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赢了人,输了心(10)
    林衍不明不白的看着手里的银行卡,冷笑一声,这个丫头原来是有钱了,才敢这么在自己家里这么胡作非为。

    “那里面可是有几十万,把你买了都绰绰有余,现在起,我就是这个房子的新主人,你就是我的保姆,每天要给我打扫房间,做饭,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动这里的任何东西,听懂了吗?”吴梓桐不停的在林衍面前晃着,说出这一番张狂的话。

    林衍不屑的笑笑,听着女孩说着以前自己亲口说过的话,冷叹道:“还真是幼稚!”

    吴梓桐得意洋洋的笑着,她现在可是“翻身农奴把歌唱”,小女仆一跃成富婆,想着以后可以像使唤丫鬟一样命令林衍做这做那,她脸上就忍不住露出笑意。

    但是她完全没想到林衍直接下了逐客令:“吴小姐,既然你都有钱了,就麻烦去外边找地方住吧,鄙人的小寒舍恐怕是容不下您了!”一边客气地说着一边想要把吴梓桐拉出家门。

    吴梓桐不明不白的被他拎起来,嘴里大喊着:“我有钱,我买你的房子。”

    林衍薄情的笑笑,眼前这个女人是有多傻,自己不卖给她她照样要流落街头,说到底,还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简单生物。

    他本想要硬生生地直接把吴梓桐拖出家门,没想到双手一抓,不小心摸到了吴梓桐的胸口,揉揉软软的,他不自觉羞红了脸,像是触电一般把手缩了回去。

    吴梓桐看样子并没有察觉到,还一个劲儿地反抗着,他却微愣在原地,有些感触。

    吴梓桐发现他眼神有些迷离,一直盯着自己的胸看,这才明白过来,立马出手护住,喊叫道:“林衍,你看哪儿呢?流氓!”

    林衍回过神来,顿了顿身子,清了清嗓,语无伦次地发出声音:“好了,我没空和你闹,要不有人,要不把屋子给我收拾干净!”说完便走进了浴室。

    吴梓桐满满怨艾地整理着脏乱的房间,嘴里不断抱怨着,攸忽间,她发现电视柜下的一个小盒子,好奇的走过去,悄悄地打开,原来是林衍和徐吟的照片,里边还有一条精美的手链,她仔细打量着几张场景甜蜜的照片,莫名其妙地有些不开心,他还在想着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在他心里就这么重要吗?

    正当这时,刚刚洗完澡的林衍看到她在翻看自己的照片,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夺过吴梓桐手里的东西,诘责道:“谁让你看的!”

    吴梓桐呆立在原地,听到他在朝自己大喊大叫,露出无辜的眼神,嘴巴咧了起来。

    老太太专门嘱托人把东院收拾出来,说让方莫寒和任子安今天晚上就住在哪里,顺便生个孩子。方莫寒脸上不禁现出红晕,奶奶还真是着急。

    任子安当着众人的面贴到方莫寒身上,紧紧地将她搂到怀里,开着玩笑:“放心,奶奶,保证完成任务!”

    方莫寒抬头瞧见任子安嘴角张扬,冲着她得意地露出邪魅的笑容,让她不禁浑身打起寒战。

    不一会儿,唐茹托人把她叫到北院空旷的房间里,她抬脚进门的一瞬间,看到唐茹背朝着她,给了她一个阴森森的背影,使她不寒而栗。

    这个场景就如同两个月前自己答应嫁进任家时的一样,让人产生不详的预感

    唐茹表面光鲜亮丽,温和端庄,对谁都很温柔,但方莫寒心里知道,其实她比谁都心狠手辣,她的一声令下,直接摧毁了任子安年复十年的梦想;她的一张契约,直接将她带到任家这个牢笼里,每天面对着自己深爱的人却永远不能说一句“我爱你”。想到这,她有不好的预感,即使这样,她还是笑容可掬地走上前,礼貌的喊了声:“妈,您找我?”

    唐茹一直安静地立在墙上的一幅名画前,一言不发,视线悠长,统统落到画框上。眼神迷离,不知是在想画,还是在想人。

    听到方莫寒的声音,她立刻回过神来,将思绪拉了回来,面容骤变,从刚才的平静变得愤怒,变得愤懑。

    方莫寒看到唐茹狠狠地将一张纸拍在眼前的桌子上,面目狰狞,冲她大喊着:“方莫寒,看看你做的好事!”

    方莫寒用手拿起桌子上那张薄薄的纸张,触目惊心的文字映入眼帘,她没有太大的反应,心里冷笑着,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事,只不过是自己在药店里购买避孕药的清单,原来她早就知道,只不过是把悬念留到了现在。

    “方莫寒,你也知道你在任家的地位,我花了两千万把你娶进任家的大门,就是来让你背着我避孕的吗?”唐茹终于露出真面目,指着方莫寒的鼻子骂道。

    怪不得要把自己叫到这里,这里离其他人的住处很远,即使唐茹怎么教训她都不会有人听到。她一边想,一边抬头看看面前气咻咻的唐茹,眉毛毛怒气冲冲地向上挑着,怒气冲冲的眼睛里燃烧着不可压制的怒火,像是要把她燃烧成灰烬。

    方莫寒没有去辩解,自顾自地站在原地,等待着接下来劈头盖脸的惩罚。

    她清晰的记得也是这样一个夜晚,她挣扎了一夜最终还是决定嫁进任家,表面看起来她是爱财,为了两千万竟然会出卖自己的婚姻,实际上也没有人知道她是因为爱任子安才嫁给他。但是,如果当初不是因为父亲的资金出现了麻烦,如果当初要嫁给的人是任子安,她绝对不会做出这种没有尊严的事情。

    不过,方莫寒还是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到底是失去了尊严,不仅是尊严,更失去了爱的权利,亦失去了被爱的权利。也许某一天任子安真正对自己动了心,她也只能被带上为了名利接近他的名号,可谁知道,她比任何人都要爱的纯洁,爱的痴情。

    “方莫寒,我警告你,不要给我耍花招,赶紧生个孩子,我可以保你全身而退,你可别忘了,我们当初可是有过约定的!”唐茹威胁道。

    方莫寒一直站在原地,任凭唐茹的奚落,任凭她骂出各种难听的话,她都顶一句,如果不是最后唐茹朝她怒吼一声让她滚,她还以为自己可以站在那里一夜。

    两人说话间,一个黑影一直躲在门外,仔细听着两人的谈话,直到方莫寒抬脚走出来才消失在惨白的月光里。

    唐茹一想到方莫寒那张脸气就不打一处来,胳膊使劲地一伦,那幅画瞬间被她扯到了地上,随之传来画框玻璃破碎的声音和她的谩骂:“方正启,你的女儿就这幅德行!”

    在唐茹看来,她放着那么多名门闺秀不选非要花两千万买一个方莫寒完全是因为要报复方正启那个混蛋,既然方正启那么绝情,她就要把他带给自己的伤害一点一点都报复到他的女儿身上,把他带给姐姐的伤害一刀一刀割在方莫寒身上。

    说到底,方莫寒只是她施以报复的牺牲品,方正启当年让她一辈子都心如死灰,他欠自己的,恐怕这辈子都还不清。

    大半夜,顾南允还在健身房里消磨时光,这里空荡荡的,只有他在跑步机上奋力奔跑的脚步声,从远处看,一张薄厚适中的嘴唇抿成一条冷酷的唇线,巍峨高大的身材恰到好处,即使穿着休闲服也能从他偶尔的动作中看出些完美的肌肉线条,麦浪色的皮肤在微光的闪耀下透着油光,男人面色忧郁的通过运动来发泄自己无处安放的情绪,眼眸里泛着荧光,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的气息。

    将近过去了两个小时他才拿起一条毛巾,伸手擦拭着额头上渗出的汗珠。

    他站在透明的玻璃窗前,静默地遥望着眼前整座城市的妖娆夜景,思绪万千。

    “南栀,我回来了!你还好吗?”他呢喃发出声音。

    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幽深的黑眸不经意间透漏着笑意,和唇角的弧度相互衬映,帅气迷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啊,方莫寒。”他心里呼喊着,慢慢地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沉思。

    漂洋过海只为你而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想象那个名唤“方莫寒”的女人会是什么样子,肯定是一个漂亮善良的女孩吧,起码他几年来一直这样认为。

    而此时的方莫寒正冒着寒冷的天气朝东院走去,她一点点压制着内心的情绪,努力让自己笑起来,即使被骂成落水狗,她也并未觉得太难过,因为这一天发生的不仅只有这一件,她不应该抓着这件事不放,而是应该沉浸在两个小时前任子安的甜蜜告白里,他的话充斥在她耳边,不断的重复,却百听不厌。

    她暗恋十年的男人亲口对自己说“你是我的女人”,她想,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应该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刻。

    她想着这些,就不知觉加快了脚步,她想要快些见到他,和他继续缠绵,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想要和他做些该做的事情,譬如,生个孩子,相守一生。: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