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你是最美的期待(5)
    方莫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没曾想到男人竟然会如此平静地回答,就仅仅这三个字彻底让她心里轰然一炸,乐开了花儿。

    任子安感觉到怀里的女人身子一怔,慢慢松开了她,女人吃惊的望着他,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脱口而出“可是你亲了她?”

    任子安默不作声,眼睛里重新闪过今晚在酒店里方莫寒的表情,他还以为这个女人不在乎,却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在乎,竟然还以为自己喜欢艾比,真是蠢得可爱。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等待着回答的女人,“没有的事,你误会了!”

    “可是艾比说她爱你!”方莫寒执着地问。

    任子安眼睛里的温柔渐渐褪去,却还是意外地好脾气地耐心地回答:“跟你我无关!”

    方莫寒惊愕失措,任子安句句都让她哑口无言,虽然都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却比任何完美的情话都能够温暖她的心,她不再说话,慢慢地低下了头,眼前高大的男人突然伸手在她的唇瓣上摩挲,破天惊的问了一句:“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任子安看见方莫寒一脸吃惊,不厌其烦地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男人浓眉深睫,无名指悄悄在她腮边,令她的心情瞬间塌方,顿了顿,吞吞吐吐地说:“没……没了!”

    一直趴在床边的男人,听见她细弱的声音,满意地点点头,突然间嗅到自己身上刺鼻的酒味和香水味,一阵恶心,心里嘀咕着,怪不得她会这么问,自己确实该和艾比说清楚了。

    任子安微微向后转身想要去洗澡,却突然感觉到背后伸出一双手,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腰板,他身子一怔,却发现女人紧扣的两只手停留在他的小腹上,他没有想到方莫寒力气会那么大,他不得不重新向后退了一步,刚刚想要转回身子,突然感觉到女人的头正紧贴着他的后背,沉默了好久才说出一直卡在喉咙里的话:“任子安,我好喜欢你!”

    男人微微一愣,心间涌上极大的震撼,来不及想太多便立刻转过来,扶上方莫寒窄小的肩膀,一双墨黑色眼睛里似乎是有水波在闪动,激动地摇晃着方莫寒:“你说什么?”

    他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前的女人说她喜欢他,她喜欢他啊!

    然而方莫寒微眯着双眼,对着眼前的任子安一阵憨笑,看着男人命令她将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眼前的人影突然变得模糊起来,眼前的人不再西装革履,不再冰冷如霜,而是披上了青涩的校服,少年的发丝在风里摆动,微笑的朝她招手,她看着挺立在风里的少年,感觉想是在做梦,她从少年身上看到了她的整个青春,看到了她眼中的未来。

    身边的人还在在意着她的回答,她眼睛一眨,直接将高大的任子安扑倒在床上,白色床单被两人巨大的动作扯皱,任子安头一次被女人压在身下,堵住了唇,那一秒,他看到了答案。

    女人探向他冰凉的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用力的撕咬着他的唇瓣,像是在惩罚他,他趁女人喘气的空当,重新站了起来,一把把方莫寒推到,开始肆无忌惮的占有着。

    昏暗的夜里几颗星星散发着耀人的光芒,整座城开始变得朦胧起来,这个夜晚,真美好。

    在方莫寒半梦半醒的时候,回忆起这天晚上与男人的对话,便彻底难以入眠了。

    “任子安,你是喜欢艾比吗?”“不喜欢”

    “可是你亲了她?”“没有的事,你误会了。”

    “她说她爱你?”“与你我无关。”

    “任子安,我……喜欢你。”

    “傻瓜,我也是。”

    不知道你的青春有没有这么一个人,他的一颦一簇从相遇开始就开始牵动着你的心跳,每当看到他从青葱的窗边匆匆而过,你都会忍不住小鹿乱撞,每当看到他伤心难过,你会比死了还难受,每当看到他和别的女孩走在一起,你的心像是被击中开始数不清的胡思乱想……然而,最重要的是,你有没有勇气,勇敢的站在他面前,郑重其事的对他说:“其实我喜欢了你很久呢”。

    并没有,所以不知多少韶华逝去,我们渐行渐远,远走高飞,开始为了生活奔波劳累,再见到你,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速,只是已经再也没有往日里的美好憧憬,甚至不曾有机会出现在他的眼前,与他道一声好,因为,这就是青春啊!

    不过还是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因为毕竟,你是我曾经想要得到的未来,也是我这一生最美的期待。

    ——————————

    苏暖年一直在灾区照顾伤员,并未意识到自己最近还有事情要忙,他也曾想过离开,却在看到这些损失惨重的病人后,离开的冲动一次次被打消,他耐心地给小女孩打着针,听着小女孩正冲自己微笑,感叹她是多么坚强,他小时候最怕打针,每次都要哭上好一会儿,后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选择了学医,这一学就变成了热爱的职业,他正入神的回忆着,许歆离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身边,将手里的手机递给他:“你手机响了!”

    苏暖年看了一眼上边的备注,皱了皱眉,本来不想接下,却被旁边的女人偷看了去,婆婆妈妈地说:“是你爸爸耶,快给他报个平安!”

    苏暖年本想用罪恶的眼神瞥许歆离,许歆离却直接抢走了他手上的针管,“我来好啦,你快去接电话!”

    电话铃声依然执着地想着,苏暖年站直身子,看着面前已经蹲下来的女人,叹了口气,走到一边接下,果真,对面是一阵劈头盖脸的喊叫:“苏暖年,你去哪了,赶紧给我滚回来准备竞选的事情!”

    他唯唯诺诺的答了几句,直接不耐烦的挂掉了电话,刚刚想要告诉许歆离先去忙,一两个医护人员急匆匆的跑过来说是现场救援那里出了点意外,缺人手,许歆离打完针直接跳起来主动请缨让她去,被苏暖年戏谑地瞪了一眼:“就你那小身板,去了还不得压坏了。”苏暖年表面是在怼她,脚下已经迈开了步子随那人离开,许歆离望着男人的背影,神情有些恍惚,他这是在担心她吗?

    许歆离还在为病人耐心地包扎,坐在石头上的小女孩眨眨萌萌哒的眼睛,一脸好奇的问:“姐姐,刚才的哥哥是你的男朋友吗?”

    话音刚落,许歆离抬起头看到女孩纯真的小脸,有些惊讶,不过下一秒笑笑,不去做正面回答,只是摸了摸女孩的头顶,“小孩子家家怎么那么八卦啊!”

    “妈妈说,你们都是天使,那你们结婚后会生出小天使吗?”

    听了孩子童言无忌,许歆离“噗嗤”笑出声来,站起身子整理自己的医药箱,对着眼前的女孩:“那你要好好学习,长大以后也要当和姐姐一样的天使!”

    女孩使劲的点点头,许歆离满意的转身回到了帐篷里,还是安安静静地照顾病人,心里却涌起了回忆。

    苏暖年,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大学的美好时光里,当时她还是大一的新生,在开学典礼上看到了苏暖年作为学校特邀医师来进行演讲,也不过和自己年龄相仿,可是男人却风度翩翩的站在众人面前,用一副师哥的语气激起了她内心之中最初的火花。

    那些年,她基本上没有再能见到他,却无时无刻不再想着那张恍如昨日乍现的脸庞,等到她每次不惜花掉自己所剩无几的生活费也不愿错过与男人见面的机会时,她与他擦肩而过,他莞尔一笑,她小鹿乱撞,生平第一次,她无奈的意识到,自己爱一个人,有了白头到老的冲动。

    后来,她拼了命的学习,想要进他所在的那一家医院,只是没想到,一次医学实验将两人之间的距离彻底拉到天涯海角,她至今仍然记得被裹住白色床单的姐姐是怎样一步一步被推到自己面前,她仍然记得那天一直被她视为信仰的男人是怎样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含着泪水和她重复着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是我害死了她……”漫长岁月的爱恋被这冷冰冰的话语彻底击溃,她无助的流泪,看着男人被媒体指指点点,被社会舆论抨击,她本以为姐姐的意外丧生会让她彻底死心,但是她错了,从那一刻起,她只是更加坚定了要和苏暖年在一起的决心,她在公众面前替他辩白,她亲自去求那些导师,她甚至一步步爬上来就是为了帮他洗脱罪名,只是没想到,所有的一切付出的结果是他手术失利,无颜面对医学界,狼狈归隐的消息。

    她想过寻找,她不能就这样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就这么被世人唾弃,可是世界那么大,你在哪呢?

    她一次又一次的呼唤,只可惜永远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