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赢了人,输了心(2)
    吃不到的醋最酸,先动心的人最惨。无论他表面上赢得多么光彩,事实上,他才是输的最彻底的那一个。――难辞其咎――

    吴梓桐眼疾手快的抢过林衍手里的袋子,打开一看,不禁惊呆了。

    “不会吧,竟然是同一个款式,不愧是夫妻啊,真是心有灵犀啊!”吴梓桐大惊小叫着,方莫寒仔细观察着两个镯子,当真是一款,她没有想到任子安会贴心的替她准备礼物,更让她不敢相信的是他挑的竟然和她的是同一款。

    林衍接到任子安的电话,手忙脚乱的把手镯重新包起来,对着两个人就是几句:“拜拜,总裁叫我,我得先走了!”

    急匆匆地跑了几步又折回来,一脸认真对着方莫寒嘱托道:“你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要是总裁知道我告诉了您,肯定会撕了我的!”

    方莫寒无奈的点点头,这有什么可生气的,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正当她疑惑时,吴梓桐在旁边轻轻怼可她一下,“行啊你,你说,是怎么掳获任子安的心的!”

    方莫寒以为她在开玩笑,笑着调侃了几句,但仔细想想,自从那天工地上后,她和任子安就越来越近了,尽管有过伤痛,但是任子安这段时间确实对她很好,好到她觉得任子安已经放下当初的仇恨了,或许,他是不是,喜欢自己了!?

    现在的任子安简直和原来判若两人,然而她不知道他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她……

    “好啦,既然他都已经替我买了,我也不用看了,回家吧!”方莫寒拉着吴梓桐就想走掉,吴梓桐却表现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拉住她不像离开,嘴里哀求着:“小寒,听说sly的礼服可漂亮了,来都来了,我们去看看呗!”

    嘴上极力的拒绝着,最后却还是被吴梓桐生拉硬拽着去了礼服区,五彩缤纷的礼服让人觉得眼花缭乱,挑不过来。

    都说购物是女人的天性,穆沉言跟在两人屁股后面可真的是领会了这句话的真实性,全天他在两个“阿姨”的领导下,可谓是逛遍了大大小小的服装店,已经累成狗了。

    他一个人坐在休息区边喝红茶边等待着,突然视线恍到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好奇的走进去,更是确信,那边坐在桌子上正在喝咖啡的男人是任子安,站在他旁边点头哈腰的正是刚刚和他们分别的林衍,他们怎么在这,任子安不知道方莫寒在吗,穆沉言正想着,就突然看到一个身穿红色礼服的高贵女人站到任子安面前,转了两圈,似乎在询问任子安好不好看,任子安眼皮都没眨一下就说好看。

    穆沉言呆立在原地,虽然他还未成年,但也多少看清楚这之间的明显关系,那个女人是任子安保养的情妇吗,那方莫寒那个傻女人怎么办,任子安怎么能背着方莫寒找小三呢,方莫寒那么好,一下子,许多想法涌上心头,越想越气恼,他终于站不住了,直接冲了上去,想要给任子安一拳,却被林衍拦住了,他疯狂的喊着:“任子安,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让姐姐怎么办,你她妈太不是男人了……”

    任子安被他这么一惊,刚端到手里的咖啡瞬间洒在了蓝色的衬衫上,他看到穆沉言突然出现,有些吃惊:“小子,你怎么在这?”

    刚刚换好礼服的季绾看到一幕,有些惊讶的退到任子安的怀里,连忙问道:“任总,他是谁啊?”

    另一边,方莫寒被吴梓桐逼着换了一件纯白色的蕾丝礼裙,慢慢走了出来,不明情况的就问:“小言,姐姐穿这个漂不漂亮?”听到没有回应,她一抬头,穆沉言已经不见了踪影,起初她第一反映以为他偷偷跑了,但不远处突然传来他的声音,她赶紧跑了过去,刚好看到刚刚的场景,穆沉言被林衍死死的抱着,穆沉言还在破口大骂着“不要脸的女人”,而现在一旁的任子安却格外镇定,怀里还有一个惊慌失措的女人。

    她的到来让场面一下子静下来,任子安看到她身上裹着一身白色的礼裙衬托出她一等一的绝佳身材,简简单单的容装却是倾国倾城,像是纯洁的天使,任子安的眼神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当他意识到季绾正在自己怀里时,他立马推到了一边,很简单,他不像让她误会,本来他和季绾就是逢场作戏,没什么交情。

    穆沉言见她来了,满口愤怒地说:“姐姐,他背着你在外面找女人!”

    方莫寒早就看到那一幕,心里突然像是跌倒了低谷,但还是一股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对着穆沉言批评道:“说什么呢,小言,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位先生,你瞎闹什么!”

    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看到任子安不能再黑暗的脸,林衍也有些吃惊,她怎么会这么说!

    她端庄的拉着穆沉言离开了,走的时候还有模有样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穆沉言一脸惊讶的看着毫无变化的方莫寒,“姐姐,他就是任子安,我没有认错。”方莫寒没有在去回答他,指着自己身上的礼服,笑着问道:“小言,姐姐穿这件好看吗?”

    方莫寒不知道她的这场戏彻底激怒了带在原地的任子安,他直接摔掉桌上的咖啡,“嚓”的一声,被子落到地上摔成了碎片,着实吓坏了站在一旁的季绾,他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做,什么意思假装不认识,还在自己面前演戏吗,她以为自己演技很好吗,她怎么不去拿奥斯卡小金人啊,她怎么那么讨人厌啊,亏自己刚才还有一刻怕他误会自己和季绾,真是瞎了眼了!

    不过他更生气的是她根本就不在乎自己,他本以为,她很在乎的。

    摔完杯子撒完气后他直接头也不回的走掉了,还冷冷地说了一句“这次的新闻我要上头条!”

    林衍见状急忙跟了上去,心里还在暗笑,总裁是吃醋了,不过他吃哪门子醋啊!

    季绾愣在原地,心想这是怎么了。

    好啊,既然你在我面前演戏,就别怪我奉陪到底!

    你不仁就别怪我我不义了,任子安冷笑着。

    方莫寒开着车载着穆沉言回南苑,坐在车里,穆沉言还是在质问着刚才的事,她深情地开口回答道:“小言,你不懂也不用懂!”

    “什么不懂,我明明看到那个女人和任子安暧昧,你怎么会这么忍气吞声呢!”穆沉言打抱不平。

    方莫寒没有做响,连一个小孩子都懂得事情她怎么会不懂。

    “那你爱任子安吗?”穆沉言问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