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沉默的大多数
    主角光环,不单单是指运气爆棚频繁的有好事儿发生,还在于柯南小学生的死神体质,也就是走到哪里哪里就是会发生点事儿。

    管他好坏,反正是不可能风平浪静的。

    虽然说宁清秋已经是有了这样的觉悟,但是当她真的发现有人来闹事儿的时候,心里面还是非常的无奈的,自己是不是应该随时随地的都是把剑气领域分布在自己周围,这样的话也不会随随便便什么阿猫阿狗都是敢上前来找他们的麻烦。

    不过这样来做大概也是少了很多生活的乐趣,那日子过得基本上都是被其他的修士远离,甚至是不单单的包括人族,只要是有灵性的生物都是可以感受到宁清秋剑气的恐怖,到时候所有的生物都是会避之唯恐不及。

    宁清秋不想把自己弄得人憎鬼厌的,那样的话活得也太没意思了。

    宁清秋想了想,两害相权取其轻,还是现在这样比较好,至少即便是有麻烦找上门来的话,频率也不算是太高,还在可以接受的正常水准的范围内。

    她就是这么漠然的看着十几个黑色斗笠把他们这一桌围着,打头的那个说话的声音沙哑刺耳,即便是千篇一律的黑影,也是觉得这个格外的面目可憎。

    能够给她这样的感觉,也是很可怕了。

    “这位姑娘,不知能不能把你的斗笠和鬼面具都是摘下来,让我等一睹芳容?”

    标准的风流子调戏良家妇女的口吻。

    但是宁清秋却是觉得很怪异。

    要说女修士长得漂亮的那是不计其数,虽然对于自己的容貌还是很有自信的,但是也不至于到了这种吃个饭遮了一大半只是微微露出一点嘴唇和下颌就是可以把人弄得神魂颠倒这样的戏码,实在是狗血到了宁清秋都是不忍直视的地步,所以她的第一反应不是骄傲也不是厌烦,而是觉得这里面绝对是有阴谋。

    那么这些人到底是为什么对她的容貌产生了好奇,就是非常值得深究斟酌的一件事。

    宁清秋是个好奇心很重的宝宝。

    所以她直接站起来,非但是没有把面具摘下来,反而是把自己遮得更加严实。

    摆明了非暴力不合作。

    对面的人虽然没有看到脸,但是脸色肯定是黑如锅底。

    计都和明远等人都是被她的促狭弄得摇头失笑。

    七夜其实差点第一时间就是暴起了。

    呵呵,在他的面前撩拨他的女人,这除了活得不耐烦还真的是找不到第二种语言形容了。

    七夜一出手,那就是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宁清秋刚才但凡是反应慢了一秒钟,这个时候整个珍馐阁大概都是会变成血腥炼狱。

    反正七夜绝对是不会在乎吃饭的地方变得不够整洁美观的。

    大不了换一个地方。

    或者说直接把这里重新的整修一遍。

    反正对七夜来说都不麻烦就是了。

    “不好意思啊,我出门的时候家里面的长辈告诉我不要随便的让外人看到我的样子,所以不好意思啦,你的要求我没有办法满足哟。”

    所以,你们要怎么办呢。

    宁清秋很有兴趣。

    珍馐阁的客人们全部都是被这里吸引了注意。

    那个站在最前面的黑衣鬼面男显然是气得不轻,显然没有想到宁清秋这么不走寻常路,也没有被男修追捧的欢喜,也没有被男修冒犯的愤怒,反而是这么清清淡淡的给他一个难堪。

    要不是为了那个计划,找到合适的祭品,而且这边赶着时间,他怎么都是不会选择大庭广众之下弄得这么掉身份。

    当然,这个时候大家谁都是不知道他是谁就是了。

    “姑娘,你年轻貌美,行走在外的经历太少,所以……你要明白有的人不是你可以随意拒绝的。”

    声音变得低沉。

    显然是被她触怒了。

    宁清秋怒极反笑:“哦?抱歉我还真的是不太明白,因为在我看来,拒绝其他人的不合理的要求,是我的自由。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在场的其他的人,想来大家的想法跟我是一样的。”

    宁清秋这显然就是要把在场的人都是拖下水的节奏。

    很多只是悠哉的看戏的人,立刻心情就是有点微妙了。

    但是要说生气,也不至于。

    在大家看来,这不过是个小姑娘幼稚而天真的可笑的挣扎罢了。

    因为拾荒者大多数都是明哲保身的人物,有的人大概是想要帮忙还有一腔热血,但是有心无力,在黑市里面更是各扫门前雪的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人大概是有能力管,但是早就是磨炼出了一副冷硬心肠,冷眼旁观才是他们的本性,为了他人而挺身而出,在天荒黑市里面,几乎是成为了一个笑话。

    所以宁清秋这不过是无用功罢了。

    至少她对面的十几个男人就是这样想的,领头的男人笑了起来,连带着其他的人也是跟着哄笑起来。

    那个人表现得尤为夸张。

    他弯下腰,揉着自己的肚子:“我说姑娘,你还真的是天真得……可爱啊。”

    可爱得几乎是愚蠢。

    当然,他再说这句话的时候,压根不知道自己已经是被对面的某人判了死刑。

    “你问问,在场的有谁,会附和认同你?”

    宁清秋环顾一周,却发现所有的人都是沉默。

    她突然想起了一个理论,叫做沉默的大多数。

    只是在她们的那个世界,沉默的大多数拥有微薄却也强大的力量,这个世界的修士明明拥有个体实力无比强大的力量,却还是拘束在规则里面,而且不愿意对她伸出援手,当真是……让人失望。

    不过也就是失望而已。

    更多的情绪就是没有了。

    因为拾荒者是什么样的德行,宁清秋其实早就是在心里面有谱的。

    她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的说道:“你夸赞我的话,听着真的很恶心。”

    “还有,你莫非以为,就真的是吃定了我?!”

    话音未落,磅礴恐怖的威压从她娇小纤细的身体里面爆发出来,宛若惊涛骇浪,呼啸而来,整个珍馐阁瞬间都是成为了摇摇欲坠的危楼……当然,它本身就是处在危楼里面,只是之前只是看起来像,现在就是真的随时都是有着灭顶之灾。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