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始于初见,止于终老(6)
    任子安一声令下,不仅是旁边的杰克甚为吃惊,电话里的歹徒也是没想到,以他调查的结果来看,任子安和方莫寒住在一间房里,而艾比传说只是单相思而已,真是没想到任子安竟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看来那个女人在任子安心里的位置也没那么重要吗?

    “你疯了,子安,那人太太怎么办?”杰克焦急的质问道。虽然他更希望最后是艾比得救,可是任子安在这么紧要的关头竟然选择了艾比,难道这个男人真的是脚踏两只船,还是他压根就是喜欢艾比。

    “我什么时候可以去交换!”任子安捂住杰克的嘴,问道。

    “半个小时后xxx见,记住只有你一个人,如果我发现什么猫腻的话,我会立刻那他们全部杀掉!”

    挂掉电话之后,任子安并没有解释刚才选择的原因,反而有条不紊的吩咐杰克去通知警察,自己一个人开车前往案发现场。

    男人不觉捏紧了方向盘,心里默默念着:“方莫寒,你不能有事啊!”

    歹徒挂掉电话后走近被封住嘴巴的方莫寒和艾比,伸出手抬起方莫寒的下巴,尽管一路奔波女人是那样的狼狈,但是眼睛里依然透露着一股不可忽略的高雅,歹徒摇摇头,看着方莫寒咬紧嘴唇,突然生起怜悯之心,故意靠近方莫寒,险些吻上去,嘲讽着:“真是可惜了这张小脸了,小美人,你说你跟谁不好非得跟任子安,他就这么把你抛弃了,要不你跟了我吧,我肯定好吃好喝的供着你!”歹徒说得倒是轻描淡写,引得旁边一群持枪的歹徒一阵发笑。

    方莫寒使劲的挣脱来男人的束缚,眼神里全部都是蔑视,就是不能开口说话。

    歹徒也没再向前走,直接命令旁边的兄弟把方莫寒带走,方莫寒使劲的挣扎着却没能逃脱,一旁的艾比见了吓得浑身颤抖。

    歹徒俯下身子拿掉艾比嘴上的东西,艾比嚎啕大哭着,一边哭一边求饶:“大哥,你就放过我吧,我做什么都可以。你不要杀我。”

    歹徒凝视着艾比,突然冷冷地说:“给我闭嘴。真是烦人,等着吧,等你的小情人来救你!”

    歹徒转过身去,口袋里的手机再次响起,低头一看原来是任子安发来的消息,他要求发一张照片过来,要另一个女人的。

    这就让歹徒捉摸不透了,明明选择的是艾比,为什么还要对另外一个念念不忘,男人啊,真是花心的动物!

    “任先生,您的要求也太多了吧,你要是这个样子,小美人的胳膊可就不保了!”

    他最讨厌得寸进尺的人了。

    顾南允接到电话时还在办公室里开会,只好提前结束会议。

    “好,你们做得很好,等到抓到任子安就立刻给我带回过来,至于其他的闲杂人等,你们就看着办吧!事成之后必有重谢!”顾南允应许对方一定少不了他们的好处。

    任子安,我们终于要正面交锋了。

    不到十五分钟,任子安已经停在了这个废旧汽车厂的门口,这里破烂不堪,没有一丝生命的痕迹。他舒了一口气,一步一步朝里走去。

    也不知道杰克这个时候到哪里了,但愿不要太快,他可不希望最后有人受伤。

    被压到另外一个昏暗的隔间里的方莫寒被两个歹徒看守着,她无助的蜷缩在地上,眼底早已被热泪浸湿,她什么都听到了,任子安选择了艾比,选择了艾比。

    原来自己只是这场爱情里最可笑的配角,此时此刻,危机的处境已经不算什么,任子安在一瞬间给自己带来的伤害却是深入骨髓的。

    原来自己爱了这么久,只换来这么一个结果。

    方莫寒啊方莫寒,你真是可笑至极,那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在乎过你,只有你还会这么傻,还执着着十年的守候。

    有些爱恋,必定单枪匹马,有些感情,必定玉石俱焚。

    那短短的一瞬,心已成灰。

    艾比被人戴上了头套,等了很久之后终于听到了任子安的声音,她有些惊喜,因为任子安选择了她,这已经足以证明一切,她才是真正适合任子安的女人。

    这是今天意想不到的收获。

    “任先生,感谢你的准时,好了,现在我遵守诺言,举起你的双手!”

    任子安按照要求举起自己的双手,马上有两个全副武装的歹徒走到了任子安面前,搜遍任子安身上每一个角落,在确定没有带武器后,将任子安的双手烤了起来,并且困住了他。

    “好了,现在你也应该遵守诺言了。”任子安凌厉的目光落在歹徒身上。

    歹徒拍了一下双手,示意他们放开艾比,然后迅速摘下艾比的头套,终于重见光明的艾比脸上还挂着泪珠,她看到任子安被两个男人抓了起来,狠狠地叫了一声:“子安!”

    任子安没有时间再耗下去,直接命令道:“快走,快走!”

    却没想到艾比那个大傻瓜跑到任子安身边,变的深情起来:“那你怎么办啊!”

    “别废话了,快走,快走啊!”任子安咬着牙说着。

    两个人还在缠绵时,旁边的歹徒已经看不下去了,掏出手枪朝地上开了几枪,“你们倒是深情啊,用不用我帮你们一起消失啊!”

    艾比哭得更加厉害了,眼睁睁的看着任子安被他们折磨,只好先逃走,脚步越发的沉重。

    曾经幻想过再次离别的场景,只是一切都太过于真实,以至于到现在为了这一份得不到的爱,变成了这幅模样,可是见到两败俱伤的结果时,她彻底明白了自己的所作所为真是大错特错。

    因为那一刻,她宁愿留下的那一个人是自己,起码,死去的时候还是可以和他在一起的。

    任子安看见艾比的身影逐渐消失,转头看向蒙面的歹徒,“另外一个女人呢?”

    歹徒突然仰天长笑起来,走到任子安面前狠狠地给了他一拳,“任先生,你这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不太好吧!”

    话里满满的都是嘲讽,可是只有任子安知道此刻他的内心是崩溃的,他好害怕,害怕失去方莫寒,害怕再负了她。

    已经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在意那个女人的一举一动,他开始竭尽所有去给她自己的所有,他也生平第一次,想要允诺一个女人给她一个未来。

    所以,他的未来,他一定要救出来。

    任子安嘴角已经被打出了鲜血,可是还是执着的问着:“告诉我,她在哪里!”

    歹徒心里一个“咯噔”,错了,错了,全都错了,真正能够威胁到任子安的筹码根本就不是那个逃出去的艾比,而是被关押起来的方莫寒。这一切都是障眼法,任子安故意让他认为方莫寒毫无价值可得,借此来保护她的人身安全。

    真是一个聪明的男人!

    只不过现在觉悟还不算太晚,歹徒横下心来,朝着已经蹲在地上的任子安横脚一踢,威胁道:“我劝你最好别干什么猫腻,否则就等着接受她的尸体吧!”

    然后吩咐兄弟把任子安拉走,随即开始收拾东西。

    顾南允已经吩咐了,绑到人之后立刻回国,现在已经耽误很多时间了,必须赶在明天下午之前赶到,所以今晚就得动身出发。

    艾比狼狈不堪地逃离着,不敢有任何停留,她一定要通知警察,一定要救出任子安。

    任子安,你一定不能死啊!她一直碎碎念,借此来给自己壮胆。

    恰巧杰克已经带人来搜查,迎面便看到摔倒在地的艾比。杰克立刻下车,将奄奄一息的艾比横腰抱起,“艾比,你没事吧,醒醒!”

    艾比轻轻地眨动眼睛,看到杰克有棱有角的脸,泪水涟涟,直接钻进了男人的怀里。

    还能再见到你,真好!

    杰克也诧异的伸出手在艾比的后背上摩挲着来表示抚慰,“子安他们呢?”

    杰克这么一问,艾比哭着说道:“子安被他们带走了!”

    旁边的便衣警察问道:“你知道他们具体在什么方位吗?它们大约有多少人?”

    艾比仔细的报告了歹徒的人数和布局,杰克首先让两个警察先护送艾比回到医院疗伤,自己和警察一起去救人。

    临走之前艾比死死的抓住他的手:“求求你,一定要救出他们!”

    女人的声音有些嘶哑而且有些疲惫。

    杰克注视着艾比真诚的眼睛,使劲点了点头。

    她此刻应该是很感动的吧,毕竟任子安选择了她,这对一个女人来说,在生死面前还会选择自己的男人,不应爱值得厚爱吗?

    夕阳下山,漫天的红霞像是老去的风景,方莫寒正透过矮矮的窗户看着射进来的几米微光,心情一片凄凉。

    自己该怎么办?一定要逃出去啊!

    就在她还在思索怎样才能逃出去的时候,突然有人闯了进来,强行把她带离隔间。

    没有几步的距离,方莫寒直接被他们粗鲁的摔在了一辆客车的车厢里,令她没有想到的是,随后任子安也被捆紧了双手双脚,坐到了她的身边。

    任子安显然还处于昏迷状态,就这样靠在了方莫寒的肩膀上。

    方莫寒吃惊的看着眼前熟悉的男人,心里有些慌张。他怎么也被抓来了?

    “你没事吧!醒一醒!”方莫寒试图叫醒任子安,却突然注意到任子安头上的伤口还在血流不止,一阵心疼。

    为什么,她本以为他选择了艾比,现在为什么也被抓来了,难道是为了救自己吗?

    方莫寒看着男人的额头依然血流不止,使劲摆动着双手,却发现根本就无事于补。

    就在她还在为此努力时,任子安突然醒了过来,看到就在自己身旁的方莫寒,终于露出了笑容,还好,她没事。

    方莫寒一抬头才发现任子安正在看着自己,他在干什么,竟然还在傻笑,这都什么时候了!方莫寒心里想着,却心里发麻。这还是两人第一次坐的这样的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