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赢了人,输了心(5)
    漫漫长夜,方莫寒独自一人披着单薄的风衣立在床前,凉爽的秋风阵阵袭来,吹凉了她有些脆弱的心,两眼放空的望着那一轮金黄的圆月,竟然徒生伤感,她也说不出其中的滋味,或许还在为今天白天的事情感到忧伤,又或许是因为他今晚没有回来,连她自己都不敢想象自己此时此刻所想,她竟然会因为他没有在身边而感到不习惯,不知道为何竟然有些渴望,渴望跟他在一起的瞬间。

    任子安还是再为那件事耿耿于怀,他想了一夜,最终还是得出了一个不尽人意的答案。对,是不喜欢,是讨厌。因为不喜欢,所以会刻意的疏远,因为讨厌,所以不愿意承认身份。

    林衍狼狈的站在家门口时,犹豫了好久才敲敲门,吴梓桐一身粉红色的睡衣前来开门,“怎么回来这么晚?”

    他没有回答她,只是盯着眼前这个可爱的女孩,眼睛里开始有一种奇妙的东西慢慢溢出,他知道那不是泪,而是光,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原来他爱的人就在身边,近到触手可及。

    平安医院。

    穆沉言隔着厚厚的玻璃远远观望着正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陈阿姨,方莫寒在一边苦口婆心的说着:“手术虽然很成功,但是可能仍然会留下后遗症,你也明白我带你来的目的,我真心希望你能回头,说出真凶,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看着病危的陈阿姨,穆沉言心里颤动着,那天入室偷窃时,他们只是想抢一些钱,他不会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成这个样子,那可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他内心挣扎着,终于,慢慢跪到了地上,流下热泪。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一直重复着这三个字,方莫寒见状慌忙想要扶起他。

    “姐姐,我说我说……”穆沉言痛哭的说。

    车子飞速的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方莫寒一直紧握着方向盘,脑海里不断回想着穆沉言在医院坦白的话,“其实,那天晚上行刺的我的养父,他刺伤人之后就直接跑掉了,逃到了乡下老家。”

    “他出狱以来一直都没有改掉偷东西的毛病,养母一直劝他,他都不听,我跟着他干了很多坏事,他有很多兄弟,总是干那些杀人放火的勾当。”

    “从小我就跟他在一起了,我没有选择。”

    “他知道事情闹大了,应该会提前准备逃跑。”

    “姐姐,你可不可以不要立刻杀掉他?”

    穆沉言从小被人贩子拐卖,几次被抛弃流浪,最终被现在的养母收养,却没想到遇到脾气暴躁的养父,从小就欺压他,还未成年就被迫跟到城市里来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小小的年纪就承担了这个花季年华不该承担的事情。

    本想撒手让警察去查,但她还是忍不住跟着去了,穆沉言所描述的那个村落有些偏僻,她打开导航,应该可以在天黑之前找到。她回头看看坐在后座的穆沉言,安慰道:“放心吧,别紧张,你先睡一会儿吧!”

    没过一会儿便接到吴梓桐的电话,她戴上蓝牙耳机“喂”

    她还没怎么说话,吴梓桐就给她一顿痛骂,“我说你怎么回事,前段时间不是好好的吗,任子安怎么又爆出个绯闻女友,你还是他老婆吗?”

    方莫寒知道她在说些什么,昨天遇到那一幕她就知道那个叫季绾的女星一定会和任子安扯上些莫须有的关系,只是没想到那些记者会说得那么大尺度,她看了怎么能不伤心,就像原来看到他和顾南栀的绯闻一样,每次都像一把尖刀狠狠地扎在心头上,不过那又怎么样,她没有改变的权利,她没有权利去规定自己的丈夫在外面不能有女人,因为她的丈夫是任子安,他可以和任何人炒绯闻,只是不能是她。

    “说够了吗,我现在不想说这些,我还有事。”方莫寒不耐烦的回绝着吴梓桐的关心,吴梓桐蒙了,“什么事?”

    她本不想说,面对吴梓桐电话里的逼问,还是简单的交代了一下,意料之中电话那头传来吴梓桐的吼声,“你疯了吧,他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去管这档子破事,你又不是警察,出什么意外怎么办,你是不是傻,做好事上瘾吗?”

    恐怕再听下去她的耳膜就要被极高的分贝震破了,她直接挂掉了,专心开起了车。

    吴梓桐左思右想还是不放心,急忙穿起外套想要和警察联系,一阵阵敲门声突然想起,她火急火燎的前去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的人,怔在了原地,诧异的开口说道:“妈,你怎么来了?”

    许歆离还在医院里例行查房时突然接到吴梓桐的电话,听到她激动地说方莫寒只身一人去了乡下抓犯人,一下子紧张起来,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赶紧开车去了警察局。

    任子安昨天晚上因为喝得太多了,醒来时只觉得脑袋还是一阵疼痛,看看表已经是下午了,好不容易从床上爬起来,就接到许歆离的电话,“任子安,你现在能联系到莫寒吗,我打她电话关机了。”

    任子安揉揉后脑勺,茫然的问了句“怎么了?”

    “你还不知道吗,莫寒自己一个人带着那个小男孩去乡下抓犯人了……”

    一开始他还精神恍惚的,听到这儿立刻神经紧张起来,开始穿衣服,这个女人真是笨蛋,她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出了意外可怎么办,真是让人不省心啊!

    他急匆匆到达警察局时,许歆离正在和警察攀谈,“怎么样?”

    许歆离看看他,说:“警察说了莫寒本来就是和几个便衣警察一起去的,就不在派人了。”

    任子安有些恼火,情绪有些激动,“什么叫不再派人,万一出现危险怎么办?”

    许歆离见状让他别着急,再想想办法,方莫寒是中午出发的应该还没有到,现在追过去应该还可以阻止她,任子安听了,询问了村落地址,便立即开车离开了。

    平直的高速公路上,一辆黑色的宝马车正飞驰着,卷起阵阵清风,车上,一副墨镜下是任子安冰冷的一双黑眸,一张俊美的脸在光辉的照射下闪出光,耳机里还是一阵阵“嘟嘟”的声音,他心里谩骂骂了一句,想要摘掉,林衍的电话适时的打进来,他没好气的接下,立刻听到林衍着急忙慌的声音:“总裁,您现在哪,来了个大客户,一下子就要谈合约,那可是超过千万的项目,您赶紧回来吧!”

    林衍说完一通话后,对方没有一丁点声音,他不禁怀疑任子安到底有没有在听,或者是生气了,可是他有什么办法,总裁无故旷工,他一个做员工的还不能说说啊!

    “总裁,您还在在听吗?”林衍调子降到最低,试探的说道。

    电话那头传来任子安难得的平静的回答:“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挂掉。”

    “不行啊,总裁,对方点名要见你……”林衍还没有把话说完任子安就直接掐掉了电话,他抱怨了一句,转身回了会议室。

    偌大的会议室里,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坐在椅子上等待着,见林衍一副抱歉的样子跑进来说是总裁在外地要是回不来,他倒是没有因为吃了闭门羹而终止合作,反而是约定下一次见面的时间,林衍千恩万谢,男人正想离开时,林衍问了句:“先生,敢问您是?我好告知我们总裁。”

    男人扭过脸,冷冷的双眼望向一脸诚恳的林衍,淡淡的发出声音:“顾南允。”说完便推门离去。林衍待在原地,疑惑地自言自语着“顾南允,怎么没听说过?”

    办公室里,徐吟坐在椅子上认真的打着文件,白城倒没有因为私底下的事情在工作上针对她,但是总不比从前,她再他面前还是显得万般的不自在,即使白城都没有正眼瞧她。

    她很庆幸,还能在他身边工作,还能够天天看到他,今天看到他工作时总是揉太阳穴,很痛苦的样子,她心里很担心,但还是闭口不提,私下里却泡了蜂蜜茶让其他的助理送了过去,远远的站在外边看到白城喝了后眉宇间稍微舒展了些,她放心了不少。

    电话响起,“喂!”

    “什么,找到了,我马上过来……”她接到电话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激动的说道,这样的大举动吸引了白城的注意。

    不出几分钟,徐吟便敲门而入,她看到白城正低着头认真的看文件,胆怯的问:“白总,我想请半天假。”

    白城并没有抬头,只是闷声闷气地说几句“请假是人事部的事情,我没有这个权利!”

    徐吟呆呆的站在原地,一时说不出话来,白城这样冰冷的态度让她有些心凉,不过还是礼貌的退了出去。

    她礼貌地将门关上,白城手里的笔瞬间落到了地上,“咔”地发出声响,白城也合上这些无趣的文件,直接横躺在了转椅上,为什么最近总是被这个女人扰的心烦意乱,每次她一出现他就感到心里不舒服。

    徐吟乘出租车赶到警察局时,满心欢喜的打听着生母的消息,警察告诉她他们已经找到了她的亲身母亲,但是前不久她住院了。

    “她在哪个医院,我能不能去看看她?”徐吟焦急地拉住警察的胳膊。

    “她在平安医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