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篇:那年城墙外,你在低声吟(吟城篇)
    纵然爱到地老天荒也抵不过你一句“你是谁”,纵然逃到天涯海角也抵不过你一句“我想你”——曦城泪——

    清晨空荡荡的房间里传来一阵微弱的抽泣声,徐吟整个人躺在浴室里,眼睛呆呆的望着头顶的天花板,用力支撑着湿漉漉的身子,她的身旁是零零散散的红色钞票,醒目的落到她身边,像是一种施舍,又像是一种歇斯底里的侮辱。

    她至今脑海里还在回响着白城离开时绝情的背影,还有他那一句伤人的话……

    “你爬上我的床不就是想要钱吗,这些总够了吧!”

    男人洒脱的把一叠厚厚的钱扬到半空中,他以为这就是自己想要的,在他心里自己就是一个为了钱不甘跟男人上床的女人,徐吟想着,身子重重的跌倒了地板上,再也没有爬起来的力气。

    凌乱的发丝遮着她苍白的面容,她简单的裹着白色浴巾,心里感到一阵疼痛,一阵悔恨。往事涌上心头,徐吟微微闭上眼睛,先前的画面就像过电影一样浮现在脑海里,只是,那记忆只属于她一个人。

    白城,我们什么时候变成了这种关系?

    白城,我爱你啊,我比任何人都爱你。

    白城,你不记得我没关系,只要我能继续爱着你就好了。

    白城,即使你这样对我,我对你也恨不起来啊!

    有人说上帝规定一辈子只允许爱一个人,而自己的那一个人,是你吗?

    白城……

    ——序——

    壹。

    爱你少年时,低眉把歌唱。

    第一次遇到白城已经是十年前的陈年旧事了,记得那时的她一身素群,头顶上扎着一个红红的蝴蝶结,怀里抱着厚厚的本子,迈着轻松的步子自信的步入自己期待已久的高中时代。

    第一次见到白城是在高一的开学典礼上,黑压压的人群中央她被人推挤着找着全场寥寥无几的空座位,她一眼就看到角落里坐着的男生耳朵上挂着一副白色耳机,远离喧嚣的他用一种隔离感,她被闺蜜拉到男生的后面坐下,就这样,开学典礼上校长那些语重心长的话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顾着注视着坐在前面男孩的清秀脸庞,礼堂明明是有些黑暗的,但她却觉得眼前的男生身上却闪耀着不可思议的光芒,她被这缕缕光芒萦绕着,再也不能走出去。

    从她的视角只能看到男孩的侧脸,绝美的轮廓,尖细的下巴,令人产生无限美好的遐想。

    男生全程闭着眼睛,享受着舒缓的音乐,丝毫没与注意到后面她焦灼的目光,散场时,他第一个拔腿走掉,连一个回眸都没有,可是她却傻傻的站在原地,凝望着他高挑的身影渐行渐远。

    此后她总是有意无意的留意着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里是否会出现自己期待的身影,只是她一次都没遇到过,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在乎,或许是好奇吧,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只是人群中简单的一瞥,她却再也忘不了他,直到再遇到他,她才意识到她喜欢上了他。

    徐吟自幼就善弹钢琴,在高二下学期的时候她被学校安排进期末的高三届的毕业晚会表演节目,到了排练厅她才注意到台上正在对词的主持人竟然是他,那个自己在校园里整整找了两年的人。

    旁边的老师把她带到台前,微笑着招呼着台上表情僵硬的男孩下来,“白城,这就是这次要和你合作演奏的高二女生。”

    原来他叫白城啊,这个名字可真好听,他本身也高高大大的像一座令人憧憬的城。

    “你好,学长,我是……”徐吟操着一副少女标准嗲嗲的声音天真的伸手介绍自己,或许她这一辈子也忘不了白城第一次和她握手时自己娇羞的样子,两年来白城就像她在这个校园里一个梦,现在,梦终于圆了。

    她喜欢在午后温暖的阳光下穿着白色的长裙和白城坐在安静的音乐室里排练曲子,即使不仅仅只有他们两个人,可是在她的视野里,只有她和白城两个人,她优雅的弹着黑白键,而他坐在台阶上抱着灰褐色的吉他,轻轻拨动琴弦,美妙的音符从两人手中诞生,悠扬婉转。

    她直勾勾的目光一直落在白城身上,白城无意间眼睛瞥过她,她便立刻回头盯着钢琴。

    排练的最后一天,大家一直熬到很晚很晚,不知道为什么会和白城走到一起,或许是最后一天可以和他在一起了,她终究是舍不得看不见他,即使他连自己叫什么都未必记得住!

    夏夜的风很凉,可她却像跌进了火炉里,默默的跟在他身后,他知道她的存在,却一言不发。

    月光下两个身影一直一前一后的向前走着,直到两个影子交叠到一起,徐吟撞上白城的脊背才停止脚步,正在疑惑少年为什么要突然停下,猛地一抬头才发现展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明亮的橱窗,白色的小灯照耀着挂在墙上的一把淡蓝色的吉他璀璨无比,“好漂亮啊!”徐吟发出声音,她感觉到身边少年眼神里悠悠地伤感,有些让人说不出的深意。

    她只是尴尬地开口问道:“你喜欢?”她本以为男生会说喜欢,却没有少年只是静静地转身离开了,看着少女孤单的影子,说了一句:“不是我的,我不会喜欢!”

    “不是我的,我不会喜欢!”徐吟望着他远去地背影,再回头看看这把精致的吉他,有些搞不懂。

    她刚想多嘴的询问可却没想到白城一下子拉起她细嫩的手朝外面跑去,少年如雪的衣衫散发着清香,就这样跟着他穿过街道,像是带起了一阵温润的风。

    直到她蹲在墙角气喘吁吁时,看到白城现在前面,丢下重重的书包,她走上去抬头一看才发现现在两人站的位置竟然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美丽夜景,霓虹闪烁,万家灯火,她伫立在黑暗中,听到少年响亮的喊声:“我恨你们!”

    天空中的星星似乎听到他的哀怨,费力地眨着039眼睛,她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少年发泄着情绪,一言不发。

    她知道他是有故事的,只是自己不知道,但她也不想知道,因为什么样的故事,她都喜欢。

    毕业那天,她还没来得及换下演出的礼裙就冲出会场,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白城的身影,她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喊着他的名字,可是却没有得到一句回应。

    他就这么从她的生活消失了,来的无声无息,走的也无影无踪。

    她的这场暗恋终于在这一刻戛然而止,没有风花雪月的繁华流年,也没有彼此深情无比的告白,有的只是钢琴前她的一厢情愿,情有独钟。

    那把用她一个月生活费买来的吉他成了她经常翻起来的纪念品,仿佛这一把没来得及送出去的吉他成了她高中时代所有的回忆。

    我不怪你绝情的离开,只怪我遇到你太晚,晚的错过了与你的天荒地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