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值得怜悯的诱饵
    宁清秋一边是这么碎碎念着,一边还是口嫌体正直的把黑色斗篷和鬼脸面具都是全副武装起来。

    旁边的几个男人为了配合她,自然也是穿戴上了一样的服饰。

    宁清秋似笑非笑的看着七夜,清水般的眼眸里面光晕流转,看着十分的动人:“我说七夜你这是为了九州省布料啊,这一身黑斗笠都是不用换装直接上场在黑市里面绝对是不会有任何人分出什么差异来的,指不定还能够引领一段时间的黑衣新潮流呢......”

    七夜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什么也不说,任由她这样的取笑。

    她高兴就好。

    这些口头上的便宜,他向来是不在意,言语上她得意的地方多,自己大不了在别的地方讨回来便是了。

    七夜笑得意味深长。

    隔着斗笠,她看不太清楚七夜的表情。

    但是背后一阵恶寒,就像是被什么人盯上了一般,毛骨悚然的感觉。

    宁清秋的感觉和敏锐的小动物一般,有点风吹草动都是恨不得把自己塞进哪个坑洞里面。

    她一边是劈头盖脸的给湿婆也是搭上了一件黑色斗笠,嘴里还是振振有词的:“可不能被其他人一眼就是看出来被我们抓了一个重要人物。”

    陈玄感没忍住,提醒道:“若是这个湿婆口中的主人,乃是这个黑市的幕后者,绝对是化神级别的存在,这样的人,难道是还感觉不到自己的得力下属被控制了?我们大概是一踏进这里,都是被重点关注了吧。”

    也许其他的在黑市里面已经是晃荡了一段时间没有出去的拾荒者,还不知道天荒坊市目前发生了一件堪称是惊天动地的大事儿,那就是堂堂的化神真君都是死在了天荒角斗场,而罪魁祸首便是他身边的这个少女,大概是真的会沸反盈天到了极致。

    但是现在,大家显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大事儿。

    宁清秋问湿婆:“你在你的主人手底下干事儿多久了?在这个黑市存在的时候就是开始了吗?”

    十足的一个好奇宝宝。

    湿婆闭口不言。

    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

    现在看起来这些人要靠着自己当做是诱饵去找主人,所以暂时不会对她下什么杀手,虽然说之后就是难说了,但是湿婆还是有信心只要是主人出手,那么宁清秋这一行人便是过江猛龙都是给盘着。

    毕竟她的主人的修为可谓是登峰造极,在这天荒坊市里面几乎是没有人可以比肩,就算是其他的化神修士,那也不一定是自家主人的对手。

    毕竟作为一个阵修,战斗力几乎是本身的数倍不等。

    当然,这个就是要看修士个人的阵法造诣了。

    她倒是不知道,这里也是有一个阵法大家。

    明远在黑白学宫里面的百艺里面,学得最好的最出彩的就是阵法。

    虽然他一概都是称自己的阵法造诣上不了台面,但是宁清秋他们接触过这位的真实水平,便是知道明远实在是妄自菲薄了,就当今之世,能够同等级胜过他的,其实不超过五指之数。

    这样的水平,实在是天下之大,都是皆可去得。

    这一点,就算是陈玄感都是要竖起大拇指的。

    宁清秋笑了笑:“不说是吧?不说我也是有办法的。”

    湿婆的神情变得格外的紧张。

    难道他们想要刑讯逼供?

    修士的术法千奇百怪,而且看宁清秋竟然是有这么偏门而邪门的控制人的傀儡术法,那么刑讯手段指不定也是推陈出新极为恐怖的那种,这么看起来,自己是不是该早点老实交代免得受皮肉之苦?

    当然,皮肉等身体上面的痛苦还是可以承受的,但是若是专门针对灵魂识海的......湿婆浑身颤抖。

    她的主人就是精于此道,所以湿婆对于这一类的术法极为恐惧。

    宁清秋翻了个白眼:“这都是把我们当成是什么人了啊,我敢说,她的脑洞已经是开到了天边去。”

    她嘟哝了一声,哭笑不得。

    哪里知道湿婆这么禁不住恐吓啊。

    干脆就是不说话了。

    其实就像是明远和陈玄感他们说的那般,湿婆作为对方安排的看管黑市的下属,显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一样的炮灰,元婴修士不论是在哪个势力都不是用来打酱油的,虽然湿婆看着有点妄自菲薄的模样,但是宁清秋敢肯定,她的主人绝对是没有对方想象中的那么看不上她。

    正相反,自家的看门狗被人抓了,是人都是会生出十足的好奇心和警惕心。

    而且对方神通广大,很可能已经是知道了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消息,那就是荒苍死在了她的手里,宁清秋绝对是强者中的强者,就算是对方是黑市主人,可能也是要掂量一番,盲目的和宁清秋他们这来历神秘目的不明的一行人火拼到底是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任何人面对能够杀掉两个金丹、一个元婴和一个化神的小团伙,那都是会慎重至极的去斟酌态度的。

    怜悯的看了一眼湿婆,宁清秋决定还是不要打破对方美好的幻想了。

    她的所谓的主人帮她报仇的希望,已然是渺茫到几近于无了。

    不过暂时还是不要告诉她,免得人太过失落,到时候道心破碎就是惨了。

    好歹是还需要人家领路呢。

    计都默默地在背后飘过。

    他觉着自己完全的被忽略了,但是在黑市里面又是不敢随意的折腾幺蛾子,虽然说身边有着高手安全感大大的有,但是他也不是肆意张扬的人,何况要是真的惹出了事儿,黑市的人可是不好对付,虽然身边有着凶猛至极的存在,但是万一到时候宁姑娘心情不好不愿意出手帮他,那么自己可能就是会踢到铁板啊。

    虽然说即便是元婴修士也是不可能让计都退缩的就是了。

    但是他可没忘记湿婆是被他们强行抓住控制的。

    要是到时候人家的主人挑软柿子来捏,看中了他这个薄弱点,到时候宁清秋会不会保住他,还真的是个未知数啊。

    黑市里面热闹非凡。

    熙熙攘攘的,简直是摩肩接踵的程度。

    “我还以为角斗场都是聚集了大半的拾荒者,没想到这黑市中也有这么多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