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赢了人,输了心(7)
    许歆离还是据理力争,“不行不行,我和他……”

    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院长打断,“你和他怎么了,你呀就别推辞了,你要是请到苏教授,就是给全院争光。”

    最终许歆离被迫背负上全院的荣誉和个人的成就走出了办公室,低头看看厚厚的聘请书,她欲哭无泪,要是从前能和偶像接触她肯定争着去,但是现在……

    “喂”

    “小离,怎么了?”接电话的时候方莫寒正在衣柜里挑着宴会要穿的衣服,还在犹豫不决时听到许歆离的一阵唠叨,她果然不能相信吴梓桐那个大嘴巴,不仅请来了任子安,还告诉了许歆离。

    “那个……苏暖年住在哪里你知道吗?”许歆离结结巴巴地问道。

    方莫寒听出她的犹豫,放下手里的礼服,调侃道:“我说,你怎么老是跟我打听人家,真对人家有意思啊?”

    方莫寒的一句玩笑话却惹得许歆离红了脸,她在电话里大声辩解着,方莫寒听到她这么大反应,“噗嗤”笑出了声。

    “你还说呢,你怎么不告诉我他就是苏暖年,害我在专家面前丢人。”许歆离抱怨道。

    方莫寒眼神定格在衣柜里的一个袋子里,她打开一看,竟然是那天在sly店试穿的那一件礼服,奇怪那天自己明明没有买下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嗯?怎么你原来认识他?”方莫寒把手机夹到耳边开始打量这件礼服,不论是样式,还是牌子,她笃定就是那天自己试的那一件。

    许歆离提醒着:“他可是当年我在医学院时的偶像,我还跟你提过他呢!”

    方莫寒这才想起来,怪不得当时见面时对这个名字感到熟悉,原来原因在这,她还清晰的记得当时在许歆离身边,她张口闭口地就提到苏暖年这个偶像,自己怎么能忘了呢!

    “我们医院想要聘请他来工作,我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只好来问你喽!”

    方莫寒听了,微笑地祝贺着:“恭喜啊,以后可以跟偶像一起工作啦!”

    许歆离翻了翻白眼,听到方莫寒支支吾吾地说道:“听任子安说,他好像暂住在什么学校里……”

    许歆离“奥”了一声,心想应该就是自己的母校了,怪不得那天会碰到他。

    “陈阿姨情况怎么样了?”方莫寒问道。

    许歆离胸有成竹地说“放心吧,有我在。”

    挂掉电话后,方莫寒才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件礼服,仔细回忆着,那天只有吴梓桐和穆沉言在,所以应该是吴梓桐偷偷给自己买的吧,她想着就笑出声音,没想到吴梓桐竟然这么仗义。

    她很快换好礼服,匆匆走出南苑时发现任子安的车子已经停在了门口,任子安正坐在驾驶坐上安静地等着。

    她踩着高跟鞋走过去,先说了声“抱歉”,任子安摘下墨镜,看到方莫寒一袭长裙站在自己面前,乌黑的发丝随风飞扬,映衬着那张清纯的脸庞,黑宝石一般的眼睛炯炯有神,透着光照亮全身。

    上了车,任子安随手递给她一个袋子,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这是送给老太太的礼物。”

    方莫寒看着熟悉的包装,展露出笑意,原来真的是给自己准备的,还真是贴心。

    “对了,那天在sly我只是去签个合同……”任子安欲言又止,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无谓的解释,或许,他是真的不想要她误会。

    方莫寒简单的“嗯”了一声,看似深情平静,心里却起了涟漪,他这是在向自己澄清吗,澄清那只是商业上的事,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任子安看到她表情并没有太大的皮肤,眼里闪出一丝失落,她这是不相信自己,还是不在乎自己。

    明明是想要故意地让她吃醋,结果却是自己不攻自破,害怕她误会,任子安无奈的摇摇头,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在乎别人的感受。

    不管怎么样,他想要无声的告诉她,他没有喜欢上任何人,因为他的心已经被她填满了。

    到了任家老太太所住的庄园时,方莫寒大吃一惊,嫁进任家的时候就听说老太太一直隐居,不谙世事,现在才见识到任家的老宅子,虽然有些古旧,但是看着复古的庄园,厢房式的青砖黛瓦,横条石台上布满象征着岁月的青苔,高大厚重的木质油漆大门两旁刻有一副红楹联,华丽的风格让人想起清朝时富贵官员的府邸。

    见她傻愣着,任子安笑笑,突然用手拉起她朝里走去“走啊,发什么呆啊!”

    进去才知道任家老宅是有多大,差点将她绕晕,任子安一路拉着她,走过任家的花园池塘,金秋时节,开的正盛,一丛丛,香气扑鼻而来。

    好远便看到老宅的管家迎上来,笑盈盈地打着招呼,任子安似乎很管家很亲密,对着眼前这个老头一阵客套,管家看向她,一脸慈祥地说:“这位就是少奶奶吧,长得真漂亮!”

    方莫寒礼貌地和管家打招呼,听到他这样的夸赞,害羞的低下头,就在这时,任子安刻意的搂住她的肩膀,让两个人距离更近了些,她诧异地望向他,任子安脸上没有太多表情,还在看着管家。

    管家看到两人这般甜蜜,不禁笑出了声,像是笑话新婚的小夫妻不分场合的暧昧。

    方莫寒尴尬地笑笑,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任子安还紧紧地搂着她,似乎是在提醒她夫妻之间不要显得太生疏,被别人看见了不好。

    方莫寒就这么被他圈着一路被管家领着进了西院老太太的住所,进门之前任子安似乎还有些犹豫,停住了脚步,方莫寒意识到他滞留的动作,看着他浓眉微皱,还在介意着什么。

    “走啊,进去吧!”这次是方莫寒搂着他的腰,大步向前迈去。

    一进门便看到任家的几个长辈正坐在沙发上闲聊,一脸笑意的老太太坐在众人中间,好像是听了笑话一般,乐的合不拢嘴饱经风霜的脸上渐渐绽开一丛笑,从前额到眼睛,再到嘴角,逐步展开。唐茹就坐在老太太身边,老太太身上穿的是她刚刚送出去的黑绒毛衣,老太太大概就是因为这个才乐不开支。

    一行人看到两人手牵手进来,客气地站了起来迎接,“子安来了!”任家二小姐任菲喊道。

    老太太察觉到是孙子来了,激动地想要从沙发上站起来,却只是无力地摇晃着身体,显得有些着急。

    任子安终于迈开步子朝老人走过去,亲手将老人搀扶起来,蠕动嘴唇,轻声喊了声“奶奶……”

    这一声时隔三个春秋的“奶奶”令所有人感到吃惊,任家的人向来知道自从任子安回国后就和老太太不和,整整三年没有踏进老宅半步,现在结了婚的任子安带着方莫寒在来到这里,并亲口喊了句“奶奶”着实让人震惊,连唐茹都没有料到任子安会来,还和奶奶冰释前嫌。

    老太太靠着任子安的搀扶,用力握住任子安的手,迟迟没有说话,眼睛里已经噙满了泪花,她仰脸看着任子安熟悉的面孔,再也不能平静下来。

    看到老太太这般老泪纵横,唐茹率先走到前面,打破了这份寂静,“妈,今天您是寿星,可不许掉泪啊!”

    老太太一直用和蔼的目光盯着任子安,仿佛像是在盯着一个分别已久的孩子,收不下脸上的喜悦,拉着任子安坐下:“我孙子回来了,我高兴!”

    方莫寒在一旁看到这一幕,鼻头不禁有些酸意,她想起多年前风烛残年的外婆也是这样拉着自己的双手,迟迟不肯松开,外婆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常回来,可是当她再踏进外婆孤单的小木屋时,外婆已经离开了人世,只留给她一张冰冷的旧照片充当了所有回忆。

    如今在想起外婆,也就只有过去美好时光残留的甜蜜和她离世的苦涩。

    她为任子安感到庆幸,因为他没有错过,没有辜负奶奶的爱。

    唐茹注意到她站在一边发愣,踱步走向方莫寒拉起她的手走到奶奶面前,和气介绍着:“妈,这就是莫寒,和子安结婚已经两个多月了。”

    老太太的视线终于从任子安身上挪开,注视着端庄的方莫寒,眼神里满是宠爱,一把把方莫寒拉着坐到她身边,“原来是我的孙媳妇,怪不得这么漂亮!”

    方莫寒和任子安一左一右坐在老太太的身边,唐茹也保持着微笑,看着这么和谐的场景,不禁让人感到心里暖暖的。

    老太太把两个人的手搭在一起,不停唠叨着:“你们俩啊,抓紧给我生个重孙子,好让我们任家也热闹热闹啊!”

    方莫寒听了羞红了脸,口头上不停应和着,任子安嘴角上扬,有些触动。

    和她要个孩子?这是他以前从未想过的,上一次看到她在背着自己吃避孕药他就有些动摇,现在他又是有一种强烈的渴望,和她生个孩子,不管是男孩女孩,只要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就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