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时间的新欢(2)
    季绾并没有着急离开,因为接到了美国那边的电话,她迅速找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对着电话里大吼大叫道:“你们这一群废物,连一个孩子都看不住,她现在还是病人呢!我的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们这些人没完。”

    女儿突然失踪,这对季绾来说简直要命,想起自己怀上她的时候才二十岁,挺过了多少日日夜夜。只是女儿怎么会突然患上血癌呢?

    她宁愿身患绝症的是自己。

    季绾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警惕地带上口罩回头,看见一身西装的男人正冲她诡异的笑着。

    碰巧刚刚陆浩辰从这里经过,听到了季绾的话,有些诧异。

    她不是大明星吗?不是任子安的绯闻女友吗?怎么会有孩子?

    季绾在远处看着男人俊俏的脸庞,怎么也搜索不出他的名字,还是陆浩辰率先开口:“季小姐是需要帮助吗?我刚好认识专业的儿科医生。”

    季绾一怔,看来刚才自己的话他都听到了,她紧张的皱起了眉,站在原地看着男人朝自己走来,故作镇定地说道:“说吧,你是谁,想要什么!”

    陆浩辰也算是上流社会的风流人物,阅女无数,只是还来还没有见过身材如此标志的女人,仅仅是带着口罩,倾国倾城的眉眼就让人充满好奇的想要一睹她秀美的唇瓣。

    “我是这家公司的销售部经理陆浩辰,也是任子安的表姐夫,季小姐,我们马上不就成为一家人了!”男人讽刺的笑着,让季绾浑身不爽,她实在不想再跟这种人纠缠,声音再一次空灵落地:“说吧,你想要什么!”

    在她眼里,这种小人应该就是花钱就可以打发的,只不过没有想到的是男人竟然大胆地直接绕到了她的身边,双手放肆地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试图靠近她的耳边:“我想要你!”

    季绾最见不得别人轻薄自己,恶心的触感灌满全身,一下子冲击了她所有的脑电波,下一秒季绾就扬起了手腕,却没想到男人一下子握住了她挥在半空中的手。

    陆浩辰看着胸前还在使劲摆脱自己束缚的女人,轻轻笑出来,伸出舌头舔了一口女人的耳朵,小声说道“季小姐,你别忘了我手上还有你的把柄呢!如果你想要明天上头条的话,就尽管拒绝我啊!”

    季绾使劲所有力气也没能从男人的怀里抽出来,狠狠地瞪着他:“你有证据吗?”

    陆浩辰哈哈大笑,拿出手机放出录音,“很不巧啊,季小姐,我已经全部录下来了,这可是我现在最珍贵的东西呢!”趁着男人放开的功夫,季绾赶紧跳起身子想要夺下陆浩辰手里的录音,只是并没有什么作用,反而是重新落到了男人的怀里。

    “宝贝,你这是在玩欲擒故纵吗?”陆浩辰吻了她的脖子一下,她瞬间感觉浑身上下都像触电一般不舒服。

    “还是,你嫌弃我,上得了任子安的床上不了我的,你可别忘了,你已经不是处了?爷这样是给你面子!”季绾真想把陆浩辰的嘴撕烂。

    要不是最后有员工来季绾还不知道该怎么脱身,陆浩辰一把松开她背向来人,留下一句:“玫瑰天堂,明晚我等你,可要来啊,宝贝!”

    说完便奸笑着离去,季绾使劲摸摸自己的脖子,想要去掉男人身上残留的气息。

    吴梓桐自从又搬到林衍家里之后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只不过今天林衍刚刚下班就被吴梓桐神神秘秘地拉到了房间里,“干嘛?你干嘛?”

    吴梓桐强行把林衍按在了椅子上,自己跑过去摆动燃料,林衍脱掉西装,看着女孩的脸被挡在画板后面,惊讶地走上前,看着画笔染料各项齐全,“吴梓桐,你这是……”

    吴梓桐终于挑出了自己心仪的画笔,胸有成竹地说道:“老娘从今天开始要重操旧业了!”

    “旧业?”

    吴梓桐露出笑容,这他就不知道了,吴梓桐从小开始画画,大学主修的就是平面设计,后来跑到法国去进修,小的时候父母都将她的画当做礼物转送给别人的。

    “你还有这种技能?”林衍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吴梓桐看着林衍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开始一边调色一边解释着:“我看到你家挂着几幅名画,行啊你,表面上一个粗人,竟然对艺术还这么有追求!”

    林衍抱起胳膊,那当然,我可不是那种庸俗的人,不过,等等,什么表面是粗人!

    “好啦,你今天晚上就当我的模特吧,就当做是我重新执笔的第一幅作品。”吴梓桐已经就位,命令着林衍坐下。

    “你不会要**吧!”林衍假装害怕地护住自己的胸部,却没想到换来吴梓桐一顿嘲笑,“喂,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材,还**,我看是耍流氓吧,哈哈哈!”

    看着吴梓桐笑的这么欢脱,林衍突然想起今天方莫寒对他说的那些话,对啊,吴梓桐始终都不属于他,她已经是别人的准新娘了,自己到底还在幻想些什么,只不过,为什么和她在一起,自己会那么开心呢!

    夜像是握在手里的沙,一点点的流失,吴梓桐认真地盯着坐在对面的男人,明晃晃的灯光下看着男人手足无措的样子,着实好笑。

    光线密密麻麻地照射在林衍身上,男人身着黑色衬衣,一脸光洁,而吴梓桐的视线鬼使神差地停留在男人美丽的锁骨上,排列有致的勾勾痕痕,白皙透亮,让人忍不住咽起了口水。

    妈呀,这个男人脸长得不咋样,这锁骨咋能这么撩人呢!

    林衍远远看着吴梓桐微乎其微的表情,浑身不自在,算了,这也是为艺术献身嘛!

    等到时间一点点推移,林衍已经快睡着了,看见吴梓桐已经开始收工,亢奋地跑到她身边:“画好了,快让我看看!”

    没想到吴梓桐一下子扯下那张画好的图,一脸娇羞地将林衍推出门去:“还没后期补修呢?等完整了在看,你快回去睡觉吧!”说着便将门紧紧地关住,将林衍挡在了门外。

    吴梓桐靠在门边蹲下身子,拿出自己的作品,一团肉色,一脸羞耻地将作品揉成了一团,“清醒,吴梓桐,你怎么会犯花痴呢!”

    徐吟来到北京也是有好几天了,她担任的是部门经理的职位,要告别人一等,手底下的人都对她恭恭敬敬,背后却议论着。

    “那可是从上海调过来的,来头可不小,听说以前是总裁助理啊!”

    公司的风言风语免不得要传入她耳边,但是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个胆小鬼了,况且,时间匆匆,谁也保不准谁能够先忘掉。

    这个莫大的城市灯红酒绿,匆匆赶路的人各怀心思,问他们为什么不肯慢下来,试问这世间一切那一项能够抵得上时间的洪流。

    唯有爱,穿越时空,带上不可抹去的牵挂。

    吴梓桐和方莫寒一起约去购物,方莫寒推着购物车,拉着吴梓桐在超市里逛来逛去,吴梓桐一路话很多,方莫寒恨不得封上她的嘴。

    “那个任子安,还真是个渣渣,勾三搭四,还闹出这么大的丑闻,还好你的身份还没有公开,否则连你也得连累。”吴梓桐可是一向不怎么喜欢任子安,觉得那个人自傲自大,一无是处。

    吴梓桐看着方莫寒踮起脚尖拿下架子上的切片面包,尝试着问道:“小寒,你就真的这么心甘情愿在任家受气,当初为什么不等一下伯暄呢,他马上就要回来了呀,如果他发现你已经成了家,他会怎么想?”

    这些话让方莫寒手里的动作戛然而止,她竟忘记了三年前自己的亲口承诺,可是她从来不后悔这样做,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给张伯暄一个结果。

    “不用再说了,等他回来再说吧!”方莫寒脸色一阴,没再去回答吴梓桐的问题,等到吴梓桐信步跟上,突然发现了前面有一个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

    “戴安娜!”方莫寒有些忍俊不禁,傻乎乎的白城竟然还在叫着吴梓桐给自己胡乱起的英文名字,她笑脸相迎,看到白城也推着一个购物车,客气道:“白总还自己买东西啊!”

    白城望向自己的购物车,有些不好意思:“带回去做饭而已。”

    “梓桐嫁给你真是幸福啊!”方莫寒表面上提起吴梓桐的名字,却并没有暴露吴梓桐就在这个超市里的讯息,因为她知道,吴梓桐未必想要见他。

    两辆购物车擦肩而过,落在吴梓桐眼里,看着男人的脚步逐渐走远她才松了一口气,急忙站了起来,疾步跟上方莫寒。

    “怎么?你都决定嫁给人家啦,还躲着人家干嘛?”方莫寒质问。

    一时吴梓桐也答不上来,可是她也是身不由己啊,等到这件事风浪过去了,她一定会找两家父母说清楚悔婚,大不了这富家小姐的身份不要了,自由才是最重要的。

    方莫寒突然止步,向吴梓桐投来质疑的眼神,问道:“你这样做,是因为林衍吗?”

    看到吃了一惊的吴梓桐,方莫寒回头摇摇手,算了,这么逼问她好像有点过分了。

    方才嘻嘻哈哈的吴梓桐突然选择保持沉默,看来她自己已经知道了答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