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时间的新欢(7)
    回望前尘往事,方莫寒潸然泪下,十年之前的那个车站早已日渐荒废,那座安静的小城也消失在天际,可是留下的伤痕却永远无法愈合。

    如果曾经有这么一个少年,他亲口承诺要带你离开是非之地,那么,你会跟他走吗?

    任子安忙完手里一大摊子事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一个人满身疲惫的回到南苑,尽量动作轻手轻脚,却还是看到了方莫寒一个人在格外漆黑的夜里看着电影,电视里发出微弱的光照亮方莫寒白皙的脸颊,女人身穿墨绿色睡衣,慵懒的躺在沙发上,正在为电影里的分手男女感到伤心难过。

    “怎么还没睡?”任子安在玄关处换掉拖鞋,脱下西装,裸露出里面的黑色衬衫,一边问道,一边就想打开客厅的灯,后来低头想了想还是没有按下开关。

    他忙碌了一天早已饥肠辘辘,可现在已是深夜怎么好麻烦张妈,也只能忍着,可是方莫寒简直就是他肚子里的蛔虫,还没等男人在她身边坐下,就把小脸放在沙发上,“吃饭了吗?”

    任子安低头捂上腹部,一言不发。

    “我去给你做!”方莫寒放下手里的抱枕,黑暗中也忘记了打开灯,径直向卧室走去。

    任子安弯了弯嘴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屏幕里播放的是季绾的电影,一些狗血剧情,任子安回想起白天发生的事情,烦躁地关掉了,马上,眼前就是一整片黑。

    没等他起身,方莫寒已经拿着几根蜡烛走出来,照亮了任子安的视线。

    在任子安的视角里,女人手里捧着一缕烛光朝自己走来,脚步轻轻,简直就像是黑夜里的天使。

    “额……内个,张妈已经睡了,我们还是点上蜡烛吧!”方莫寒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节的微笑。

    任子安没再说什么,眼神里一晃,怎么有一种吃烛光晚餐的错觉。

    他举起那根点燃的蜡烛独自一个人走去别墅里的酒窖,手里提着两瓶名贵红酒出现在厨房里,方莫寒正在切菜,看到他正在倒红酒,本能地放下菜刀走过来,夺过他手里的酒瓶。

    “你不能喝酒,别忘了你手臂伤的伤还没有痊愈呢!”女人话里夹杂着关切,又是抱怨的口气,仿佛在说,你怎么就不能好好爱惜一下自己的身体呢!

    烛光轻轻摇曳,整个夜晚都是迷人的,包括任子安面前一张娇美精致的脸,还有他砰砰作响的心脏,一切都预示着爱的蠢蠢欲动。

    方莫寒看着任子安的眼神变得呆滞,放下手里的酒瓶,表示对刚才的无礼道歉,可是一双倔强的眼睛里还是在说着:“不可以”,随后回到桌子前继续魂不守舍地切起了菜。

    小脸却不受控制似的开始涨红,还好这是晚上,他应该不会看到吧!

    任子安停止倒酒,双手靠在身后的餐桌上,从背后看着方莫寒极其不自在的动作,浅笑起来。

    方莫寒可能这个世界上他见过的最容易害羞的人了,可他不明白的是方莫寒只有在他面前才会如此地不自然。

    男人笑着走上前从背后搂住方莫寒的腰,俯下身子把头托在方莫寒的肩膀上,让方莫寒猝不及防的停止了手底下的动作。

    蜡烛在一旁正在燃烧,微弱的烛光照应在两人的脸上,投影在墙壁上的影子开始摆出暧昧的动作。

    “你知道,我现在感觉自己拥有了全世界!”任子安绽放出微笑,充满磁性的声线滑落在方莫寒耳朵里,那种感觉,酥酥的,痒痒的,好像是能把人带到渴望已久的天堂。

    “你……别以为说几句好话就可以喝酒了,我……我是不会同意的!”方莫寒语无伦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此刻正在说什么。

    这让背后的任子安顿时哭笑不得,自己爱上的女人情商怎么就这么低啊,怪不得是小糊涂呢!

    好吧,这个你没反应,那直接一点好啦!

    任子安突然夺走方莫寒手里的刀,将方莫寒转过来,轻轻地,柔柔地附上了方莫寒的唇,犹如蜻蜓点水一般让人沉沦的吻。

    方莫寒的手抓住了桌子角,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男人的动作都让他无法拒绝。

    两个人正缠绵悱恻时,客厅里的灯突然“啪”的一声打开了,最后厨房门口出现了陈妈的身影,方莫寒赶紧从任子安的怀里抽离,并和他保持距离,可是通红的脸颊却背叛了她方才的动作。

    “太太,先生,你们怎么不开灯?是在做晚饭吗?让我来就好啦!”张妈很不合时宜地走了进来占领了厨房,方莫寒头晕脑胀的解下围裙,“嗯,既然张妈来了就让她做好了,我有点困了,先回房休息了”

    这句话明显就是对任子安说的,任子安点点头,也无趣地回到了客厅。

    一切都像什么都像没发生一样,可是却像发生了很多一样。

    “你知道吗,我先感觉我拥有了全世界。”方莫寒在心里默念着任子安方才的话,难为情的笑了出来。

    她,又何尝不是呢!

    许歆离回到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她如往常一样回到家就栽倒了沙发上,可是怎么也睡不着,最后还是试探地在隔壁的房门外久久的徘徊,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自己做了这么卑鄙的事情他还会不会继续在这里住下去。

    他已经给了她警告,让她以后不要再插手他的事,所以这份演讲稿是不是也要尽快还给他了,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

    不过这样说起来,住在自己隔壁的竟然是未来的市长,这么想想自己竟然充当了他事业上的绊脚石。许歆离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的做法是多麽的可笑。

    对面的房门紧闭,许歆离试着敲了几下门却没有人回答,她这个暴脾气直接抬起脚重重地踹了几下门,只不过为什么背后突然感觉凉飕飕的。

    许歆离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脚踝正在被不明物体舔舐着,她吓地跳起来,一转身才发现苏暖年正盯着一张满是惊疑的脸带着自己的狗正在观赏着大早上就来踹门的她。

    许歆离有些心虚地张嘴解释:“额,你去晨练了?”她观察到男人的脖子正挂着一条毛巾,身上穿着的也是一套蓝色的运动服。

    然而想要苏暖年接她的话茬是不可能的,只见男人直接无视女人,径直打开房门,关掉门之前还不忘警告一句:“许小姐如果还对我的房间图谋不轨的话,我就不介意动用警力了!”

    男人的话说的亮堂,说得许歆离莫名其妙地有一种负罪感。

    苏暖年刚想牵着狗关掉门,却突然被手里的绳子硬生生地拉了回去,回过头一看,小家伙正乖巧地趴在许歆离脚边,那表情就像谈恋爱似的。

    其实鬼也能知道,那是饿了所以才两眼放光。

    “死狗,你给我过来!”苏暖年使劲地拉着自己手里的绳子,可是坐在地板上的小家伙却岿然不动,着实令人心烦。

    许歆离哄堂大笑,俯下身子温柔地抚摸起小狗,终于为自己找回一点颜面。

    “算了,自生自灭去吧!”苏暖年扔出手里的绳子,重重地关上了门,巨大的声响差点让门外的一人一狗魂飞魄散。

    “狗狗乖,跟着姐姐有肉吃!”许歆离满意地抱起了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徐吟再出现公司里时,魏忘正好在楼下停车,看着徐吟甚是疲惫的样子,体贴地冲上一杯热奶茶放到了徐吟的办公桌上,徐吟看着团团热气,才意识到如今已经是秋深了,怪不得这几日感到了凉意。

    “魏总监,我们这次的策划案还不错,你那边的广告设计怎么样了?”徐吟为了避免两个人共处一室太过尴尬便聊起了工作。

    公司的办公室都是透明玻璃,被刚好上楼的白城看到了这一幕,男人的心里像是爬了几只虫子一般痛痒。

    难道那个女人真的这么快就与别人确定关系了吗?难道自己就真的没有机会了吗?

    “你们去把这个项目的艺术总监找来,让他来汇报一下工作进程。”白城到办公室第一句话便是找那个魏忘一探究竟。

    助理是在徐吟办公室找到魏忘的,徐吟听到是白城找人,心里还是有所顾虑。

    来汇报工作的是两个人,白城看着徐吟和魏忘并肩而立,心中的怒火简直就像即将要爆发的火山一样。

    “就是这些了,这个项目大概这个月底就能够完成!”魏忘说完最后一句话,体味到白城面容上的变化,而且全程白城都在一边转笔一边盯着慌张的徐吟看。

    “额,就这些?好了,你回去吧。”白城单手托腮,看的徐吟格外不舒服。

    徐吟正好忍受完煎熬终于可以退下,谁知白城发了话:“徐经理,你留下,我还有一些细节要和你谈谈!”

    徐吟止住脚步,看着魏忘离开,假装镇定地回过头与白城四目相对,操着一口专业的口音:“不知道白总还有什么疑问,我们方才已经回报的很清楚了!”

    此刻的白城正泛着一双桃花眼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女人,好像是受了什么魔怔一样。

    不过那个动作也真是妖孽啊!自己脸上是长什么东西了吗?非要盯着自己到现在?

    没想到白城猝不及防地来了一句:“那个魏忘是你的男朋友吗?”

    这个问题还真是突然啊,问得徐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既然已经离开,为何还要与他藕断丝连,既然选择了放手,为何还要为他意乱情迷。

    “白总,我想现在是工作时间,我们还是讨论讨论工作吧!”徐吟一本正经地提议。

    “那就不是喽!”白城不知哪里推理来的,看来今天要就着这个问题不放了。

    “那我来追求你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