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你是最美的期待(1)
    世间风情万种,殊不知,你才是长久以来最美的期待。——难辞其咎——

    方莫寒再回到方氏时,秘书小董几乎是一个狼扑落到她怀里,小姑娘得知公司终于起死回生还不知道有没有激动地睡不着觉呢,方莫寒以一个大姐姐地姿态摸了摸她的头,语重心长地说了句:“大家这两个月辛苦了,这周六晚华佳酒店我请客!”

    随后整个办公室里一阵哗然,方莫寒低调的走进办公室,听着一群人的叫声此起彼伏,嘴角渐渐泛起了弧度,等到她推开门时才发现一个男人正绅士的坐在沙发上,桌子上还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看样子是等了一会儿,她顿了顿身子,还是笑容可掬地走进黑色身影,微笑着打招呼:“顾总,好久不见!”

    顾南允听到身后“哒哒”地高跟鞋落地的声音,随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边,他温文尔雅的起身果真看到方莫寒一身黑色工作装,画着淡妆,正一脸笑容的停在沙发的对面。

    方莫寒同他握了手,发现男人今天不着西服而是很简单的披着棕黄色的风衣,完美的弧线勾勒出一张精美纯粹的脸,让人不忍直视。

    “恭喜啊,大获全胜!”顾南允首先开口。

    方莫寒客气了几句,一声不响为他冲泡了一杯咖啡,隔着房间里淡淡的香味,她仔细的察觉到男人身上大西洋杉木的独特香水味,不得不说眼前的顾南允,事业有成,不过三十出头便扬名海外,几乎是万千女性仰慕的对象,但是不会是她,她的心啊,早已经被某个远在美国的男人勾了去。

    方莫寒不知为何竟然会突然想起这个,应该是那个充满误会的晚上太可怕,给她留下了阴影,她现在只想和眼前的男人保持一定的距离,免得悲剧重新发生,至于那天晚宴中途离开的事,顾南允也没有询问的意思,她不知不觉地松了口气。

    两人谈了一些关于工作上的事情,顾南允低头看了看手表,对着方莫寒发出请求:“时间不早了,方小姐有没有兴趣赏脸吃顿午饭!”

    方莫寒伸出手理了理掉落到腮边的碎发,温婉的谢绝道:“不了,我还要有事要处理,改天吧!”

    顾南允嘴唇蠕动终究也没说出什么话来,与方莫寒道了别便离开了公司,方莫寒与他一路说笑送出了电梯,刚刚上楼小董便好奇地凑上来,露出一副八卦的样子,“方总,你和顾总是不是在热恋啊,笑得那么甜蜜!”

    这句话说出口,方莫寒彻底把喝进去的水喷出来,顿时感觉五雷轰顶,小董还在旁边为顾南允发好人卡,“就是嘛,人家对你那么好,为我们公司出资五十万呢!”

    方莫寒放下水杯,回头看看少女懵懂的面孔,捏了捏她的脸蛋,像是警戒一样:“说什么呢,我都结婚好久了!”

    不等回头看看女孩嘴巴张得到底有多大,方莫寒抿起嘴唇,拿起包离开了公司。

    被拒绝的顾南允心里可是不好受,他刚发动车子一通电话就打了进来,他带上蓝牙耳机,继续倒车,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越来越响,“老顾啊,帮你那么大个忙也不请顿饭。”

    顾南允没有应答,对方的话一直滔滔不绝,“不过建筑局那边我都打完招呼了,保证一路绿灯,不是,你小子什么时候开始做慈善家了……”

    顾南允竖起了嘴角,无声无息地打开了车载音乐,舒缓轻柔地音乐声随后充斥整个车内,雨刷来回摇摆拭去落到窗户上地点点水滴,荡漾到顾南允墨色的瞳仁里,泛起一片深不见底的黑。

    方莫寒刚出了公司大门,就看到阴雨绵绵的天,不觉叹了口气撑起了一把淡蓝色的雨伞迈着平稳的步子,朝南苑的方向走去,水珠一滴滴溅到她脚边,砸出一个个小水涡来,她不觉裹紧了身上的羽绒服,继续加快速度。

    回到家中果然张妈已经在筹备晚饭了,即使雨下的并没有那么大,但她还是淋了些雨,张妈见了,一件心疼的帮她从浴室里拿出了干毛巾,她手持粉红毛巾一点点擦着一片潮湿的秀发,听见张妈有意无意地问了句:“太太,先生什么时候回来啊!”

    方莫寒手下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任子安,离开已经三天了,不知道在美国那边怎么样了,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不过听林衍的口气,应该是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的。

    张妈听不见回答,再从厨房探出头时,发现女人已不在客厅了,沙发上搭着一条柔软的湿毛巾。

    诗人说,下雨天,空气中弥漫的都是思念的味道,方莫寒无力的躺在床上,久久地望着手机通讯录里那个备注为“老公”的号码,目光直到变得呆滞起来也没有打过去的勇气,三天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他怀抱着她,狠生狠气地诋毁她,可是她就是恨不起来,心里的难过只能化为对男人的畏惧和避而远之,或许,等到有一天,她终于可以平等地和他对话,也就是离开的日子了。

    也不知怎的,她竟然抱着手机睡着了,张妈已经做好了饭,迟迟不见她下楼才过来叫人,女人睡得很不踏实,淋过雨后的脸蛋出奇的苍白,一脸无力地着,张妈将一床被子搭在她身上,俯身认真听了听才辨识出女人嘴里碎碎叨叨的说得是什么,原来是先生的名字,张妈和蔼地笑了笑,这两个人还真是恩爱哪,前一个每天给她打一个电话询问家里的情况,后一个连睡觉都叫着对方的名字。

    张妈刚想转身离开就又听见女人不安生地着,嘴唇紧抿,抱紧了小腹,她察觉到不对劲,轻轻用手摩挲着女孩精致的脸,温柔的问:“太太,怎么了!”

    方莫寒依然紧紧地闭着眼睛不肯睁开,只是从嘴里细弱的发出一句:“疼,肚子疼。”

    上海上空阴云满布一点点被黄昏的黑吞噬,只剩下路人在雨里变得匆匆的脚步还“吧嗒吧嗒”地弹奏着协奏曲,另一旁的英国伦敦已经从沉睡中慢慢醒来,以自己最饱满的姿态来迎接新的征程。

    任子安昨晚一直忙到许久,今早还得照常参加分公司的例会,男人依旧一身深蓝衣服,在众人面前面无表情地翻动手里的纸张,他不用刻意地去倾听,但是猛然抬头的一个幽深的眼神,就会让人直感慌张,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在**oss出了什么差错。

    男人勉强的撑着脑袋,茂密的睫毛轻闪,眼底突然出现一个俏丽的身影来,她微微回首,洋溢笑容的脸庞便悄然把他的心全数融化。

    任子安意乱情迷地想着,放在手边的手机突然间震动起来,打断了还在长篇大论的报告员,任子安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看了一眼手机便立刻将手机握紧。

    还没等他开口电话那头就传来张妈急急忙忙地声音:“先生,不好了,太太生病了!”

    任子安几乎是条件反射般从转椅上站起身子,全身上下的毛孔都紧张起来:“你说什么,太太怎么了!”

    他的这个突然的举动引起在座所有人的注意,但是他好像并没有停下的意思,拳头重重地落在拳头上:“你怎么让她淋雨呢,她有先天性胃痉挛!”

    张妈一时间百口莫辩,听着先生焦急的声线,也手足无措,不过,任子安即使再恼怒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冲张妈撒气,他有条不紊地对张妈说客厅的柜子里有药,然后又立马拨通了私人医生的电话,忙完这一通,他才总算松了一口气,额头窜上一层白汗,等到他注意到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傻愣着看他演完这一场“独角戏”时,不知为何,现场的画面有那么一点滑稽,底下的员工和任子安面面相觑,直到众人察觉到任总裁阴沉下来的脸才不约而同地落荒而逃。

    任子安待到众人一哄而散,屁股又重新落到椅子上,心里的那根弦却还是紧绷着,双手抵着额头,睫毛不安的抖动着,遮掩着男人眼皮底下有些不成样子的黑眼圈。

    几分钟不到,任子安再一次拨通了方莫寒的电话,接电话果真还是陈妈,不过从老太太舒缓的语气里任子安听到方莫寒吃了药已经睡下才放下了那颗快要悬赏天空的心,刚想要挂掉就听到张妈平稳的声音,隔着冰冷的电流,任子安却觉得那声音是那般动听,不,应该是那句话戳中了任子安心底最温柔的防线。

    “先生早些回来吧,太太很想你,刚才还叫了您的名字呢,叫都叫不醒。”

    任子安回头望望阳光普照的伦敦街角,在没有任何人看到过的角落里,突然有一股温暖的气流,渐渐在他身旁逸开,将男人冰冷的表情一下子吹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意想不到的红晕。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女人的一颦一簇已经完全占据了他的心,此刻的他满脑子里已经全部都是方莫寒的面容,甚至在渴望能够立刻回到她的身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