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爱是场交易(3)
    翌日,清晨。

    方莫寒睁开双眼时,已经是日上三竿,她惊奇地拉开窗帘,透着透明的玻璃,明媚的阳光温柔的抚摸起她苍白的面容,给她注入了一线活力,好像在赐予她力量一般,让她又重新振作起来。

    她突然想起昨天那个陌生的小女孩,对,太阳出来了,那个大姐姐就会好起来了。

    她整整睡了一天一夜,这漫长的一觉里,她做了一个熟悉的梦,在梦里,整整十年的点点滴滴都像过电影一样重新显现在她的脑海里,她看到了她青涩的十年青春,那些璀璨若星辰的年华通通都献给了一个人,她记得,在梦里那个人告诉自己,他叫任子安。

    徐吟带着早餐来到南苑时,正好看到她在呆滞的望着窗外的金色风景,无声无息地走近,方莫寒并没有注意到她,还是全神贯注的凝视着窗外的景象。

    齐肩的秀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散在肩上,平坦的额头,弯弯的柳叶眉,睫毛如同蝴蝶的翅膀,上下的煽动着,此时的方莫寒看起来气色已经比昨天好太多太多。

    “嘿,你醒啦!”徐吟调皮地拍拍她的肩膀,说道。

    方莫寒转身看到徐吟的可爱面孔,绽放出笑意,“嗯!”徐吟没再向她提起昨天那些悲伤的事,因为她觉得方莫寒已经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吗?当然记得。她只不过是想通了,其实她现在的处境并没有太坏,她起码还能待在任子安身边,任子安这样对待自己不是早就已经是两个月前的常态了吗?她没什么可去忧伤的,只是一个月的甜美记忆像泡沫幻影,在阳光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她并没有放弃任子安,只是一夜之间,明白了一个道理,也是十年前就曾明白的。

    那就是“我爱你,但与你无关。”

    徐吟和方莫寒本就性格相投,所以两个人自然而然的成了好朋友,方莫寒说她很早以前就听陈阿姨说有这么一个女儿,失散多年,没想到陈阿姨大难不死,还有后福,竟然找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这真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

    两个人互相寒暄,说说笑笑,说要一起去医院看看,正要出门时方莫寒却接到了电话,说是南湖工程那边出了点问题,当下正是最后的关键期,可不允许出岔子啊,方莫寒跟徐吟解释了一番连声说着抱歉,徐吟得知是公司的事,立马催促方莫寒快去。

    “没事,我妈这边有我你就放心吧!”徐吟宽慰着。

    方莫寒乘上出租慌慌张张奔赴到工地现场时,工人们像上次一样闹得不可开交,负责人小董被人潮围住,一筹莫展。

    看到方莫寒来了,一群人把矛头转向了她,把她团团围住,不停地诘责着。

    方莫寒被他们说的天旋地转,大声喊了一句:“安静,大家安静!”

    工人们推推搡搡,不肯罢休,最后还是包工头抬手示意大家停下,现场才勉强安静下来。

    “老板,我兄弟因为公司不合格的钢筋受了工伤,你总得给个说法吧!”领头的男人操着一口乡音冲着方莫寒喊道。

    方莫寒连忙致歉,弯着身子,向众人鞠躬“对不起,是我对不起大家,这只是意外!”

    她的这一番道歉不禁没有安抚现场的工人,反而让工人更加放肆的开口索要工伤赔款,方莫寒看到眼前如饿狼般狮子大开口的工人,一时不知怎么办!

    正当众人在方莫寒面前争的面红耳赤时,从他们背后传来一个敦厚的声音:“喂。小张,你赶紧去取五十万现金送到南湖开发区,帮我预约全市最好的外科医生,通知他准备手术,费用由我来出!”

    工人们听到他的声音纷纷转过头来,把惊疑的目光投向正在打电话的男人,方莫寒远远的看见不远的空地上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正在起步徘徊,威严地对着电话里的人发号施令。

    男人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黑亮的眸子如同一汪幽静的深潭,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更映衬着他俊朗不凡。她在人群中注视着他,不禁看呆了,直到男人不经意间与她四目相对,投给她一抹明媚的笑意,似乎在向她打招呼。

    她颔首微笑地回应着他,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个男人的第一眼,她就联想到了“太阳”这个词汇,因为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四射光芒。

    男人随便的吩咐了几句,便挂掉了电话,把手机装到口袋里,徐徐向他们走来。

    所有人都注视着那个一出场就万丈瞩目的男人,男人迎着阳光走过来,仿佛本身就带着光,带着风。

    “大家不要再争吵了,受伤的工友我已经把他安顿好了,刚刚我已经重新预定了一批合格的钢筋,质量绝对没问题,大家不必担心,因为事故,你们可以放半天假,等到明天货到了,再来上班!”男人有条不紊地说着,因为个子太高的缘故,方莫寒一直抬头仰视着呼风唤雨的他,内心一阵惊喜,他就像一场及时雨,恰时地滋润了她的心田,不过她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神秘的男人在暗中帮助她的绝不仅仅是这些。

    工人们很快散去了,转眼间空旷的工地上只剩下呆立在原地的两个人尴尬地望着对方,方莫寒真正站到男人面前才发现他真的是一缕阳光,照亮她黑暗的脸庞。

    “今天真是谢谢你,要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方莫寒走上前紧紧握住男人的手,不停地表达谢意。

    男人被她这么激动地答谢震惊住,触摸到她温暖的手指,给人一种不想的感觉,他自己都感到意外,在国外这么多年,他从来都很忌讳有女人拉他的手,可是,眼前这个女人和自己握手时,他竟然没有一丝抵触的意思。

    方莫寒过了好久才发现自己难免有些太激动了,不好意思的把手缩回去,连声说着“抱歉,抱歉!”

    方莫寒这一番动作惹得男人发出了笑声,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可爱,一会儿拉着自己的手不放说“谢谢”,一会儿又放开自己说“抱歉”,真是个有趣的人。

    方莫寒发现他在笑话自己,害羞的脸上出现了红晕,她抬起头再次凝望男人的一张俊脸,问道:“先生,敢问您是?”

    他看着很富有,绝对是圈子里的人,只是,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炎热的工地里来帮她解围,她想不通。

    男人看着方莫寒微仰清秀的脸庞遮掩在红色的安全帽下,像仰望天空一样注视着自己,绝美的容颜让人沉醉,眼神里充满了好奇。

    男人再次嘴角上扬,开玩笑地说:“方小姐,你这么快就把我忘了,我可是无偿地投资了五百万!”

    方莫寒听到男人说的话,立刻想起来,她面色有些惊讶,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当初及时解决方氏危急的男人,是南湖开发区的大股东。

    看到方莫寒愣住了,男人第三次发笑,主动绅士的伸出手来,介绍着自己:“方小姐,我是南华集团的顾南允,合作愉快!”

    方莫寒回过神来,立刻把手伸过去,紧张的不知道说些什么,“顾总,合作愉快!”

    顾南允看着眼前可爱纯真的女孩,并不像他一开始猜测的那样是职场杀手,而是一个温润如玉的俏皮女孩,想到这,他不禁在心中“呵呵”地笑着,方莫寒,这就是你吗,你真的是我找寻了三年的有缘人吗?

    方莫寒把他带到了休息室里,一边吩咐小董小董准备解暑茶,一边摘下头顶的安全帽,乌黑茂密的秀发甩了出来,给女孩美丽动人的面容平添几分姿色。

    她轻声地向顾南允提出心里的疑惑:“顾先生,您为什么要投资方氏做南湖这个项目呢?”

    顾南允闻声将目光转到方莫寒身上,露出凌厉的目光邪魅一笑:“因为这是一块肥肉,我想吃!”

    ……

    夜幕降临,城市又披上黑纱,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劳累了整整一天的任子安刚想开车回去就接到了白城的电话,“我说老任,不是说好了今晚惜轩阁见吗?人呢?”

    任子安心里“咯噔”了一下,倏忽间想起前几天他是约了白城和苏暖年,说要给他们介绍一个重要的人,可是现在,人都没了,还要他介绍什么。

    本来他以为那个女人就是过眼云烟,既然玩过了就可以丢到一边,却没想到心底再次闪现她的笑容时,心脏就像被针扎了一般,更像是被突然揭开了隐藏好久的旧伤口,疼的人有些喘不过气。

    他本想就在今晚告诉自己至亲的好友他结婚了,娶了一个很完美的女人,他想告诉白城和苏暖年,她不是戴安娜,她也不是所谓的病人家属,而是自己最爱的女人,他的老婆方莫寒……只是,现在,一切都晚了,都不可能实现了,一想起方莫寒这个名字,任子安就感觉讨厌至极,更不用提和她同框出现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