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如若互伤,不如不遇(2)
    许歆离回到病房时,苏暖年已经办了出院手续,她独自一个人站在空无一人的病房里,流着迟到的眼泪。

    “苏暖年,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在她的印象里,大学时她经常会排着队去听苏暖年的演讲,那时年纪轻轻的他就已经能够站在大庭广众之下表达自己对医学的看法。

    诺大的阶梯教室里回想着他坚定的话语:“做医生没有退路,我们唯一的原则就是治病救人,我们能做的就是努力治好每一个病人才能对得起我们崇高的职业!”

    苏暖年,这些,你都忘了吗?

    ……

    方莫寒一路睡了好大一会儿,等到车子停下的时候,她才发现顾南允是把车开到了一栋别墅区,对她说:“先去我家吧!”

    方莫寒傻傻地跟着顾南允进了别墅,身上还披着顾南允的外套,不得不说,在如今纸醉金迷的商业时代,顾南允这样身价上亿的霸道总裁一点也没有老总哪那大腹便便的样子,反而是一个很有情趣的人,趁着顾南允进卧室拿衣服的空闲,方莫寒四处观赏,看着这巴洛克式的装饰风格,水晶吊灯呈现出不同的颜色,整套房子看起来典雅端庄,华丽之间丝毫不失温馨的味道,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挂在墙上的画,方莫寒简单的浏览着几幅画,全部都是当代著名画家所做,而且很多都是很多年前的名品,甚至是绝品。

    她用心的观赏着,被一幅刻画草原的名品吸引了,画面里呈现出格外唯美的画面,男女主人公骑着马在大草原上共同走过夕阳风景。

    视线定格在画上,竟再也不想移开,方莫寒看着眼前这一幅油画,完美的色调,简单的线条勾勒出一个令人向往的场景。

    顾南允随便在衣柜里翻找,最终拿着一条淡紫色的连衣裙来到客厅,不见方莫寒,刚想要开口呼唤,一转身看到方莫寒正在长廊那边对着墙上的一幅画发呆,放下手里的裙子走到她身边。

    看的入迷的方莫寒并没有感觉身旁有人走过来,直到顾南允突然的开口,让她回过神来。

    “怎么,喜欢这幅画!”

    方莫寒整理好思绪,眼神里全部都是骑在马上的一男一女,说:“不是喜欢这幅画,是喜欢这幅风景!”

    顾南允见她颇有感触的样子,向方莫寒讲述了这幅画的来历,原来这幅画并不是著名画家的作品,而是他某天在美国的街头看到一个流浪的画家在低价出售自己的作品,当时他一眼就认出那个人是从中国来的,应该是这个原因,他决定帮他一把,买下了他所有的画,其中一幅就是眼前这个,名为《流浪者》,现在那个被他帮助的人已经在艺术圈里有了不小的名气,为了报答当年他的知遇之恩,经常送给他价值不菲的名画。

    “顾总真是好人啊!”方莫寒若有所思地感叹道。

    顾南允用笑声回应着方莫寒的夸赞,他转念一想,指着墙上的画,“如果方小姐喜欢,我可以送给你!”

    没想到方莫寒立刻摇头拒绝,“既然是这么有意义的画,我怎么能抢走别人所爱呢?”

    两人心照不宣地笑出了声,不在讨论那幅画,踱步朝客厅走去。

    精致的画框后雕刻着作者清秀的字迹,应该是作者的姓名——“张北笙”

    “你先去卧室换下这条裙子吧,别感冒了!”顾南允递给方莫寒一条毛巾和那条淡紫色的长裙,方莫寒还想出手推脱,却被顾南允直接推到了卧室里。

    顾南允坐到沙发上,想着刚才方莫寒的话,嘴角勾起弧度,一张俊俏的脸庞变得更加令人痴迷。

    方莫寒用毛巾简单的擦了擦自己湿漉漉的头发,拿起床上的裙子,只见微黄的灯光撒在长裙上,细致入微的手工绸缎,单肩吊带是用真丝制成,胸前是一朵淡雅的珠花,漂亮的款式她一看就看出这是今年巴黎时装展的最新款,不过也没有质疑,因为像顾南允这样优秀的男人身边肯定有很多女人!

    顾南允看着换好衣服的方莫寒站在自己面前时,仔细看着方莫寒全身上下,绸面的长裙轻裹着她纤柔的身躯,如水波般从身上流淌及地,淡紫色的裙摆把女孩身上的优雅气息刚好显示出来,娇艳欲滴的模样实在是万人迷,简直比这柔绵多情的雨夜都要令人沉醉。

    像一束薰衣草绽放在心田之间,释放出无限魅力!

    方莫寒看着顾南允眼神呆滞,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要不我还是脱下来吧,这么好的裙子!”

    顾南允从沙发上站起身子,赞不绝口“不,方小姐你穿这件裙子很漂亮!”

    顾南允走到方莫寒身边,刚想为她将搭在胸前的碎发往后撇一撇,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门外传来,顾南允只好罢手,让方莫寒坐着等他,他去去就来。

    他来到玄关处,打开门时,才看到全副武装的季绾正狼狈的在门外等着,看到是她,顾南允第一反应就是把她赶回去。

    “你怎么来了!”顾南允的语气里充满了惊讶。

    一开门季绾看到顾南允惊奇得像半截木头般愣愣地戳在自己面前,轻声微笑:“我是来给你送请柬的,下周我代言的品牌新品发布会,希望你能来!”

    冷雨不停的淌进房间,湿了门口的一块地毯,他看着季绾一张执着的脸,毫不留情的拒绝道:“季绾,我不回去,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他故意将声线压得很低,不想让里面的方莫寒听到两人的争吵声。

    季绾来的时候就知道他会拒绝自己,放出自己最后的希望:“任子安很可能也会去的,你不是早就想见见他吗?”

    她还不知道顾南允已经见过任子安而且还亲自邀请任子安出席自己的酒会,在顾南允面前像一个傻子一样,顾南允不想在和她纠缠,接下她递上来的请柬,像打发路人一样假装答应她的请求。

    两人身上多多少少淋到了雨,顾南允和季绾站在雨里,他并没有看到季绾当听到他答应自己时口罩底下的唇笑得像天上的月亮,冰冷的身躯里被冰封的心乍然温暖了许多。

    季绾看到今天的顾南允不像以前那样严肃,以为他不生气了,就大胆的跟他开起了玩笑,趁着他不主意向屋里探了探身子,一溜烟跑进了房间,当顾南允后知后觉地追上去时,季绾已经跑进客厅里,方莫寒闻声站起来,视线刚好撞到季绾身上。

    虽然对方穿着厚厚的风衣,脸蛋也有意地被口罩和帽子遮住让人难以分辨身份,但是单凭她的眉眼和声音,方莫寒也一眼认出那就是现在炙手可热的大明星季绾。

    急急躁躁闯进来的季绾看到屋里有女人,一下子呆住了,冲着方莫寒喊道:“你是谁,为什么穿我的裙子!”: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