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篇:那年城墙外,你在低声吟(吟城篇)
    年少时的心事,像是深深埋藏在心底神秘恻隐的树种,一经忆起,就像蒲公英一样四处飘散,飘往小路尽头爱人的方向。

    本以为那场不为人知的初恋会随着毕业随风散去,却没想到当你思念一个人时,他总会在促不及防时完美的出现在你面前,没有惊呼,没有意外,只是千百人中,还是一眼就认出他的身影。

    这一次,不再像是当初的心动,而是长大成人后的伤痛。

    直到现在她才明白,暗恋,终究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一个人的独世清欢。――曦城泪――

    再遇到白城,是在大二,她以为他已经彻底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中时,他却活生生地站在她的宿舍门口,只不过他是抱着一把吉他对着同宿舍楼的女生表白。

    她仍记得那是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她抱着资料书忙碌的从晚自习下来回宿舍时,发现往常寂静的宿舍楼前挤满了很多学生,黑压压的人群涌上来,她现在中央,眺望着远处的场景。

    原来是有人在表白,像这种在女生宿舍楼前摆满心形蜡烛,抱着吉他高歌表白并不喜闻乐见,但是还是很浪漫,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今晚谁是那个幸福的人时,眼神却久久定格在远处被一片烛光环绕的男生身上!

    白城依旧是那一身简约地白衬衫牛仔裤,唯一不同的是经过时间的打磨使这个大男孩变得阳光了一些,嘴角挂着的是一抹令所有女生沉迷的笑意。

    她第一次发现原来白城笑起来是那样迷人,那样穿透她激动的心灵,只是,这一切都是留给另外一个不相识地女生的。

    她听到耳边嗡嗡作响“在一起,在一起!”白城还被一群人围在中央,唱着甜美的歌曲,身下的红烛闪亮着点点微光,将少年的清白脸庞照耀成一片红色。

    “小桐,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白城大喊着,声音对于她来说是震耳欲聋。

    可惜,那晚等待了很久女主角都没有现身,少年的脸色渐渐暗淡下来,人群也渐渐散去,她一直怵在原地,呆呆地凝视着远处从欣喜到失落的男生。

    一场小雨淅淅沥沥的降临人间,微小的雨珠打在少年迷茫的脸上,打在女孩黑色的裙摆上,打在那把熟悉的旧吉他上,也打在某人微凉的心上……

    所有人都匆匆跑开,唯独只有她一个人打着透明的雨伞站立在黑暗中,看着少年仍偏执地不肯离去。

    终于,还是走近了,你知道吗,人世间最大的幸福莫过于下雨时的你不是一个人独自撑伞,而她没想到,自己的花折伞下永远不会有那个人。

    白城还在不停抬头仰望着宿舍楼的方向,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已经被雨水淋湿,直到头顶突然出现一把伞,他迷茫的抬头,发现女孩一张恬静的脸庞,正用一双星星般的眸子盯着狼狈的自己,他自然的开口说道:“你是谁?”

    伞,在那一刻,落到了雨地里;心,在那一刻,落到了大海里。

    那天晚上,她拿出那把淡蓝色的吉他,习惯的擦拭着,小心翼翼的好像那不是一把吉他,而是一段不想失去的回忆。

    曾以为你只是不知道我爱着你,最后却发现你一直爱着,却不是我。

    后来的日子里很少在学校碰见,即使看到了也是在一些大型活动上,他无言,她沉默,像是毫无交集的路人。

    听到有关他的消息也都是从八卦地室友口中,学校传闻他追一个女生追了整整四年,被拒绝了千次都没有放弃。

    她听了没有太大的反应仿佛只是听到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故事,但也只有她自己知道那天晚上她的日记里写下了这样一句话“原来我们都是痴心人,只是你的痴爱不是我。”

    大学最后一眼见到他是在兼职的酒吧里,她看到他孤身一人坐在吧台边,桌子上的啤酒瓶渐渐堆积,男孩的脸也越来越红,她还是静默在一边看着,仿佛她和他仅有的场景就是,他失落,她观摩。

    只是,这一次,她再也没有勇气去靠近他,说一句安慰的话,因为害怕,害怕他单纯的眼神,单纯地说一声:“你是谁”

    她不想再因为自己的良善再去伤到自己,她不想再提醒自己过去的一切遐想都是一场美丽的梦,梦里的人早就将自己忘记的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

    一个人行走在偏僻的巷子里,带着慢慢的失落和颓废,秋风瑟瑟,凉意缠绕着单身薄衣的她,几个不良少年把她死死的堵在角落里,她的身子在颤抖,几个人团团围住她,让她毫无退路,她开始大喊,黑漆漆的巷子里却没有一声回应。

    正当她以为自己逃不掉时,一个人悄然无息的出现在眼前,一顿毒打过后,她带着脸上红一块紫一块的他去了医院。

    她盯着那一张臃肿的脸,即使很可笑,却笑不起来,反而是喝酒之后晕晕乎乎的白城跟她说了很多话,像是酒后吐真言,她和他聊可很多知心的话,她这才明白几年来他心里的苦痛,以及他口中那个得不到的女孩。

    他不记得自己又如何,只要自己还能爱着他,这就足够了。她养着天边忽明忽暗地星星,默默在心里念叨。

    依然是那把吉他,依然是那个人,大学的那一次,她没有再送,因为她知道,即使他接受了,自己也不会开心,她反而习惯了半夜神经的起床擦拭琴弦,习惯了抱着那把款式有些老土的吉他发呆一整天。

    再后来,他还是消失了,如同几年前一样,飞走了,而她的这场独角戏,也随着时光埋藏在心底,渐渐落满灰尘,在阳光下,散发着别样的光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