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始于初见,止于终老(7)
    虽然我等了你十年,但是每次见面都如初见,每次心动都似初恋。

    两人惺惺相惜地对视了几秒钟之后,方莫寒晃过神来,视线变得模糊起来,担心的说道:“你流血了!”

    任子安这才注意到头上的伤口,哪一点疼痛是微不足道的,与这个相比,更让他心疼的是方莫寒此刻源源不断的泪水。

    小傻瓜,哭什么!

    上一次,她也是这样,看到自己被别人打,就没出息地泪流满面,然后还说会永远相信他,这个女人是水做的吗?还是说她是在担心自己?

    当接到它被绑架后的电话后,他远远不及现在的心情更加慌张,这个女人的泪水像是直接掉落在了他柔软的心上,让他乱了套。

    任子安的双手并不能移动,却想要止住眼前女人的泪水。

    说那时迟那时快,任子安直接俯下身子吻上了女人梨花带雨的脸颊,舔舐着每一颗泪水,为她抹去伤心。

    方莫寒有些吃惊地睁大了眼睛,直到眼泪不再往下落下,才发现自己的泪水都已经掉进了任子安的嘴里。

    弱弱的灯光落在两个人的身上,方莫寒好像什么都看不清了,只有任子安停格在她的视线里。

    “不许哭!”任子安终于停止,这样霸气地命令着方莫寒。

    用我的吻来止住你的泪水,用我的神情来成全你的幸福。

    任子安环视周围,小声的说着:“我们得想想办法逃出去!”

    两个人都感觉到有些颠簸,显然车子已经开始行驶了,而在车上是更加不容易逃跑了。

    那该怎么办呢?方莫寒的大脑也在高速运转,她现在一点也不害怕了,因为最爱的人就在身边,还有什么困难是解决不了的呢?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生死相随,她方莫寒即使今天死在这里也没有任何遗憾了。

    正当两个人还在窃窃私语时,刚才的那个歹徒突然走了进来,“两位这么有兴致,到现在还在这卿卿我我呢!”说着摘下了面具,左边脸颊露出一道长长的伤疤来。

    他身材魁梧,身上布满伤痕,眼神犀利,穿的是墨绿色的军装,而且总是充满警惕,手上的是德国旧式手枪,据此来看应该是一个退休的雇佣兵。

    男人没时间再和两个人耗着,直接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给顾南允发了过去。

    得让雇佣方放心才行,他也已经决定回到中国拿到顾南允的钱之后,他就金盆洗手,带着手底下的兄弟们一起做生意,也尝试一下平凡人的故事。

    但只可惜还不敢断定这个小小的愿望能不能实现,全在这一单了。

    杰克到达艾比所说的位置后,果然这里已经人去楼空了,什么都没有留下,只有废弃的楼层。这下子案子变得棘手起来。

    怎么办,这下子线索一下子断了,任子安他们现在还生死未卜。

    就在一行人都焦头烂额时,杰克突然发现了端倪,“你们看,地上有轮胎印!”

    因为这里是郊区,想要从这里出去就必须穿过一片树林,这期间必然会留下痕迹,杰克灵机一动为什么不顺着轮胎印找呢?

    这倒是一个好方法,但是时间实在是太晚了,黑漆漆的实在是增加了难度。

    杰克灵机一动,又闪现出一个想法:“听艾比的描述,劫匪肯定是着急把人质转移,所以应该会以最快的速度把任子安和方莫寒运到安全地带,哪能去哪呢?”

    “警官,我建议咱们先通知航空部门仔细检查所有的登机口,防止歹徒带人质出境,我们几个人先去追,人不要太多,以防打草惊蛇。”

    “好。”

    任子安和方莫寒还被困在歹徒的车上,窗外黑乎乎的一片,任子安示意方莫寒把手伸过来,使劲地把绳子解开,方莫寒挣扎了几下,瞬间拜托了绳索的束缚。

    等到两人好不容易恢复了行动自由,任子安突然将方莫寒拥入怀中,安慰道:“你听着,如果我们今天从这里逃出去,你就必须给我生个小包子,最好是女孩,然后我这个神勇爸爸一起来保护你们娘俩!”

    这番话说得方莫寒一阵脸红,这个男人还真是骨骼新奇,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说出这样的话。她知道多半是在安慰自己,借此来壮胆,但是丝毫不介意把这番话当真。

    生一个小包子,方莫寒脑海里已经开始涌现一家三口幸福的画面,不过她倒更希望是一个男孩,因为这样,她就能更加爱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

    虽然这样的话略显幼稚,但是却戳到了方莫寒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曾经她忧重重顾虑,她害怕自己真的生下了和任子安的孩子之后,唐茹就会立刻逼她离开任家,毕竟她们之前是签过协议呢?是什么时候已经放弃了自己的底线,一步步地走进任子安为她设下的爱情迷宫,兜兜转转,终究是逃不出去了。

    应该是歹徒听到了里面有动静,于是就派人来看守,男人一进来就看到方莫寒正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他使劲吼了一句:“另外一个人呢?”

    就在这个时候,躲在他身后的任子安突然冒出来,直接把那个男人撂倒,使劲捶了几拳,男人躺在了地上,方莫寒神经跟着绷紧,只见任子安冲她做出动作,她开始提起嗓子喊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这声音传到前面的驾驶员耳朵里,他立刻通知了劫匪头目。

    真个时候正打算闭目养神的男人突然被惊醒,说好像出现事故了,他叫了一声“停车”亲自下车去查看情况。

    刚刚跳上关押方莫寒和任子安的车子,一掀开帷布就看到方莫寒正在盯着地上昏厥的男人失声尖叫着,男人立刻跑进来摸了摸地上人的脖子,最后看向脸色苍白的方莫寒,“任子安人呢?”

    方莫寒浑身颤抖,声音变得哽咽:“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歹徒刚刚想伸出手打在方莫寒的脸上,就突然感觉到脑门上有了触觉。

    他一抬头才发现任子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后,正拿着一把美国柯尔特2000型手枪抵在他的脑袋上。

    歹徒见势满满的举起手来,不敢再动弹。

    随后就见方莫寒站起身子飞奔到了任子安的身后,任子安寒冰一般的声音响起来:“说,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

    三个人互相僵持着,谁也不敢发出声音,空气安静的吓人,歹徒笑了一声:“你以为这样就真的能威胁得了我吗?”

    他当雇佣兵这么多年,九死一生的场面见多了,别说现在是一把手枪在头顶,即使现在子弹直接飞过来,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的。

    “会的,你现在也应该有些害怕吧!”任子安处变不惊的回答着,无声无息中伸出另外一只手握住了方莫寒冰冷的手,方莫寒感觉到任子安手里的温度,不再那么害怕了!

    歹徒又是一阵讽刺,他怎么会害怕!

    然而接下来任子安的话却重重的砸在了他的心上:“你已经退役了吧,难道不想回家去见你的家人吗?还有胆量来接这种危险的单子,你知道出境后你要承担的后果是什么吗?”

    其实看出这一切并不难,任子安曾经无意间瞥见了刀疤脸的手机,即使是一个杀人不见血的杀手,可是他的手机屏保却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这足以说明他的内心还是很脆弱的,更直接一点,他有自己的苦衷,他渴望见到自己的女儿。

    歹徒陷入了沉默,一旁的方莫寒看到任子安字字珠玑,不禁在心里暗暗赞叹,她突然回想起自己原来还怪过任子安太过于冷血,却发现原来任子安是如此细腻的一个人。

    这一刻,人间失格,她的眼里只剩下了他,闪闪发光。

    “说吧,到底是谁指使你的,我可以承诺双倍价钱,并且可以保障你和你的兄弟们平安。”任子安继续向刀疤脸发起攻击。

    任子安打感情牌,还是第一次见到。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被威胁的歹徒突然仰天长笑起来,径直转过身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走了任子安手里的手枪,任子安警觉性也是相当高的,立刻开了一枪,只可惜打歪了,只是打中了男人的帽子。

    “任先生,你可别忘了我们雇佣兵的原则,那就是绝对忠诚!”刀疤脸成功解除了危机。

    和任子安扭打起来,任子安紧紧护住身后的方莫寒,让方莫寒护住自己的耳朵。

    这一切完全出乎任子安的意料,如果硬拼的话,肯定是打不过的,还好这是在车上,任子安一咬牙直接带着方莫寒跳了下去,两个人立刻滚到了草丛里。

    月明星稀的夜晚黑的吓人,刀疤脸站在车上看着两个人在自己眼皮底下消失里,有些气急败坏,开始命令所有的人停下来去寻找。

    “把这里翻个遍也要给我找到他们,兄弟们,我们的命也就掌握在这次行动上了。”刀疤脸有些悲哀的说着。

    不得不说,任子安刚才真诚的话是真的说到了他的心坎里,但是作为被雇佣方,他就必须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这是一个军人的天职。

    这里的生活依然风平浪静,只是些人,还是不属于你。

    徐吟一下班就来到了陈可来的医院,因为今天是陈可出院的日子。

    徐吟刚刚来到病房就看到周秘书正和陈可亲切地交谈,小周幽默的口才正把陈可逗得哈哈大笑,见到徐吟进来了,小周也顺势站了起来,一脸憨笑的看着徐吟。

    “你怎么来了?”徐吟放下东西,问周秘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