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爱是场交易(1)
    真正动心了才知道,原来爱是一场歇斯底里的交易,这场交易,既肮脏又美好。——难辞其咎——

    也许方莫寒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夜晚,也永远不会忘记任子安绝情的话语,时间真的像是给她开了个玩笑,一夜之间她仿佛又回到了两个月前那个可怕的雨夜,寒冷灌满全身,绝望充斥内心,她轰然倒地,却不曾见他回一次眸。

    她还是晚了一步对他说“我爱你”,就因为这个,她就注定要再等上十年,只是,这一次,恐怕只会是遥遥无期!

    方莫寒一路欣喜地回到东院,一进门口,就看到任子安安静地站在客厅里,紧闭的双眼显出长而卷翘的睫毛,脸上僵硬的线条勾勒出男人冷若寒星的面容,他的指尖夹着一支黄白相间的烟头,一张精巧绝伦的脸庞在缕缕白烟中变得惘若迷离,让人不禁为眼前这个男人所折服。

    方莫寒看见他挺拔的背影,停在原地犹豫了好久,才鼓起勇气走过去,从背后用胳膊圈住任子安苗条的腰身,闻到男人身上熟悉的木香,她闭上眼睛,一张小脸贴到任子安坚实的后背上,脸上表露的是春风般的笑意,那是发自内心的欢喜。

    而任子安被她突如其来的怀抱惊到了,手里还在燃着的香烟兀自随着手指滑落到他的脚边,他傻傻地愣着,感受着方莫寒温暖的温度。

    只是,他眉头紧锁,睁开一双如星的眼睛,面若寒冰地看着前方,如果搁到从前方莫寒这么主动抱住他他肯定会欣喜若狂,但是,现在他知道了些什么,就不会在以以前的态度去对待两人之间的感情和婚姻。

    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背后的女人有些恶心,好像又闻到了她身上浓郁的茉莉香,他的心情变得和两个月前一样,心底是对那个女人满满的怒火,想要让她死无葬身之地的**,只是这种感觉中间夹杂着更多的是疼痛,他还从没有因为一个女人这么痛过,他一想起这些日子和方莫寒的点点滴滴,再想想自己刚刚的深情告白,脑海里就立刻涌出偷听到的话,瞬间,他心底雪藏的一切美好都被打破,想到的只是那一场他不知情的“邪恶交易。”

    因为有回忆,所以才会这么伤。

    方莫寒见他一直不说话,也不转身,就随口问了句“怎么了?”她并未感觉到任子安的怒意,还以为他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嘴角有了一条优美的弧线。

    方莫寒将头埋在任子安的背后,开口说道:“子安,你知道吗?我……”

    任子安心里一阵苦笑,知道什么?知道她嫁给自己完全就是因为那些钱,知道他付出真心的感情到最后只是她的一场利用,反正现在在他眼中,那个女人做什么都像是在演出,在他面前处处伪装出完美的一面。

    他实在听不下去了,猛地转身直接用力的抓住方莫寒的双手把她按在墙壁上,用一双冰冷的眸子注视着她,瞬间,她察觉到他眼神里的不悦,慌张起来。

    任子安几乎是咬着牙对她喊道:“够了,方莫寒,你这么有表演天赋,怎么不去当演员,肯定会大红大紫的!”

    方莫寒被他说的不明不白,本能地发出疑问:“你在说什么,什么演员?”

    任子安听到她这样苍白无力的质疑,看到她满脸无辜的面孔,发出讽刺的笑声,都到这个地步了,她还在装傻,演的不错嘛,要不要颁个奖啊!

    方莫寒越是装作一副清高的样子,就越让他反感,他使劲把方莫寒从地上拽起来,方莫寒被他狠心的拉扯着,整个人被他牢牢地控制着,动弹不得。

    她不知道为什么任子安会突然变得这么冷漠,直至任子安用一副鄙夷的神情凝视着她,吐出一句犀利的话:“方莫寒,你他妈真是的,两千万给我生孩子是不是很亏啊!”

    简短的一句话却像是一把锋利的刀直接捅破了她的心,她愣住了,原来他是知道了自己和唐茹之间的交易,他当真以为自己是为了钱才和他结婚,所以才会这么发火。

    任子安还在暴戾地盯着她,看着她惶恐地拉住自己的胳膊,不断地辩解着:“子安,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我……”

    任子安却丝毫不听她的话,把手一甩将方莫寒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扑通”地一声,方莫寒的头不小心撞到了一旁的柜子上,头部立马有些发青,但她丝毫不顾脑袋里传来的疼痛,坐在地上哭喊着:“你听我解释!”

    任子安最后一眼俯视瘫坐在地上楚楚可怜的她,暴怒的眼睛里爆出红丝,他脸上愤怒的表情好像一头凶猛的狮子,要把她吃掉一般。

    “以后我不想再见到你!”一声令下便绝情地摔门而去,门重重地发出声音,她看着他绝情的背影,瞬间趴到地上痛苦起来,眼泪随着脸颊一颗颗砸到地板上,似乎都要逆流成河。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她明明知道早晚会是这样的结局,以为自己做好了充足的思想准备,却没想到等到这一天真正来临了,她还是会如此痛不欲生。

    任子安,你知道吗,我本想告诉你,我爱了你整整十年,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可是你却说再也不要见到我。

    方莫寒忍着疼意,飞快的追了出去,不管他有多无情,她还是去做一些挽留,即使最后会是徒劳,她也要勇敢的告诉他,她之所以要嫁给他并不是为了那些钱,而是因为,和他结婚是她早就憧憬了十年的梦,她爱他胜过世上所有人。

    记得有一句话说,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万个人爱你,那我就是这一万分之一,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爱你,好巧,那就是我,也只会是我。

    可是尽管她怎样地加快脚步,任子安的车子已经出了老宅,倒是她一个人黑灯瞎火的凭着感觉追寻着,跑在老宅的泥泞小路上,泪水依然挂在脸上,她脚下一滑,重重地跌倒了地上,疼痛感灌满全身,她用尽所有力气,却再也没有爬起来。

    周围漆黑一片,她独自一人躺在地上,看着黑暗无比的天空,没有漂亮的明星,也没有皎洁的月亮,老天仿佛也在和她开玩笑,不可能给予她一束光芒,就让她在无尽的黑暗中慢慢流泪,慢慢伤了人,死了心。

    原本以为你会是我的光芒,却没料到所有的黑暗都是由你而生。

    方莫寒继续失声地哭着,直到夜色将她无情的吞噬,不露声色地撕碎了她脆弱的心。

    任子安开着车子飞奔在高速公路上,凉风透过车窗吹乱他的发丝,吹乱了他的假装。

    因为太爱她,所以不能接受她不爱自己。

    他们的婚姻是一场不为人知的交易,这场交易里,他爱的沉重,她爱的卑微,所以最后的最后,也只能分开走。

    徐吟仰头喝完桌子上的牛奶,进厨房看看锅里正炖着的鸡汤,微微尝一口,她皱起眉毛,放下勺子,又将火候调大了一些,接着擦干油腻的手,拿起手机滑动着。

    一直没有去感谢那个叫“方莫寒”的女孩,徐吟想要谢谢她,拼尽全力去抢救自己的母亲,要不是因为她,可能她这辈子都不会见到自己的亲生母亲了。

    虽然陈可还在处于眩晕状态,而且因为手术的原因,多少忘掉了以前的事情,但这并不重要,她毕竟在这座城市里找到了唯一的亲人,她终于不再会是一个人了,想到这些,她脸上不经意间就泛起了笑意。

    所以,她更要去感谢那个叫方莫寒的女人了,她想着找出昨天从医院抄来的电话号码,向对方拨了过去。

    手机里传来的音乐惊到了面色憔悴的方莫寒,她有气无力地拾起掉落在地上的手机,放在耳边,虚弱的发出声响:“喂!”

    徐吟听到对方温柔的声音,笑着询问:“请问是方莫寒小姐吗?”

    方莫寒眼神飘忽地凝望着身下的江面,平静地像是一潭死水,心里颤动着,她在桥上蹲了整整一夜,单薄的衣裳实在是起不到抗寒的能力,时值深秋,正是气温骤降的时候,她胳膊上是一层层的鸡皮疙瘩,一张漂亮的脸蛋被风吹的有些发紫,小腿上有地方有些发青,额头上还残留着昨天晚上悲恸的痕迹,然而这些她全然没有在意,因为比起心里的伤口这些伤痛算得了什么。

    徐吟听到对方迟迟没有回答,随口问了一句:“方小姐,你在哪儿,我去找你吧!”

    沉默了好久,电话那头才传来一个声音:“我在虹桥!”

    本以为天亮了,她就会看到光明了,就会重新站起来了,但事实却告诉她,要想抚平心底深处的伤痕,是永远不可能的。

    天气阴沉沉的,一大清早就没有一丝阳光,好像她此时的内心,被无尽的黑暗笼罩,大雾弥漫,找不出逃离的方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