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赢了心,输了心(8)
    任子菲见到老太太眼里只有任子安夫妇,心里有些暗暗的不爽,凭什么大哥的儿子就能独霸任家的财产,而自己的女儿只是嫁给了一个富家纨绔,想想就觉得憋屈。

    老宅的景致可是很壮美,方莫寒饭前独自一人在小亭子上散步,黄昏垂暮,金黄的余晖漫撒在平静的湖面上,波光粼粼,几条鲤鱼似是被她的脚步声惊到了,灵动的嬉戏着,搅得湖水泛起了层层涟漪。

    方莫寒站在湖边,观赏着如画的风景,清风撩起她柔软的发丝,清秀的面容比开在地上的花儿还要美丽。

    突然从草丛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好像是在打电话,她本无心去听,却多多少少听到男人在电话里和人发生争吵。

    “宝贝,我明天早上就去找你,不要闹了,乖!”很明显男人是在哄着电话那头的女人。

    “买买买,你要什么我都买给你!”男人的声音里有些宠溺,更是敷衍的打发。

    她听出那是任子安表妹任子丈夫陆浩辰的声音,刚才还在西院见过,他看任子的时候,眼里明明洋溢着满满的宠爱,怎么可以做出这种出轨的事情?

    “好好好,我挂了,被那个黄脸婆听到了可不好。”

    方莫寒脸上露出鄙夷的神情,表面看着坦荡浩气的人想不到只是一个背着老婆偷情的渣男。

    陆浩辰打完电话从草丛里走出来时,看到她正安静地站在湖边,有些慌张,心想她一定是听到了什么,要是被任子知道了自己可是惨了,不过还是假装镇定地喊了一声:“原来是弟妹啊!”

    方莫寒转过身,露出笑容,假装惊疑地答道:“奥?姐夫也在啊!”

    陆浩辰看着眼前这个俏丽佳人,前凸后翘的身姿,想必哪个男人见了也会把持不住,他环顾四周并没有人,就动起了歪心思,大胆的走到方莫寒身边,假装一起上鱼,实则色眯眯地瞧着方莫寒绝美的身材。

    方莫寒感觉到陆浩辰无声无息地站到了自己身边,不禁有些警戒,想要随便找个借口离开,却没想到陆浩辰突然间出手搂住她的纤腰,用威胁的语气贴近她耳边说了一句:“弟妹刚才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话?”

    男人嘴里冒出的热气让她吓得浑身抖起来,“没,我什么都没听到!”方莫寒向后退了几步,辩解着。

    陆浩辰见她神情紧张,脸上现出邪魅的笑容,再次走近方莫寒身边,故意贴近方莫寒瑟瑟发抖的身子,阴森森地说了句:“是吗,那弟妹可真是有兴致,都快天黑了还来这赏鱼,你孤零零一个人站在这里,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在故意勾引我啊!”

    方莫寒感觉到男人的手已经开始放肆的放到了她的腰上,她瞬间像是触电一般想要远离面前这个微笑地男人,却没想到被脚下的苔藓一滑,身子逐渐倾斜,眼看快要跌到地上,陆浩辰及时地将她接到怀里。

    她躺在陆浩辰怀里,眼神里充满了惊慌,一张小巧可爱的脸开始出现愁意,陆浩辰用力搂着她死死不肯放开,眉毛轻挑,不屑的低头看着惊慌失措的方莫寒,发出奸邪的声音:“你既然这么迫不及待,那我就如你的愿!”

    方莫寒急忙从他怀里离开,她从未想到,开起来一表人才的姐夫竟然是一个这样的卑鄙小人。

    她想要跑开,却被陆浩辰又强行扯回来,她开口喊了声“你卑鄙!”

    陆浩辰嘴里发出轻蔑的笑声,开始用鼻子轻嗅方莫寒身上散发的浓浓的茉莉清香,摆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他狰狞的脸让方莫寒觉得无比恶心,她努力挣脱陆浩辰的束缚,眼看已经逃离陆浩辰的怀抱,她整理一下衣装,不过几秒钟就听到“扑通”一声,她转身,看到任子安笔挺的站在湖边,脸上是得意的笑容,水里正泛着水花,陆浩辰落水了,她吃惊地跑过去。

    “任子安,你……”陆浩辰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任子安推到了湖水里。

    “你在干什么,会死人的!”方莫寒对着任子安喊道。

    任子安看着她担心的面容,不禁又想起过去的场景,他给穆沉言一张空卡,她是这副责怪的表情,他阻止她给工人发工资,她也是这副表情,现在她被陆浩辰欺负了,他看不过去替她出气,又听到她朝着自己大喊大叫,他在心里哼笑一声,这个女人是有多笨,总是不分黑白的来责怪自己,搞得自己好像永远都是大坏蛋一样。

    “放心吧,他死不了!”任子安看着刚刚从湖里露出头的陆浩辰,对方莫寒说。

    方莫寒看着他如此绝情的模样,有些惶恐,“他可是你姐夫,你怎么能这么害他!”说着便把手冲跌进湖里的陆浩辰伸去。

    任子安看到她还是这样执迷不悟,再没有刚才的好脾气,直接拉走想要弯腰救人的方莫寒,径直把她带走。

    陆浩辰狼狈地站在水中,全身湿漉漉的,咬紧牙关说了句:“任子安,你给我等着!”

    任子安拉着她一路飞奔,丝毫不顾方莫寒的叫声。

    “你放开我,我要去救他,他会淹死的!”

    直到两人已经远离了刚才落水的地方,任子安才不甘地放开方莫寒被他抓的通红的手。

    天渐渐变的晦暗,方莫寒站到墙边,有些生气地瞧着任子安,还要在抱怨几句。

    任子安却一把把她按住,另一只手捂住她刚要张开的嘴,表情开始变得凝重,眉头紧锁,看着眼前娇弱无力的方莫寒,与她四目相对,本来十分清醒的大脑开始凌乱,“你说够了没有!”

    方莫寒被他死死地摁在墙上,看到他有些恼怒,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任子安凝视着她那双水灵灵的双眼,有些沉溺。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推他吗?”

    “我现在告诉你,因为他欺负你,我看到他欺负你,我心里就不高兴,他欺负的是我的女人,我任子安是绝对不会允许别的男人碰我的女人,一个头发丝都不行!”任子安霸气的说出自己心里想的,他自己都很震惊,自己竟然会和眼前这个女人说这些,反正当他看到陆浩辰想要轻薄她时,他的胸膛里像是着了火一样,只想立刻跑过去把她带走。

    为什么自己因为她三番两次的吃醋,可眼前这个傻女人总是不领情。

    方莫寒静止在原地,听到他的一番话,简直快要停止呼吸,她在心里暗暗笑着,他这是……吃醋了吗?

    任子安看到她两双无辜的眸子,以为她还在傻傻地愣着,自己刚才说出那样激动的话,她像是看笑话的局外人一样亲眼见证他在发疯,他顿时心里开始扭曲,心里抱怨着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笨,刚才明明是他在表白啊!

    “方莫寒,你听好了,我是你的丈夫,这辈子只有我能碰你。”任子安霸气地发话,说完便用力的吻上方莫寒微薄的唇瓣。

    他的意思说的很明白,她是他的女人,她第一次听到任子安这样说,不愧是自己喜欢的男人,随口一说都这么霸气侧漏。

    眼前袭来的是任子安高大的身躯和他身上熟悉的木香,方莫寒先是一惊,接着乖乖的迎合上去,任凭任子安探索着她舌尖的每个角落。

    任子安终究是个为爱勇敢追求的男人,他远比方莫寒爱的霸道,却永远没有方莫寒爱的认真,他自以为这一秒他得到了眼前这个女人,心里无比的开心,像是得到了一份追求很久的东西,像是曾经自己被剥夺的梦想一般。

    原来爱就是这种满足的感觉,任子安想着。

    方莫寒实在不敢相信这一幕,她不敢相信自己被苦苦暗恋了十年的男人表白,那个如履薄冰的男人竟然亲口说她是他的,对,她是他的,以前是,现在是,将来更是。

    两人在黑暗中拥吻,谁也不想放弃此刻的甜蜜,前来呼唤两人吃饭的仆人迎头碰到两人在亲热,赶紧闭上了眼睛,小声的说了一句:“少爷,少奶奶,要吃饭了。”

    两人这才条件反射的分开,脸上不觉泛起了红晕,宛若黄昏时节的红霞。

    徐吟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公寓时,黑暗中远远便看见白城的车子停在门口,她心里又是惊喜又是担忧,能见到他,她心里很开心,但又怕他主动找上门来是不是又要来伤害自己。

    原本想视而不见,手里却适时地发来了一条微信。

    徐吟胆怯地走近车子,一步一步都满是沉重,她看到车里只有白城一个人,他正靠在驾驶座上,平静地闭着眼睛,一片黑暗中,他俊美的脸却像发着光似的,璀璨若星辰。

    她迟疑的敲了敲玻璃,不一会儿,车窗摇下来,白城冷峻的面容浮现在眼前,他冷冷的发出命令:“上车!”

    她绕过去上了车,看到白城满脸困意,察觉他的发型因为趴在方向盘上很久的缘故有些凌乱,不过还是丝毫不影响他俊俏的脸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