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十八个女剑修
    “天荒战场里面出现了一座大墓?还是很有可能是中古时代名赫一时的五毒散人?”

    宁清秋都是有点大吃一惊的感觉。

    要知道五毒散人可不单单是拾荒者里面的大能,就算是拿到整个九州和当时的云荒,都是极为出名的大能散修,关键是此人的一身传承据说是来自于更加遥远神秘的上古,那个时候的很多的东西现在的人知道的都不过是只鳞片爪,更是向往不已。

    都是有玩笑话说是上古随便遗漏的一篇基础功法,要是流传到了现在,都是绝世神功。

    当然,上古再怎么恐怖变态也不至于到了这样的地步,但是这也是侧面说明了人族修士对于上古辉煌年代的追捧,当然,也肯定是有一定的真实性的,不然眼高于顶的修士们也不会这么的沉湎于过往,心心念念的就是要重现上古人族万族来贺掌控云荒世界的霸气无双。

    总而言之,五毒散人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这样的大墓,很可能就是这位散修的传承精华所在。

    这么多年,从来都是没有人听到过关于五毒散人最后的消息,原来这位竟然是陨落在了天荒战场?

    这片恐怖的战场,不知道埋葬了多少的风流一时的人物。

    宁清秋问道:“你们怎么敢确定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你们应该是还有其他的办法判断出来那墓是属于五毒散人的吧?该不会……你背后的人就是五毒散人的一脉后人或者是弟子那种吧?”

    后者的可能性不大。

    因为五毒散人名震九州,但是还真的是没有听说过这位什么时候收了弟子,不过可能是后期这位都是销声匿迹的时候在什么偏僻之地找到了什么天赋惊人的弟子,所以——

    恩,怎么想都是觉得可能性有点低。

    不过要是是真实的话,那就是又一段埋葬在历史中的传奇了。

    “姑娘想得没错。”

    前面喊着姑娘的时候都是带着点调笑的意味,这个时候却是为了表示尊敬。

    “我本来是普通的拾荒者,和我身边的这些人都是偶然的情况下加入了天道会的。”

    “等一下,我打断一下。”

    宁清秋的眉头蹙起来的时候几乎是可以夹死苍蝇。

    “天道会?你加入的那个组织是叫这个名字没有错?”

    这么中二的吗?

    而且人族修士对于天道的敬畏与生俱来,几乎是在骨子里面的,虽然他们号称是战天斗地,可谓是世界上最不敬畏天道和命运的人,但是另外一方面,他们却是最信任这个的人。

    非常的矛盾。

    却也是很好理解的。

    人,总是要时刻的保持敬畏的。

    要是没有了敬畏,那么拥有了强大力量和漫长寿命的修士不知道会崩坏到什么地步。

    本来大家也没有觉得这个天道会的名字有什么,但是宁清秋这么一个表态,倒是让所有的人都是有点不自在起来。

    特别是那十几个天道会的成员,简直是感觉到浑身上下都是毛毛的不舒服。

    以前还是蛮骄傲自豪的,虽然天道会的名声不显,可是势力还是很庞大的,就像是黑市一样虽然是不怎么显山露水,但是人人都是知道惹不起。

    “我们天道会……恩,就是天道会向来是在天荒战场里面拾荒,特别是针对性的找一些古墓,当初接收到这样的命令也没有人奇怪,毕竟天荒战场里面死亡的强者无数,存着挖古墓的心很正常,但是直到那一天挖出了五毒散人的墓,我们才知道,为什么天道会的天道主要下这样的命令。”

    这一次,就算是七夜都是皱起了眉头。

    见过找死的,没有见过这么作死的。

    竟然是敢给自己取名叫做天道主?

    天道这个时候都是没有降下一道雷把他劈死,还真的是太胸襟广阔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没有注意到这个胆大包天的小虾米。

    宁清秋那一惊一乍的表现,更是让天道会的前成员们觉得有点脸热。

    这种羞耻感到底是肿么回事啊。

    宁清秋叹了口气:“你接着说。”

    有着这样的中二病的主子,也难怪这些黑衣人的搭讪技巧竟然是如此之糟糕了。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难不成这个天道主还是个色中饿鬼?

    但是虽然自己有颜值,但是刚才绝对是不可能被他们看见的,里面肯定是有其他的原因。

    “五毒散人的墓出来,天道主就是告诉了我们他的真实身份,正是五毒散人留下来的血脉,只是传承遗落,所以这么多年一直是汲汲营营的寻找着祖先的墓……可惜的是五毒散人做了很多手段拦截外来者入侵,而天道主的家族传承出现了问题,就是遗失了进入墓葬的钥匙,所以……”

    “要用到什么特殊的方法?”

    宁清秋瞬间就联想到什么童男童女的血祭啊,什么特殊时刻比如说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少女的祭祀啊之类的,反正就是和正派扯不上关系的那种。

    “是的。”

    不得不说,脑洞大还是有好处的。

    至少就是猜测这些故事的时候简直是像拥有预言能力一般。

    “开启墓葬需要女剑修的剑心。”

    这一句话一下就是解释了宁清秋心中的疑惑。

    只是这位五毒散人就是太不走寻常路了一点。

    竟然是非要定出个这样的开启方式。

    怎么,女剑修有什么地方惹到了他对他犯了罪不成?

    “需要几个?”

    计都突然开口。

    他作为一个在天荒坊市混迹多年甚至是和荒罗睺这样的家伙都是可以刚正面的家伙,绝对是对这里的很多的弯弯道道都是门儿清。

    所以天道会对于他来说虽然称不上熟悉但是也绝对不是陌生的。

    只是以前都是没有打过交道而已。

    “……九九归一……”

    “八十一个?!他疯了吗?!”

    宁清秋几乎是极端的愤怒起来。

    “不是,是十八个,九阳九阴。”

    “修炼火属性和水属性,或者是阳命、阴命的那种女剑修士。”

    “所以你们看中了我?那么之前有多少人遇害了?”

    “只差最后一个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