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再炼!
    本来应该是叙旧时光的。

    但是很可惜,宁清秋因为炼心剑的事儿,急不可耐的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明远等人是自己和七夜的朋友,然后便是急匆匆的拉着重玄真君一脸心疼的拿出炼心剑,沉痛的说道:“炼心剑损毁,我心疼难忍,就期盼着重玄前辈您能够帮助我重铸炼心,不然的话......”

    一个剑修,一个自己的剑都是保护不了的剑修,修炼还有什么意义呢。

    她的武道意志,剑意光辉都是会被磨损得无比的黯淡,虽然是刚刚进阶了化神,但是想要渴望下一步几乎是没可能了,到时候不倒退修为都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宁清秋的杏眸里面闪过一丝黯淡。

    重玄真君先是一喜,因为发现宁清秋这个小丫头不过是一段时间不见,竟然是突破到了化神阶段,真的是可喜可贺,之前虽然是看好她和七夜算是天作之合,但是还是有点担心若是两个人修为相差太大或许还是有点不好,但是没想到宁清秋倒是半点不怯场,紧赶慢赶的就是这么追上来了,虽然没有和七夜并肩的程度但是也不能够要求更高了,因为对于修士来说,只要相差不到两个大阶层,其实也就差不多算是勉强持平了,毕竟七夜这样的妖孽不可以以常理度之。

    但是马上,听到她的话看到了宁清秋手里已经是成为断剑的炼心剑,重玄真君的脸色变得沉重起来,炼心剑也是他亲手打造过的剑器自然是有着一份感情在,竟然是遭受了这么大的损伤,实在是让人肉疼不已。

    最关键的是,宁清秋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炼心剑也不是什么普通的精钢剑精铁剑,它乃是真正的属于修士的神兵利器竟然是成了现在这个模样,可想而知宁清秋遭遇了多么恐怖的大战,那样的战斗,想一想都是知道绝对是险象环生,说不定是惨胜也说不定是逃跑才可以逃出生天。

    而且七夜不应该是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爱的姑娘遭受这样的对待,如果连他都是没有及时出手帮助宁清秋保住炼心剑,那么......

    重玄真君倒抽了一口冷气:“你们这是遇到了魔尊?还是被高等魔族给围攻了?”

    除了这两种方式,他实在是想不出能够让宁清秋的炼心剑变成这样的战争。

    旁边的明远和陆长生他们都是一脸愕然。

    苏红衣更是无比佩服的说道:“您老人家果然是慧眼如炬啊,竟然是连这个都是可以猜出来!”

    他对于外人向来是桀骜不驯高傲冷漠,对于敌人也是秋风扫落叶般冷酷无情,但是对于重玄真君这样的前辈却是极为尊崇的,最关键的是,这一位是真正的有名的炼器宗师,他还指望着可以日后拜托这一位帮助他打造一柄凤凰扇,然后用珍贵的法器作为聘礼去昆仑瑶池找西王母向玄女提婚呢!

    所有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苏红衣看着吊儿郎当但是其实是个很有担当的男人。

    重玄真君不认识苏红衣,虽然对于一个男人喜欢穿红衣服觉得隐约的优点古怪,而且这个青年身上一股子修炼血杀之道的气息,和他的道路截然不同,但是对方既然是对自己尊重有加,那么重玄真君的性格就是注定了他会同样和善的回报对方。

    毕竟是七夜和宁清秋的朋友,都是很不错的年轻人。

    只是——

    他看着明远和陈玄感的眼神有点些微的古怪。

    怎么都是觉得他们的身上的气息有点不对劲,有那么些似曾相识,但是又不记得是从什么地方有见过这样的气息,而且和九州主流的感觉气机特别的不一样。

    要不是看着都是实打实的人族,他都是要怀疑是不是修为不到家的高等魔族搞了什么附体夺舍的实验,然后眼前的都是披着人皮的魔物。

    气息强大古怪,但是绝对不是邪恶的。

    明远还好说,他毕竟是在九州历练了好长一段时间,看起来和土生土长的九州修士没有多大的区别,唯一的例外可能在于他是个儒修,所以气息稍微有点和常人不一样,但是修炼一途大道千千万万,就算是有人看出这一点,也不会脑洞大开到想到云荒世界还有另外一群修士,隶属于大唐,和他们在同一片天道的运转下呼吸修炼生活战斗的。

    所以明远的伪装向来是很成功的,至少之前除了宁清秋这样的知情人之外,没有任何人看出他的跟脚来。

    陈玄感这方面就是太不注意了。

    大大咧咧的散发自己的功法气息,在大唐这样的情况很正常,因为宁清秋他们才是外来者,是气息异样的那群人,但是现在在重玄真君眼里,古怪的人就是陈玄感了,简直是黑夜中举着火炬一样的突兀。

    宁清秋没有多说,这个时候最要紧的自然是炼心剑。她还给出了玄黄之气:“我和七夜还找到了玄黄之气,有了它,恢复炼心剑的鼎盛时期,应该是没什么不行的吧?”

    重玄真君看着她无比期待忐忑的脸,点了点头肯定了她的说法。

    目中有一丝讶异。

    玄黄之气这可是真正的稀罕的好东西,他们这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一段时间该不会跑到什么禁地里面去历练去了吧?看起来损伤不小,但是同样的,收获颇丰啊。

    这个猜测虽不中,亦不远矣。

    重玄真君开火炉,那地火滚滚汹汹,金红色的岩浆带着极度的高温,陈玄感都是忍不住感叹了一句:“实在是造化玄奇鬼斧神工!”

    这是自然的馈赠,天道的奇迹。

    这是属于炼器师的宝地。

    他们在这里炼器,绝对是事半功倍。

    当初悬空山就是靠着这一点成功的把重玄真君忽悠上了战车,然后便是绑在一条船上为悬空山卖命。

    当然,不单单是利益驱使,这么多年下来,重玄真君和悬空山早就已经是不分彼此了。

    没有什么,比起发自内心的感情更能够恒久的维持互相之间的关系,利益到底是薄弱的风吹雨打便是会散去的东西。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