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误会太深,走不进你的心
    正当方莫寒以为任子安可能永远也不会踏进这个家门时,任子安的车子却在晚饭后停在了南苑楼下,方莫寒闻声下楼,任子安已经被张妈搀扶着进了客厅,她站到两人面前时,看到任子安一脸醉醺醺的愁容,身上还是昨天晚上单薄的白衬衫被红酒染上片片红色印迹,微眯着眼睛,站都站不稳的样子,只剩下娇逸的俊颜愈加令人沉醉。

    方莫寒看着任子安醉成一摊烂泥,心突然抽疼了一下,他这是又去喝酒了,看着任子安脸色发青,慌忙伸手揽住他的胳膊,想要扶住几近要摔倒的任子安,却没想到被喝醉了的任子安一把甩开,还不忘骂上一句:“起来,你这个贱女人!”

    方莫寒尴尬地站在一旁,张妈一脸诧异地看着她和任子安,发现方莫寒微微地低下了头,脸上难掩难堪之色,张妈担忧地打圆场:“太太,你不要在意,先生他喝醉了!”

    方莫寒回过神来,假装没有去在意,再次上前挽住任子安地胳膊,任子安已经完全快要摊在地上,方莫寒用尽全部力气支撑住任子安高大的身躯,他吩咐张妈先去煮醒酒汤,她一个人和任子安拉拉扯扯朝楼上走去。

    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自尊再一次被任子安一句有意无意的话撕扯得七零八碎,确实,他在她眼里不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吗?

    两人走路歪歪斜斜,任子安两只手臂搭在方莫寒脖子上,眼前模糊一片,只是听着旁边女人叮嘱自己自己小心小心,两个人在踏进卧室的一刹那,任子安脚下一个不稳,直接连带着方莫寒一齐倒在了地上,两个人的身子连在了一起,任子安高大的身躯覆在方莫寒纤弱地身体上,方莫寒感到一阵压抑,喘不过气来,粉红的薄纱睡衣在倒地的一瞬间险着掉落,她平躺在地板上,性感娇艳的身材暴露在男人面前,惹得男人神情恍惚,任子安近距离的观察着满脸娇羞女人,七魂六魄完全被方莫寒勾了去,方才心中所有的恼火都在这一刻消失殆尽,他无声无息地俯下双唇想要吻她,方莫寒却故意将头撇向一边,避开男人突如其来的亲热,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你醉了!”

    ……

    “方莫寒,难道你就这么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吗,你勾搭其他男人时候的下贱样都到哪去啦,你倒是来勾引勾引我啊!”随着任子安的一声怒喝,方莫寒整个人被任子安连人带衣服一起扔进了浴室里,他恶狠狠地冷盯着坐在地上的她紧紧裹了裹身上的睡衣,苦笑一声,然后开始一件一件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衬衫几乎都是他在暴怒之下直接撕下来的,刺啦一声,被他甩到了地上,随后男人坚实诱人的身材便毫无保留地裸露在方莫寒面前,方莫寒缩在浴室的角落里,不敢发出一丁点声响,男人的衣服一件一件掉落在她眼前,她紧攥的手忽然039又松开了,要来的,总该是来的,躲不过。

    任子安大步流星地向前直接一把拎起呆若木鸡的方莫寒,另外一只手打开了墙上的淋浴头,瞬间,大大小小的水珠弹落在两人白皙的脸颊上,任子安从背后将方莫寒抱在怀里,双手开始探进方莫寒薄如蜩翼的睡衣里,手指碰触到方莫寒的身下,方莫寒本能的颤抖了一下,没想到男人更加嚣张了,直接一把褪去她身上的衣服,睡衣瞬间滑落在方莫寒脚边,两人在缠绕的水雾里着,男人灼热的吻落在她的背上,她本能的移动身子,却被任子安恶狼般抓得更紧了,没人会看得见,她脸上的表情,麻木不仁,随后又在任子安粗糙的占有里爬满泪痕。

    方莫寒终究还是闭上了双眼,仰头任凭水珠漫撒在脸上,这样也好,任子安也就不会发现她此刻在他的里泪水涟涟。

    张妈熬好醒酒汤端上楼时发现卧室里没人,正觉得奇怪时突然听到浴室里的动静,脸上泛起了笑意,一声不响地下了楼,还不忘帮两人把卧室的门关的严严实实的。

    而这一夜,终究是一场恶战。

    这样的夜晚总是漫长无比,直至最后任子安陈陈的睡了过去,方莫寒才敢偷偷的下床,走出了卧室,客厅里被沉重的黑暗充斥,她没有开灯,生怕吵醒睡在客厅里的张妈,一个人蜷缩在单人沙发上,目光呆滞,不停的延伸,最终还是不合事宜的停留在某条喧闹的街上。

    那个时候,仅仅因为茫茫人海里的一次擦肩而过,她便促不及防的爱上他,也从此注定为这场不为人知的相遇孤独一生。

    可是,任子安,我不怕你伤害我,但我真的好害怕离开你。

    郊外灾区。

    因为这一次的山体滑坡灾情非常严重,几乎阻断了所有通往山里的通道,等到医院里的救援车匆匆赶来时已经是深夜,大家简单的搭了大大小小的帐篷,不过天亮就有一**的伤员接二连三的被抬进来,此时的许歆离正在一顶军用帐篷里忙的大汗淋漓。

    忙完几台大手术后,许歆离独自一人坐在帐篷外狼吞虎咽的吃着早餐,她可没有时间可以浪费,所以狼狈的吃相看起来着实不太雅观,一直埋头吃饭的她丝毫没有注意到苏暖年正以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望着她,等到她结束完早餐发现眼前站的挺直的男人背对着黎明的光芒,有棱有角的轮廓,美丽如画。

    “你怎么还没走?”许歆离用白色的袖子飞快擦拭着脸颊,问身边的男人。

    苏暖年好像并没有回答她的样子,径直走近她一两步,冷冷的说:“救济医药箱在哪?还有消毒水,消炎药……”

    许歆离被他问的不明不白,直到看到他指向不远处的一堆伤员才恍然大悟,急匆匆跑进帐篷里,怀里抱着一大堆医用药品,一样一样摆在草地上,认真的叮嘱着苏暖年如何使用,如何包扎。

    男人不得不蹲下来,一样一样从地上捡起来,听着面前的女人喋喋不休,显然有些不耐烦了,“你别忘了,我是医生?”语气里全是对眼前人的怀疑和对自己多年来从医经验的自信,他还在捡药,却突然被许歆离的回答塞住,呆在了原地。

    “是啊,你知道就好!”许歆离双手抱胸,盯着苏暖年手里的动作戛然而止,男人脸上骤变的表情一分一毫的印刻在她疲惫的眼睛里,是啊,他知道他是医生,她也希望他知道自己的天赋,不要去放弃,两人一起开车赶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感觉到他心里的慌张,明明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他却一直默默地帮忙准备,照顾伤员,统计药物,整整呆了一天一夜,这就足以证明这个男人是有多热爱医生这个职业。

    苏暖年不再说话,抱起医药箱便直接从许歆离身边走过,此时,天空中已经闪现出人世间第一缕光辉,她望过去,天光乍破,青绿色山川在男人坚毅而又孤单的背影里若隐若现,惹得她意乱情迷。

    她在心里说,苏暖年,假如五年前的那个人不是你,现在的我一定会生活的更好……

    任子安醒来时发现旁边并没有人,他揉揉自己的脑袋,一阵眩晕,踱步到客厅看到还在沙发上睡熟的方莫寒,娇弱的身躯陷在柔软的沙发里,双腿简单的搭在沙发的一角,双手还怀抱着小腹,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着实令人心疼,男人伫立在原地,竟看呆了!

    他蹲到沙发旁边轻轻在她温润的脸颊上留下一个深吻,看着方莫寒睫毛轻颤,他立刻站起身子生怕对方是被自己吻醒的,不过方莫寒看起来并没有醒来的意思,他松了一口气,却被身后突然蹦出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先生,要吃早餐吗?”

    任子安没有想到陈妈是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那这么说他刚刚偷吻她是不是都被她看见了,任子安欲哭无泪的转身朝餐桌走去,他看到张妈一张笑盈盈的脸,简直想要钻进地缝里。

    张妈是任子安的奶妈,从小看着任子安长大,所以任子安和她的情感丝毫不亚于唐茹,因此任子安也从来没有拿张妈当过外人,他招呼张妈一起坐下吃饭。

    “先生,要不要叫醒太太一起来吃?”陈妈还在犹豫,他直接冷着脸回了句:“不用!”

    张妈点点头顺势坐下,也是,这两个人昨天晚上还不知道折腾到什么时候,她递给任子安两片土司面包,劝道:“先生,我知道您求子心切,但也要考虑考虑太太的身体,太太身子本来就弱,肯定经不住这么折腾!”

    陈妈不紧不慢地说着没注意到任大总裁逐渐红起来的脸,全然没了霸气侧漏的姿态,只顾咬着手边的面包,不敢抬头再去看张妈。

    方莫寒从沙发上坐起来时发现张妈已经在收拾桌子了,她眯着朦胧的眼睛直接坐了下来,直接抓起桌子上的面包就咬下去,像一只饥不择食的小野猫,她的动作吓坏了站在一旁的张妈,张妈立刻出手夺去被她咬去大半的面包,发出“诶呦”的惊呼,她拍拍方莫寒的昏昏欲睡的脑袋,责备道:“别着急,我再给你烤!”

    方莫寒呆滞地点点头,顺势坐了下来,眼皮时不时眨着,不停伸出手来揉揉自己着凉的脖子,一阵酸痛,看来以后不能再睡沙发了,一边慵懒地想着一边被响起来的手机铃声彻底惊醒,她走到客厅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如花般的笑容渐渐在女孩脸上荡漾开来,和着弯弯的眉眼,犹如下凡人间的天使。

    不一会儿等到张妈端着新出炉的面包和煎蛋出来时,方莫寒终于发出欣喜若狂的声音来,一边抓着张妈的胳膊一边激动的说道:“张妈,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张妈被她摇晃的整个人都颤动起来,只感觉天转地晃,一头雾水的问发生了什么!

    此时的方莫寒开心的上蹿下跳,像是一个三岁小孩,骄傲的跟张妈解释:“是方家的项目,政府建筑局那边通过了我们的申请,也就是说不出几个月我们的房子就能出售了,张妈,我好开心啊,说不定到时候我会数钱数到手抖……”方莫寒一边说,一边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张妈也站在她旁边,言笑晏晏。

    或许没有任何人可以真正理解方莫寒此时激荡的心情,她从来没有如此开心过,可能这个项目并不会给方氏太大的收益,但是对于她来说却是世间最最难得的收获,因为那个地方,是父亲母亲相爱的地方,是她最最向往的地方。

    方莫寒还两眼放光地和陈妈开着玩笑,被一阵清嗓子的声音惊愕的呆住了,她徇声望过去,只见林衍正捂着嘴脸上是遮掩不住的笑意,而冷若冰霜的任子安站在他前面,面无表情,令人望而生畏。

    方莫寒突然脸红了起来,任子安是不是看到了刚才自己蹦蹦跳跳的可笑样子,她一边猜测,一边注意到任子安的眼神依旧不曾停留在她身上,一分一秒。: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