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收起你的坚强(10)
    男孩抬头看到任子安冰冷的面孔,不禁想起那天他交给自己空卡的事情,打了个哆嗦,心想那个呆头呆脑的女人好骗,可是眼前这个男人气场强大,一看就不是一个好惹的主。

    他坐定身子,结结巴巴地问了句:“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任子安嘴角清扬,露出让人难以捉摸的笑容,他把笔记本电脑放到茶几上,直接打开网页摆在男孩面前,“这是你在警察局的全部档案,穆沉言,十七岁,有过前科,被警察拘留过一次,日期没错的话应该就是遇到我们的那一次,你的父亲也有过犯罪前科,你在小学四年级辍学……”

    任子安啰啰嗦嗦的把他的具体身份都讲述了一遍,穆沉言还一直盯着电脑屏幕假装镇定,看到任子安把自己调查得这么透彻,不禁冒出一身冷汗,这个男人太可怕了,他现在在他面前就是透明的。

    “怎么样,你还想耍什么花招?”任子安不屑的看了穆沉言一眼,得意洋洋的耸着肩。

    “既然你们都知道为什么还要带我来这里。”穆沉言像是明白了什么,低头问道。

    任子安摇摇头,“是她带你来的,我只是无聊查查你,没想到你这个小子这么坏。”

    一直低头坐在沙发上的少年突然愤怒地盯着任子安,吼道:“都是你们这些可恶的人,口口声声说对我好到最后只想害我。”

    穆沉言撕心裂肺的呐喊传响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方莫寒放下手里还带着泡沫的碗筷走到客厅时,看到穆沉言像是发了疯一样趴在任子安身上掐着他的脖子,脸上满是愤怒,咬着牙喊着:“我恨你们,我恨你们。”

    她赶紧上前把他从任子安身上拉开,却没想到少年直接甩开他的手,“别动我!”

    少年的脸涨得通红,眼睛里闪耀着本不该属于这个年龄的暴戾,像一匹凶恶的狼排斥她的关心,方莫寒微愣,她不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让他这么恼火。

    任子安还从容的坐在单人沙发上,看着穆沉言和方莫寒对峙,“我们可是救了你两次的恩人,你就这样报答我们吗?”说着站起来一把揪住穆沉言把他压在地上,死死的钳制住。

    眼里满是怒火的少年即使被压在地上,还是不肯屈服,用力想要挣脱任子安的征服。

    任子安毫不费力的抓住他,想着在方莫寒面前耍一下帅,却没想到方莫寒大声喊着:“你这是干什么,快放开他,他腿上有伤。”

    他看过去穆沉言的腿上果然有一个长长的伤口,刚才被自己强力的压制,伤口开始溢出鲜血,他一下子蒙了,立即放开手,方莫寒一把把穆沉言从地上扶起来,慌慌张张的跑过去拿医药箱。

    任子安看着这一幕,心里不是滋味,他看着穆沉言脸上似乎很痛苦地样子,就担心的上前端详了一下伤口,他一怔,那分明是被某种武器伤的,而且还很严重的样子。

    方莫寒笨手笨脚的擦拭着,却一直止不住血,任子安在一旁站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夺过她手中的药水和卫生棉,上前为穆沉言处理伤口。

    穆沉言“啊”的叫了出来,显然任子安的力度有些重,但是任子安还是认真的给他包扎。

    方莫寒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任子安仔细的为穆沉言绑好伤口,心里暖暖的,原来任子安也有这么有爱的一面。

    “好啦,你今天晚上就先睡在这里吧!”方莫寒把穆沉言带进了客房,穆沉言呆呆的立在床边,看着方莫寒弯着身子为他整理被子,冷不丁问了句:“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听到他的话,方莫寒嘴角上扬,玩笑的说了句:“因为你很像一个人,一个曾经我最爱的人。”

    是的,方莫寒之所以带他回家,一是看他可怜,二是想让他亲口说出伤害陈阿姨的真凶,最重要的是,见到穆沉言第一眼,她就觉得他和少年时的任子安太像了,一样的狂傲,一样的任性,一样的令人心痛。

    直到方莫寒离开房间,穆沉言才莫名的红了脸,一头趴在被子里,露出甜甜的笑容,他从小被人抛弃,但今天却感受到一种别样的温暖,这种温暖有些让他沉醉地不想失去。

    “今天谢谢你啊!”方莫寒坐到床上,对着一旁正在看书的任子安说道。

    任子安翻动着书页,顽劣的张嘴说道:“谢哪件?”

    方莫寒一惊,是啊,最近他帮助自己太多了,都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他了,任子安看到她出神的想着什么,直接放下手里的书,面向着她,两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一字一顿的说道:“方莫寒,你听好了,我任子安是在帮我的合法妻子,天经地义。”

    这句话埋藏在他心里很久了,他不想再她说“谢谢”而是想听“我爱你”。

    任子安或许不知道当方莫寒听到这句话是内心是多么的惊讶和感动,她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不是梦境,他承认自己是他的妻子,他承认了,方莫寒用力掩盖着自己内心的欣喜,简单的“嗯”了一声。

    任子安看着眼前这个不懂情调的女人害羞的低下了头,心想这个傻瓜,这个时候你应该激动地吻我才对。

    看她并没有想要报答自己的意思,任子安直接把身子凑了上去,贴近方莫寒羞红的脸,这次方莫寒没有拒绝,只是安静的调整着自己急促的呼吸,想要接受任子安接下来的动作。

    任子安盯着女孩可爱的面容,忍不住想要吻上她的唇,却突然被“咔”的开门声打断,迅速将头扭到了一边。

    穆沉言站在门口,看着两人都害羞的背对着对方,没有太多的表情,倒是任子安和方莫寒有些害臊。

    任子安看清是穆沉言站在门口,恼羞成怒地大喊一声:“进来不知道敲门啊!”

    穆沉言像木头一样站在原地,默然的抬起手,“你的手机响了。”

    方莫寒看到穆沉言手里拿的是自己刚才落在客厅的手机,下床接过来,示意穆沉言回房,自己一个人出去接起了电话。

    任子安失落的再次拿起床头的书放在膝盖上着。

    “我不知道啊,他是子安的朋友。”方莫寒对着电话小声说着。

    “那好吧,你帮我问一下任子安让那个人赶紧来医院!”许歆离有些慌张的说。

    “好,你找他有事吗?”方莫寒打探道。

    许歆离唉声叹气的回答了一句:“我快死翘翘了,这下子我是出名了。”

    方莫寒还没缓过来,疑惑的问什么出名啊,许歆离有气无力地说了句:“看新闻。”就挂掉了。

    方莫寒回到卧室,简单的浏览了一下头条新闻,长大了嘴巴。

    这什么啊,天才医生苏歆离做出震惊性实验,不久将要被吊往国家级医学院。

    怪不得电话里的苏歆离那般着急,原来是惹祸上身了,不过这不是好事吗?

    她看看身旁的任子安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也就没有忍心再去打扰,她也躺下,侧身注视着眼前熟睡的男人,长长的睫毛,平滑的额头,齐修的眉,平静的闭着眼睛熟睡着,方莫寒不禁看呆了,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着他,睡梦中的他竟也是这么迷人。

    她刚刚想再凑近些,躺到他的怀里,没想到任子安嘴唇开始蠕动,发出蚊蝇般微小的声音,他在说梦话,虽然声音很小,但一边的方莫寒听得却格外清晰,她眉宇间现出一丝忧郁,原来男人梦中呼唤的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个女人。

    “南栀,南栀,不要走……”男人恍惚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方莫寒背对着他,内心恸动着,原来即使自己和他关系好了,他爱的还是那个女人。

    不觉怎的,眼角竟然有几滴热泪洒了出来。

    清澈如水的月光撒在两人的脸上,将此情此景映衬地更加凄惨。

    这是一件多么搞笑的事情,自己爱了十年的枕边人口口声声叫着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

    方莫寒极力压制住自己的情绪,她在心里痛骂着自己,够了,方莫寒,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他怎么会爱上你这样的女人,这一切的美好只不过是因为你很像那个人罢了!

    任子安一个侧身将她搂在怀里,她身子不再抖动,想要挣脱他的怀抱,却被他搂得更紧了。

    她停止动作,平静的闭上眼睛,享受着身旁男人充满节奏的呼吸和满身的薄荷香,渐渐进去了梦乡,梦里的男人喊的是她的名字——方莫寒。

    上午十点,大型商场楼上楼下布满了人群,方莫寒拽着累得虚脱的吴梓桐费力的前进着,嘴里喊着:“小桐,我们再去那边看看啊!”

    吴梓桐装作一副累成狗的模样,甩开方莫寒的手:“小寒,都逛了两个小时了,你什么也没买,还看个什么劲儿!”

    方莫寒回头看看提着大包小包的穆沉言,用手指指吴梓桐,“还真都没买,你都买了这么多了。”

    穆沉言面无表情跟在两人身后,乖乖的拿着手里数不清的购物袋,表面上毫无怨言实则想找个机会逃跑。

    吴梓桐尴尬地笑笑,走过去跟穆沉言勾肩搭背,豪迈的开口说道:“行啊,小子,不错,以后你就是我的御用挑夫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