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首杀!
    宁清秋拿着一把制式剑小心翼翼走在幽暗寂静的丛林之中。

    刚才进入寂静岭之时有一道极细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里,是钱婆婆的声音:宁家子弟,一切以得到积分牌为重,遇到方家人,事有可为......便斩草除根!

    想来应该就是传音入密的秘法,其他的宁家人应该也是听到了。

    这不是游戏,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失败者只能命丧此地!

    她握紧了手上的剑。

    倏尔,她隐约觉得有些不对,下意识一侧头,手中的剑已经掠出,雪亮的剑光一闪而灭。

    “唰唰——”两声后,她收回剑,目光有些怔怔的看向地上已经整齐断成三截的小蛇。

    竹叶青,不入阶荒兽里面最柔弱也最恐怖的生物,恐怖之处在于毒性剧烈,未到炼气期的修士被咬上一口,没有灵丹妙药或是护身法宝,必死无疑!

    但是只要及时发现,一个最简单的剑招都可以取其性命。

    “滴答——”

    鲜红的血液顺着光滑的剑身坠落在地,唤回她微微有些恍惚的精神。

    她心中一寒,虽说她并不知道这是什么蛇,但是一看那裸露在外的微微泛着绿色荧光的牙齿就可以知道它有多么的危险。

    还好,这具身体的本能还在。

    否则的话,就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

    她把警惕心一下子又提高了一截,全神戒备起来。

    而正是这样的反应救了她一命。

    一道剑光像是毒蛇一般的从她背后的树影中穿刺了出来,对准她的脖颈,有着一股阴毒的杀气。

    她在危机之中精神愈显凝练,仗剑一挡,两剑相交,擦出一连串的小火星。

    宁清秋手腕一翻,剑尖顺势贴着来人的手臂刺向他的胸口,但是在那一瞬间,她微微迟疑了一下。

    就是这一息微不可察的停顿,让她付出了代价!

    那人没料到她在这样的境况之下竟然还能如此强力的反击,差点阴沟里面翻船和性命不保的后怕让他怒火滔天,抓住这一停顿的时机,反手一剑斩向她的右手,格外的凌厉狠绝。

    她一剑挥出挡下,但是毕竟失了先机,被对方剑上传来的力道逼迫得飞速的向后退去,地上被拉出一条长长的痕迹,她狠狠的撞在一棵大树上,五脏六腑受到强烈的震荡,一阵剧痛之后,喉咙口泛出腥甜,她咬紧牙关忍住了。

    腿用力在树干上一蹬,借力于剑推开了敌人。

    交手的两人这才看清对方。

    对面的少年一身灰色劲装,胸口的闪电标志说明来人的身份,正是宁家的死对头,方家的人!

    宁清秋脸色一变,长剑挽出剑花,剑光柔和中杀气四溢。

    你要让我死,我就.......先要了你的命!

    那少年也是一脸冰冷,剑迅猛凌厉的劈下带来“咻咻——”的破空声,可谓是声势惊人。

    但是宁清秋凛然不惧,剑身一动,带出的气浪吹得满地的树叶向两人交手的丈许方圆翻滚而出。

    你既是走刚阳路线,那我就以柔克刚!

    剑身顺势缠绕而上,柔意绵绵。

    用的正是宁家剑法柔水十六剑。

    那方家少年越打越心惊,不是说宁家的嫡系六小姐是个不懂修炼资质极差的草包吗?何以把这柔水剑法使得这样的出神入化,仅以练体五层左右的层次就与他这个练体八层的人斗了个旗鼓相当!

    不行,要速战速决!

    他剑招一变,剑速陡然再快三分,宁清秋却眼神一亮,就是这个时候!

    她不闪不避,直接用肩膀撞上他的剑尖,在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抓住一瞬间的破绽,锋锐的剑尖以一种迅若飞凫的速度扫过他的脆弱的喉头。

    他的剑骤然停住,只刚进入她的肩膀就再也无法寸进。他的脖子上一条长长的血线出现,而后像是井喷一般涌出大量的血,瞳孔满是不敢置信,继而迅速涣散,手拿着剑仰面倒下。

    发出“咚—”的一声响。

    他死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