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如若互伤,不如不遇(7)
    任子安看着方莫寒逃避吃药心就不自觉地抽痛起来,看着她当着自己的面想要离开,他立刻抄起被放在桌子上的药盒,抽出一颗来含到自己的嘴里,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方莫寒拉到自己的怀抱里,吻上她娇艳欲滴的唇瓣,顺势将一整颗快要被自己融化的药丸强行推进了她的嘴里。

    两个人灼热的舌尖碰触着,方莫寒诧异地瞧着眼前还在使劲吻着自己的任子安,她只感觉嘴里一股苦涩的味道,还有任子安伸到自己嘴里舌头拉伸着粘稠的液体一起滑落到了自己嘴里。

    她被迫把一整颗药丸吞了下去,等到她后知后觉地咽下喉咙时任子安才挪开嘴唇,怔怔地看着楞在原地的方莫寒,露出笑靥,戏谑地对着方莫寒说道:“以后再不吃药我就喂你!”

    方莫寒听着任子安如此玩笑的一句话,眼角不知道为什么泛起了湿意,明明是那样甜蜜的举动,却生生地敲打着她的心弦,任子安啊任子安,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好,你这样,我以后再也离不开你了怎么办!

    任子安说完以后便立刻夺走方莫寒手里的玻璃杯,背对着方莫寒一饮而尽,喝的一滴不剩,然后小声咒骂了一句:“还真他妈苦!”

    其实,任子安将药丸含在嘴里的时候药丸就以飞快的速度融化,化为一摊苦水流到任子安的味蕾间,苦涩无比,搞的任子安措手不及。

    殊不知这药丸最外一层俨然是最难以入口的部分,方莫寒看着任子安滑稽的吐着舌头,舌背上还保留着黑色的痕迹,即使药再苦,心里也甜甜的。

    白城和徐吟的飞机降落到机场时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助理早已经派车来接两个人,徐吟仍旧是一个人拖着两个重重的箱子跟在白城身后,白城本想去帮她却被她拒绝,她的一句“总裁,还是让我来吧”徐吟的反应瞬间让白城心里很不是滋味,转头想想,自己是她的上司,两个人再大的交集也只不过是发生了一夜潜规则而已,至于其他关系,应该是没有的。

    助理远远的就跑过来接应白城他们,“白总,太太那边很早就想让您回去了,说是有重要的事!”

    白城听到助理这么说了,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徐吟,吩咐助理把她送回家,自己一个人单身走出了机场。

    徐吟也并不意外,白城最后瞥她的一眼里满是宠溺,让她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和助理上了车坐到副驾驶上她才松了一口气,一旁正在开车开车的周秘书无趣地和她扯起了闲篇,徐吟无心去听自顾自地伸手整理自己肩后的长发,她正要扎上发圈时,听到周秘书一句玩笑的话,瞬间瞪大了瞳仁。

    “唉,你知道吗,我们总裁可能很快就要有夫人了!”周秘书不知道徐吟和白城的关系所以毫不防备地对着徐吟八卦道。

    他没想到徐吟竟然有那么大反应,徐吟一松手发圈瞬间像脱了僵的骏马迸射到方向盘上,吓坏了正在开车的周秘书,一个急转弯车子又恢复了正常驾驶。

    “你怎么了?”周秘书看着旁边愣住的徐吟,好奇的问道。

    徐吟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反应过激了,弯身想要捡起刚才掉在地上的发圈,“是吗,跟谁啊,我怎么没听说!”她尽量表现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口气,掩饰着自己心底的惊慌失措。

    “还能和谁,吴家大小姐呗,咱们总裁可是个痴情种子,多少人倒贴他都看不上,唯独对吴小姐情有独钟,这不,总裁这次回家应该就是去订婚了!”周秘书的话一字一句地传到徐吟耳边,像是一颗颗钉子直接传到了她的身体里。

    他要和吴梓桐结婚了,他就要娶到自己心仪的女人了,他要成家了……种种可能刹那间如洪水一般涌上她的心头,她的鼻头不知不觉便红了起来。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爱你,所以最怕出现在你婚礼上的新娘不是我。

    “咱们总裁啊,脾气总是阴沉不定的,希望有了太太之后可以温柔一点吧!”周秘书充满期待地笑出了声,丝毫没有注意到徐吟眼底的愁意,只听到徐吟一句一句地附和着自己无聊的玩笑。

    夜,静悄悄的,静的让人窒息,让人害怕,让人难受,徐吟在浴室里清洗着劳累一天的身子,不算太凉的洗澡水顺着她雪白的身子一股股流下,慢慢流淌到地板上,泛起了不小的漩涡。

    徐吟啊徐吟,你真是个贱女人,以那种方式爬上她的床有什么权利在这伤感,全天下的女人都可以嫁给白城,唯独你,不配!徐吟一遍一遍的在心里鄙夷着自己自作多情,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潜意识下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是那种贪名图利的社会女人,呆滞的目光渐渐坠落,她仿佛又回到了很多天以前,眼前飘飞的是一张张罪恶的红钞,随之落下的还有她撕心裂肺的哭声。

    另一边一幢富丽堂皇的别墅里上上下下都有人在不停的走动,人人都不敢松懈,厨房里请的是法国大厨,不一会儿,热气腾腾的饭菜便摆满了整个宴席,一直坐在客厅里闲聊的是三位重量级的人物,坐在正中央的中年男人便是今天的东道主——吴连松。

    只见他正襟危坐,一身笔挺的西装,多年经商的缘故让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阔绰气息,一副金丝眼睛下是一双充满真诚的眼睛,旁边坐的是他的夫人吴太太,两个人都和和气气的对着坐在对面的两位调侃着过去的往事,“你说以我们两家的亲密关系我把小桐嫁进你们家我还不放心吗,有你这个好婆婆,真是小桐几世修来的福气!”吴太太拉着另外一个女人的手,客气的说道。

    “哪里哪里,两个孩子从小青梅竹马,在一起也是迟早的事!”说话的是一个穿着艳丽的女人,谈吐间遮掩不住身上的富太架势,她正是白城的继母,王娇。: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