莫寒满足的笑笑,望着满天繁星浮想联翩,突然听到头顶传来说话的声音,她看过去,才发现屋顶上正躺着两个模糊的身影。

    是谁这么有兴致,她有些好奇想要上去加入他们,正好看到放在旁边的梯子,她战战兢兢的踩着梯子准备爬上去,虽然花厅很低,但她仍然有些害怕,直到快要上到屋顶才听清两个人的谈论,她竟停止攀爬,静止在原地想要听听这两个人要说些什么。

    任子安正和苏暖年躺在屋顶上,惬意的吹着凉风,仰头看星星,任子安伤感的开口:“暖年,我希望你能够走出阴影,毕竟当年那场手术本来就是一场实验,即使你不做那场手术那个女孩也是活不了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