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异世初临
    “呜呜——”

    狂风呼啸,天黑压压的沉着,时不时有血红的闪电突兀地出现,狰狞地撕裂了天空,让人不由得心惊胆战。

    放眼望去,荒芜宽广的大地上,一柄柄造型各异却又残破不堪的剑四处散落,密密麻麻数不胜数,至少有数万柄之多。

    最让人震惊的是,那些剑最低都是已经列为上品的四阶,在整个云荒都是万金难求,在这里却像是破烂一样随处都是

    。

    这些剑的最中间有一把浑身漆黑,有着斑驳绿斑的三尺长剑,最奇怪的是,其他的剑都是剑尖插在地上,而这把黑剑却是剑尖笔直的指向苍天,剑柄却深深陷进地里,它没有一丝半点的属于剑的锐利,却让人不敢轻视于它,就像是......在那平凡破旧的外表下隐隐有着能穿透万物的锋芒。

    地下隐隐有所异动,像是镇压了什么了不得的怪兽,下一刻就要破土而出。

    “轰隆隆——”

    头顶惊雷咆哮,这是修真界见者无不退避三舍的九焱寂灭天雷,威力十足,不到金丹期,触之则魂消骨融。

    即使是元婴大能,一不小心着了道,那至少也要养个几十年的伤才有可能痊愈,这还要能找到珍贵的五阶疗伤药材月光草。

    正因为它杀伤力太过巨大,治愈的希望也不是人人都负担得起,是以修真者人人谈之色变,视其为洪水猛兽。

    一道赤红带紫的足有成年男人大腿粗的九焱寂灭天雷以一种排山倒海雷霆万钧之势呼啸而下,狠狠的劈在了黑剑的剑尖之上,随着剑身蜿蜒而下,像是水银一样流泻下去,最后凝聚在剑柄上,倏然一亮之后,渐渐黯沉下去,最终消失不见。

    下一刻,一声沉闷的巨响回荡于天地之间,像是黄钟大吕轰然敲响。

    “咔咔咔——”从黑剑的剑柄处开始,一片一片的黑色片状物开始从剑身上脱落,几息之后,露出了掩盖在其中的雪亮的剑体。

    流光在剑身上盘旋,在最接近剑柄处的剑体上有两个字隐约闪烁,依稀可以辨认——

    秋水。

    “清秋......清秋——”

    天青色的轻纱被风吹在半空中,舞出凌乱又美丽的弧度,掀起的一角露出了大大的雕花木床,上面躺着一个人,看样子正在梦会周公。

    外面的声音由远及近,渐渐已经到了门前。

    门突然被推开,冲进来的是两个人,附带的还有照亮了整个房间的金色的日光。

    “表小姐,因着前几天我们小姐才受了伤,大夫嘱咐过要静养,您有什么事儿缓一下再来吧,好不好?”后面的穿着绿色小背夹的小丫头正拉住前面一个穿着的红色的纱织长裙的少女的袖子在苦苦哀求。

    “哎呀,放心了,小苗,我找清秋是有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她,我保准她一听伤口就不痛了!你就别担心了啊~”

    说话的少女笑着那手指点了点小苗的额头,小丫头立刻委屈地撅了撅嘴,她说完就推开小苗,明明是一个娇弱的少女,这一推竟然把和她身高体型相差无几的小苗推出了七、八米远的门外!

    她兴冲冲地又快步往里走,一把掀开挡住床的轻纱,就对上了一双清丽中带着妩媚的凤眸,微微一怔,旋即笑道:“清秋,你已经醒了啊?伤口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儿?”

    说着视线已经向下移,看向了少女缠绕着白纱的脖颈,眸色还是有些担忧。

    小苗已经小心翼翼地跑进来,发现宁清秋已经醒了,正半倚在床上眸光淡淡的看向她,心下一抖,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几天前自家小姐在街上购买符纸的时候,被安城的出逃的一个囚犯当做人质劫持,虽说最后被驻安城的青龙卫的大人救下,但是在那囚犯狗急跳墙之下还是受了点轻伤,心神大惊之下昏迷过去,醒来之后......小苗跪下去,声线有些不稳:“小姐,我没有拦住表小姐,请小姐责罚奴婢

    !”

    “不用,你下去吧。”宁清秋轻声说。

    小苗立即恭敬退下。

    “我好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老远就听见你大呼小叫的声音了。”床上的少女背靠在身后的枕头上,可能是因为脖子上的伤,说话的声音清淡又沙哑。

    江婉婉一说起这个脸上立马泛出极为灿烂的笑,一脸兴奋的坐在床沿:“清秋啊,我跟你说,今天我探听到一个惊天的好消息!”

    “青云宗你知道吧,就在半个月之后,青云使就会到我们安城来招收弟子!”

    说着她已经按耐不住激动地站起身来开始在床前走来走去,有些激动过头的样子。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青云宗是济州屈指可数的六阶宗门,拥有化神宗师这等惊天动地的存在,还有无数高深的秘籍功法、珍贵的丹药、高阶的荒兽......

    现在居然要到安城这个小小的城市来招收弟子......也真是一个确确实实的好消息。

    这次江婉婉倒是说对了。

    宁清秋的眼神也亮了起来。

    “谢谢你专程来告诉我这个消息,现在你也回去好好准备吧,好歹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呢。”清秋轻声说,因着伤口未痊愈,说话还有些费力。

    江婉婉也看出了这一点,点点头:“好吧,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半个月之后你的伤也应该好得差不多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参加青云宗的招收试炼!”

    她轻轻点头应允。

    江婉婉心满意足地离开,室内只剩下宁清秋一个人。

    她看向窗外良久,眸中一片空茫,伤口还有些隐隐的刺痛,她抬手抚上伤口,只触到厚厚的纱布,就轻轻叹了口气。

    她是宁清秋,却又不是她。

    她来自21世纪,那天不过是最平常的一天,她去街上闲逛给哥哥买生日礼物,路过博物馆的时候下意识走了进去,在博物馆的一个最偏僻的角落里面看见了一把乌黑的旧剑,然后,那把剑射出一道极致明亮锋利的光芒。

    再然后......她苦笑一下,她醒过来的时候就成了受伤晕倒的安城宁家的六小姐——宁清秋。

    和她一模一样的名字。

    而每一天,她都会做刚才的那个梦,数不清的剑,像是灭世般的场景......就像是一座剑坟,属于剑的坟墓。

    那把剑,她不会认错,就是那把导致她来到这里的——

    罪魁祸首!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