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时间的新欢(4)
    苏暖年,你可知道自我遇见你那天起,就再没没曾想过爱上别人。——许歆离

    平安医院内科。

    一群小护士在远方观望着正独自一人坐在手术室走廊椅子上的苏暖年,男人浓眉深睫,眼窝深深地似是一滩清水。

    偶尔不安地回望一眼,正对上小护士们垂涎的目光,惹得一片春光泛滥。

    “你们看,他不就是上次那位协助许魔头做手术的帅哥吗,怎么今天又来了?”小护士泛着桃花眼,回想起那日苏暖年做手术时有条不紊的场面,仰慕地口水都快要流出来。

    正当大家都期望着谁才能得到帅哥的芳心时,手术们缓缓打开,许歆离面色苍白地从手术室里走出来,和病人家属一起冲上去的还有等了足足半个小时的苏暖年。

    终于也让他尝了尝等待的滋味,许歆离一边安抚着病人家属,一边偷偷看着家属身后苏暖年焦急如焚的脸庞,心中暗喜。

    熟悉的走廊,熟悉的白大褂,熟悉的手术室,熟悉的消毒水味道……苏暖年早已默默环视着周围,说到头他也搞不清楚为什么,当场发言失败后,他想的并不是如何补救,而是迅速逃离。

    可能那只是个借口,他根本就不想参加竞选。但是,即使这样,苏父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终于轮到了苏暖年开口说话,他直截了当地问她。

    许歆离脸色有些苍白,露出温婉的笑容,“因为我真的很想看看你穿白大褂时的样子……”

    也不知怎的,女孩脸色苍白如纸,没能再为自己辩解一句就晕倒在苏暖年的怀里,微弱的知觉里,她看见苏暖年离自己是那么近,近的让她失去了所有防备。

    白城一个人从超市里出来,一个人开车溜达,不知不觉便来到了徐吟曾经住过的公寓。

    他自嘲了几句,想要开走,转念一想,他已经离开了,为什么不能进去瞧瞧。

    只是没想到这一进去,发现里面的东西整整齐齐,布局并未改变,也就是说女人什么都没有带走。白城一个人坐在了沙发上,用寂寞点燃一只兰州烟,空气里平添一缕思念。

    记忆唐突地涌入脑海,回味两个月来的点点滴滴,他这才苦恼地发现自己对徐吟除了伤害还是伤害,他总觉得徐吟是那种女人,却从来没有发现这个世界上好像只有她在每次醉酒后不管多晚都会任劳任怨地为他泡一杯蜂蜜水,只有她明晓他的心思却从不明说,只有她不计前嫌地每次为他开门,只有她送给自己多年未碰过的吉他。

    可是,他却伤她,辱它,赶走她……白城的嘴巴里升腾出烟雾,以前从未这般的思念过一个人,也从来没感到原来思念是这般痛楚。

    桌子上的手机突然跳动,他晃了一眼,看到上面的备注,游移地接下。

    连他自己都很惊讶,因为上面写着“love”,他竟然第六感希望是徐吟。

    “喂,白城,我们可以谈谈吗?”电话里的吴梓桐嗓音轻柔,让白城着实惊讶。

    原本他等着一刻等了很久很久,可是现在居然毫无感觉,男人只是压低声线,回答道:“你放心,等到我们婚礼后,我会找个机会离婚,不会太久的!”

    听说一个人只有因为爱才可以选择放手,殊不知今天的他才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心,当然不会再去纠缠吴梓桐。

    吴梓桐一脸诧异,几秒之后笑出了声:“这样最好了。”

    “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吴梓桐说出来时,白城顿了顿,随即弯起了嘴唇。

    嗯,这样最好了。

    窗外的月色一如既往,只是她不在身边,全无色彩。

    晚十点,玫瑰天堂。

    季绾秘密地率先潜入了房间,心想陆浩辰那个家伙还真是可恶,那种恶人,如若不是被他抓住了自己的把柄,她定会将他碎尸万段。

    她点了两瓶拉菲,换上了酒店专门为她准备的衣服,一件纯黑色的蕾丝吊带裙,裹着女人娇嫩的肌肤,将女人唯美的身材衬托得精致无比,再配上淡妆,简直会让任何男人都会失去抵抗力。

    季绾拿出自己早已准备好的安眠药,偷偷倒进了其中一杯红酒里,想着陆浩辰那张猥琐的脸,就心生恨意,今天晚上一定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果然,没过多久陆浩辰就来赴约了,对他来说,能泡上季绾那样的大明星简直就是美事一桩。陆浩辰刷了刷门卡,开门后发现里面并没有人的踪影,整个房间还是黑漆漆的,瞬间,不悦挂在了脸上,但是刚刚脱掉西服外套就看到了幽深的弱光出现在套间最里面的卧室门口,一个纤纤身影正硬生生地勾着他的眼睛。

    只见季绾一身黑色短裙,丰满的胸部暴露在男人的眼睛里,令人魂牵梦绕的小腿裸露,陆浩辰还没有喝酒脸颊就泛起了红晕,直接愣在了原地。

    只知道季绾有绝美的皮囊,可是却没想到她的身材也是极品,就差口水没有流出来了。

    季绾摆着妩媚的姿势,妖媚地不可方物,用一双白皙的手勾引着男人急速膨胀的眼球:“陆先生还站在那里干嘛,快点进来了。”

    陆浩辰两眼放光,连忙跑过去,一把就把季绾拥入怀中,男人长长的睫毛贴近了季绾微凉的额头,季绾试图推开却是徒劳,只好假装顺从地勾住他的脖子,男人甚是欢喜:“宝贝,原来你这么迷人。”男人一说出口,不安生的手便在季绾面前放肆地乱摸一通。

    “怎么,我只有这个时候才迷人吗?”季绾舔舔自己深红的唇瓣。

    陆浩辰哈哈大笑,开始动手脱掉束缚自己的衬衣,整个身子像燃火一般,季绾近看这个男人,面容也是相当精致,刀削般的五官,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瓣泛着涟漪,浑身的肌肉也是让人垂涎,唯一不足地便是那双狭长的眼睛,虽然也称得上帅气,可是却空洞万分,根本不及顾南允的千万分之一。

    “好好好,那我们就赶紧开始吧!”陆浩辰明显有些渴不急待了。

    季绾为了减轻男人的防备,故意伸出无名指在男人坚实的腹肌上摩擦,另一只手牵住陆浩辰便往床边走去,“别急啊,陆总,这种良辰美景怎么能少的了酒呢,来,我专门为您准备的红酒,您尝尝。”

    陆浩辰乐不开支,却只是接住酒杯,不曾饮下去,季绾有些着急了:“陆总怎么不喝呀,难道是嫌弃我的酒不好吗?”季绾嗔怪。

    陆浩辰看着灯光下魅力无边的季绾突然放下手里酒杯,俯下身子就将季绾逼到了桌子上,并且亲手将她抱上去,重新拿起桌子上的酒,又端了另外一杯给她:“季小姐,来来来,我们喝交杯酒。”

    季绾看看了手边的酒,她记得其中只有一杯酒是下了药的,而且陆浩辰方才就是放在了左手边,现在自己喝的酒应该不会有问题,于是趁着陆浩辰抬起头喝酒的功夫也爽快的一饮而尽。

    陆浩辰低头端详着季绾娇艳的小脸,直接心急地将季绾扑倒在席梦思大床上。

    这本来就是情侣酒店,套间里粉红色的大床着实刺激人的神经,又因为刚才的一杯酒,很显然陆浩辰已经按耐不住自己了。

    季绾被压在身下,心想只要再拖延一点时间等到药效应该就可以收拾这个家伙了。

    “别,陆总,我们现在还不是时候。”季绾重新记上被男人解开的肩带,伸手抵抗着男人的猛攻。

    可偏偏陆浩辰却不听她的,径直吻上了她满是香味的脖子,突然笑的很奸诈:“不是时候?还想让我喝了药再做是吧,到时候不知道谁才是待宰的羔羊了!”

    季绾吃了一惊,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本来就知道自己在酒里动了手脚。

    看着季绾瞪大的眼睛,陆浩辰毫不迟疑地扒开了季绾的内衣,道出了真相:“季小姐,你以为你很聪明吗,好好想想刚才到底是谁喝了那杯酒吧!”

    躺在床上的季绾恍然大悟,随后开始极力地翻滚着,想要挣脱男人的束缚,可是已经晚了,陆浩辰已经得逞,开始一点点侵入她雪白的身躯。

    “季小姐,别叫了,再叫也没用了,今晚你是我的人了!”季绾大骂了一声:“做梦。”

    却突然眼皮一沉,眼看着男人撕扯着自己的衣服,最后只能含着泪任男人摆动,自己失去了知觉。

    陆浩辰,我恨你。

    许歆离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了,一睁眼就看到了空荡荡的休息室,心里算着自己竟然睡了整整五个小时,刚想打开门离开,却又被赶来的苏暖年吓得节节后退。

    好吧,她承认,不是惊吓,是惊喜。因为徐徐想自己走来的苏暖年身穿白色大衣,脖子上甚至还过着听诊器,多少年了,她终于再次看到了这心心念念的一幕。

    只是苏暖年靠近她,直接数落着:“许歆离,你是不是不要命了,从灾区回来才几天呀,就给自己排满了手术,你晕倒了不要紧,那些病人怎么办,你怎么对他们负责?”

    明明心里是那样担心她,可是说出口的却是:“病人怎么办?”

    面对他劈头盖脸的咒骂,许歆离毫无反应,看苏暖年的眼睛却呆了。

    大约五个小时前,她亲口说想要看一看他穿白大褂的样子,现在终于见到了,心里简直比自己预期的还有开心。

    苏暖年还没有停止自己的话语,女孩已经扑进了他的怀里,让他本来停在半空中的手无处安放。

    莫名的感觉很温暖,就好像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小时候,再没各种各样的烦心事。

    男人刚刚想伸出手抱住许歆离,许歆离却一下子不合时宜地抽出了自己。

    “苏医生,欢迎入职。”许歆离傻傻地伸出了手,却迟迟等不来苏暖年的回应。

    气氛有些尴尬,许歆离疑惑,难道这还不够明显吗?他都穿上白大褂了,难道不是被自己说通了要来平安上班吗?

    苏暖年无奈的笑笑,上前一步脱下了身上的白大褂,转过身面对着满脸懵的许歆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