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爱是场交易(2)
    都说世界上最难到达的地方时天涯海角,但是现在她才知道,天涯海角算什么,对于她来说最难到达的地方莫过于任子安的心。

    看到她这般狼狈的模样蹲在桥头,路人纷纷向她投来悲悯的目光,一位妈妈手里牵着一个懵懂的小女孩,小女孩瞪着大大的眼睛,指着她对旁边的妈妈说:“妈妈,这个大姐姐是不是失恋了,她身上好脏啊!”

    妈妈摸摸她的小脸,温柔的对回答小女孩刚才的问题:“不是,这个大姐姐可能是发生了一些事情,比较伤心而已!”

    小女孩继续注视着落魄的方莫寒,最后问了一句:“那她什么时候才会好起来呢?”

    小孩子年幼无知的话语传到她的耳朵里,她也没有力气再去辩解,而且她说的一点也没错,她失恋了,因为失恋了,所以心情是一片灰色。

    小女孩的妈妈瞧了瞧一脸生无可恋的方莫寒,叹了口气,不过还是对小女孩说:“等天晴了,姐姐就会开心起来了!”

    但愿吧,可万一到时候天晴了,人的心却彻彻底底的死了怎么办。

    正在游神着,灰蒙蒙的空中突然打出一声闷雷,“轰隆隆”的吓跑了来来往往的路人,这种迹象预示着一场雷阵雨要洗礼人间。

    路人都慌张地逃窜,小女孩被妈妈拉着急匆匆地跑走了,最后一眼看向方莫寒,说了句:“姐姐,快走吧,要下雨了!”

    小女孩的话并未说动她,她还是双手怀抱着自己,将脸深深地埋在膝盖里,不去留神任何地方。

    直到豆子大的雨点争先恐后地砸在她瘦弱的后背上,直冲她的脊梁。

    雷声,雨声,还有她的哭声,回响在桥边,震惊了桥下的江河,江面迅速的涨起来,水位也在上升着。

    正当她在雨里寂寞无助时,一把伞出现在她头上,为她挡住了头顶上不断下落的雨。

    她低头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和两根纤细的小腿,她还没来得及抬头,就有一个人打着伞蹲下来,搂住她不停发抖的肩膀,关切的问着:“方小姐,你怎么在这里淋雨!”徐吟从近距离看清她的脸才惊异到,竟然是她。

    她对她印象很深刻,她记得那天在高尔夫球场,是她帮自己挡住了吴梓桐的一杯咖啡,才没有让她在白城面前搞的狼狈不堪,但是她记得那天她明明是吴梓桐的好友,好像叫什么戴安娜,现在她怎么能是方莫寒呢!

    方莫寒却不记得她,看到女孩冲到雨里想要把自己从冰冷的地上拉起来,奇怪的问了一句:“你是……”

    徐吟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她从地上拉起来,伞不小心从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两个人都暴露在滂沱大雨里,雨势很大,加上突如其来的风,徐吟瞬间也湿了全身。

    她看着眼前这个眼神空洞的女人,一副想要放弃生命的模样,暂时管不了那么多,直接把方莫寒拖到了桥下的咖啡店里。

    徐吟向方莫寒介绍着自己,却没有见到方莫寒出现任何反应,还是一张绝望的面孔,盯着桌子上的热咖啡发呆,她看着方莫寒惨白的面容,嘴唇不断颤动着,有些担心,这么大的雨,淋了这么久,她肯定是发烧了。

    但是现在雨下的这么大她也不能送她去医院,只能想看看能不能先通知她的家人,可是她能想到方莫寒可能认识的朋友,就只有一个人,只不过让她开口去找这个人,不免会有些难堪。

    吴梓桐和林衍因为昨晚的事情,吵了整整十五分钟,最后还是吴梓桐生气的回房,这场充满硝烟的口舌之战才被迫停止下来,到了早上,两个人还是没有忘记昨晚的心,从起床到刷牙洗脸再到吃早饭,他们都没有和对方说一句话,不,说过一句,吴梓桐早早地进了厕所,昨天晚上有些着凉的林衍在厕所门外喊了一句:“你倒是给我快点啊!”

    吴梓桐奸邪的笑笑,哼,偏不,憋死你才好。

    本以为这场“冷战”会维持很久,却在一秒钟和解,吴梓桐正在喝豆浆,突然接到徐吟打来的电话,有些吃惊,不过听她说起方莫寒,吴梓桐一下字从餐桌旁站了起来,“什么,她疯了吗?你等着我马上来。”

    林衍看着她毛毛躁躁地喝了一大口豆浆便要走开,问了一句:“怎么了?”

    “是莫寒,她出事了!”吴梓桐一边穿鞋一边回答道。

    林衍愣了一下,是夫人,她昨晚不是和总裁一起去给任家老太太过生日了,能出什么事情。

    吴梓桐直接抄起放在柜子上的车钥匙,破门而出,直接甩了一句:“你的车,我暂时借一下啊!”

    林衍还没有说答不答应,就不见了吴梓桐的身影,他叹了口气,真是疯疯癫癫的。

    他还没有缓过神来,就接到电话,“什么?好,我马上到!”

    一场倾盆大雨如期而至,雨滴乒乒乓乓地敲打着玻璃窗,仿佛在演奏着一首动人的情歌,让人听了,心慌,意乱。

    林衍正乘出租车赶往那家名为“夜色”的酒吧,在车上不禁连连叹气,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来这个地方了,而且每次都是因为宿醉的任子安。

    跟了任子安三年,任子安仅仅三次醉酒都被他碰上了。他就纳闷了,总裁就那么能喝,喝多了不省人事还非要赖在酒吧,每次都还是夫人通知自己去接他回家,想到方莫寒,他心里一惊,这次给他打电话的酒吧的服务生,夫人怎么没在,昨晚他们不是在一起的吗?

    他一边想着一边无趣的将视线转向车窗外,大雨一层层把车窗覆盖的十分模糊,他看不清外边的情况,只是看到车子刚刚驶过看起来不太清晰的虹桥,他面色泛起波澜,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种不祥的预感。

    虹桥底下的咖啡店里,吴梓桐打着一把透明雨伞匆匆赶到时,一进店门便看到坐在角落里的方莫寒,徐吟正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方莫寒颤抖着瘦弱的身子,凌乱的发丝遮住她千疮百孔的忧郁容颜,双唇被她咬的有了血迹,头上的伤口已经发炎的不成样子,眼前空空的,仿佛看任何东西都充满霉味。

    吴梓桐远远看到她这般可怜的模样,直接脱下呢子大衣,径直向前走去披在她的身上,徐吟看到吴梓桐来了,松开了方莫寒,方莫寒无力的躺倒在吴梓桐怀里,双眸紧闭,脸色微红,想必是晕过去了。

    “你怎么在这儿?”吴梓桐一边扶住娇弱的方莫寒,一边质问尴尬的站在一旁的徐吟。

    徐吟用手帮方莫寒扯弄着快要掉下来的大衣,一句略过她的疑问:“先别问这个了,她好像发烧了,我们快带她去医院吧!”

    吴梓桐也没再去在意,用右手贴到方莫寒青一块紫一块的额头上,心疼的说了句:“好烫!”

    “你帮忙抱着她,我去开车送她去医院!”吴梓桐简单吩咐了一句便要把方莫寒推给徐吟,没想到方莫寒却死死地拽着吴梓桐的衣服领子,固执的从嘴唇里吐出几个字:“不要……不要去医院!”

    吴梓桐看到她有了意识,有些怪罪的喊着:“都病成这样了,不去医院怎么能行呢!”

    方莫寒在她怀里还是停不住的发抖,不过,她强忍着病痛,微微露出笑靥,抬头看着眼前的吴梓桐,一字一顿地发出声音,吴梓桐听了她的话,心里一阵难受。

    她用脆弱的声线脱口而出:“梓桐,你送我回家好不好?”

    吴梓桐看着方莫寒眼角有两行泪水缓缓流下,湿了她本就水灵灵的瞳仁,低下头安慰着方莫寒:“好,我带你回家!”

    谁会把方莫寒弄的遍体鳞伤,苦不堪言,吴梓桐不用想就知道是任子安那个混蛋,她记忆里很清晰,高二那年,她突然接到方莫寒的电话,同样是这样一个阴雨绵绵的天气,一向坚强的方莫寒躺在她怀里抽泣了一天,她至今还记得方莫寒当时绝望的话语,她对自己说:“桐,我的心死了!”

    而那天正好是任子安消失的日子,她一直不知道方莫寒喜欢的是谁,直到得知她最后嫁给了任子安,才恍然大悟,原来霸占了方莫寒整个青春的那个人,就是任子安。

    而现在方莫寒这般痛苦,肯定又是因为任子安惹到了她,吴梓桐有些想不明白,方莫寒怎么会喜欢上那个失去人性的魔鬼。

    你知道吗,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因为你爱的无厘头,或者说,你是爱那个人的全部。

    就像方莫寒,她有十年都不曾放下的任子安,而吴梓桐也有心心想念的张北笙,林衍更是有执念幽深的徐吟,而徐吟却有暗恋半生的白城,或许,爱就是让人这么欲罢不能吧,吴梓桐想。

    林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一脸醉态的任子安拖出酒吧,拉着他坐到出租车上,“总裁,您是去哪里?”

    任子安把头靠在玻璃窗前,眼皮都不曾眨一下,说了一句:“去外滩。”

    他惊愕地发现自己刚刚想要脱口而出的竟然是南苑,他是什么时候开始那么迷恋那个家了,就像迷恋方莫寒一样,越是沉醉,醒来时就越是心疼。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笑话,兜兜转转,心又空了,又是一个人了,只是他没想到方莫寒已经在他的心里独占一席之位,是深处,抹不掉的。

    你没挽留,我没回头,我们都深深爱着彼此,却没有能够在一起,或许真的是时间不凑巧吧!

    就像你说的,我爱你,却不想让你知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