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药王殿,血吻花
    两个黑衣人打头,牵着后面一串儿修士。

    来领人的魔修被收拾了,秦老和明远假扮魔修,自然不可能用真的万毒索捆住宁清秋他们。

    他们用的是修士常用来抓观赏性荒兽的绳子,困个凡人倒还有用,对修士就没有什么作用了,轻而易举就可以挣脱开来。

    为了逼真,还由一个擅长术法的修士,施展了一个烟雾类的法术,呈现灰黑色,倒也看起来像模像样的。

    一群人都没有说话,静静走在这一段狭长的走道里面,他们一出囚笼,过了出口就是这条崎岖的走道,只能刚好够两个人并排走。

    前方已有光亮,众人走过路口,瞬间改天换地一般,面前不再狭窄,而是一片极为宽广的空地广场,有一列血色铠甲的士兵正在巡逻。

    听到动静,无数猩红光点闪现,仔细看才发现是士兵的眼眸。

    包括清秋在内的所有人心中一凛。

    这是被魔化的魔兵!

    个个都有练气期的修为,眼前这一小队士兵就有十二人,血祭处的魔兵只会更强

    !

    由此可见此处的魔修实在是不好对付,就凭他们这些人,还真是够呛。

    魔兵虽没有人性理智,却被下过指令,知道这些人是祭品所用,所以根本就没有阻拦,野兽般的目光看过这些人之后,就视而不见的继续巡逻。

    所有的修士都在心中松了一口气。

    清秋已经感觉背后渗出了冷汗。

    这笔买卖,做起来还真是玄乎啊!

    但是他们又不知道出口在何处,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置之死地而后生呗。

    不过此时所有的修士已经不抱有能够戳破阴谋并且逃出生天这样的美好愿望了,能捡回一条小命就要感谢祖师爷了。

    越过广场,众人眼前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宫殿,白玉般的外墙上雕刻着无数祥瑞神兽、精致壁画,本来是无比圣洁之物,却在黑色火焰的照耀下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宫殿飞阁流丹,雕栏玉砌,整体造型风格恢宏大气、神圣庄严,总而言之,怎么看都不像是魔修整出来的东西。

    何况那宫殿挂着的紫金色牌匾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大字:药王殿!

    这怎么看怎么像正道门派,仙家气象的地方啊!

    但是门口那些魔兵和他们手中举着的尸油火把却明明白白阐述着这里,是一个真正的魔窟。

    那大开的殿门就像是荒兽的巨口,仿佛能够吞噬一切。

    “药王殿?!这里竟然是药王殿?!”

    突然有人惊呼出声,清秋吓了一跳,这魔修近在咫尺,还沉不住气大呼小叫这不是找死吗?

    偏头一看,却是木晴,她还一脸震惊的看着药王殿。

    难道说她知道这里的内幕?众人心思转了转,却没有问出来。

    因为已经有一个魔兵走了过来,他的铠甲纹路更多更精致,看起来应该是魔兵里面领头的,他没有感情的眸子刮过,看人的眼神和旁边的杂草没什么两样。

    “怎么回事?”

    声音沙哑粗砺,像是砂布在地上狠狠摩擦,难听得紧。

    秦老压低声音道:“无事,这些人都是今晚上最后的祭品,马上他们就没有机会开口了。”

    秦老也不知道这魔兵头领如何称呼,干脆模糊化。

    那魔兵头领点点头:“管好他们,祭品就应该有祭品的样子,不要再让他们出声影响到圣女殿下。”

    可以看出魔兵头领比普通魔兵有了更多人性化的情绪,虽然很淡,但是毕竟不是单纯的只知道听命行事的机器了。

    不过好在,他也没有怀疑,直接放行。

    圣女殿下?难道这次血祭就是这个魔教妖女搞出来的?

    众人再不敢出声,迈步上了台阶,随时等着秦老的命令,大家就会抓准时机逃跑,最好能够出其不备抓住那个圣女,这样才有筹码离开这里

    。

    药王殿隔得越近,都能看清楚那壁画上各种祥云纹路,还有正道修士的痕迹,明显这里是正道的地盘,不知怎么落入了魔修手里。

    清秋被这诡异的情况搞得都打退堂鼓了,想来有和她一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但是他们现在不敢轻举妄动。

    秦老和明远轻轻一拉手中的绳索,众人知道这是提醒,纷纷收敛心神准备入殿。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大殿中央那个硕大无比的血池,月光从殿顶部的洞口射进血池,池中血液沸腾翻滚,甚至无边血色中透出一点淡淡的银光。

    清秋瞬间握紧了拳头,如此大的血池,如此多的血液,这些魔修,真是灭绝人性,丧心病狂!

    无生道就不应该存在!这些人,都该死!

    她并不是圣母到反对杀人,修仙者与人斗于天都,早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所谓怕死不修仙正是这个理。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可以视人命如草芥!

    修仙者,也是人!虽有劣根性,但是终究是瑕不掩瑜的。

    无生道这样的作为,是彻底的背弃人道,人人得而诛之!

    血池旁背对着一众修士站立的乃是一身穿黑衣的女子,背影婀娜,长发披散,想来应该就是那魔兵统领口中的圣女。

    赤练和那四个抬棺人也站在一边,抬棺人站在青铜古棺旁边宛若雕塑,赤练看到他们进门眼睛一亮,伸出血红的舌头舔过尖锐的牙齿,露出一个畸形的笑容。

    “圣女殿下,祭品到了。”

    无生岚转过身来,一张美艳的小脸诱人心魂,看着宁清秋他们一众修士的眼神充满纯粹的喜悦。

    在她眼里,这就是她无生岚踏入金丹大道的最好补品!

    清秋蹙着眉,这样的眼神真是让人恶心,一个好好的漂亮姑娘,却手染千万人的鲜血只为了一己私利,清秋着实不能理解。

    不过倒是和她设想的魔教妖女的形象一样。

    蛇蝎美人啊。

    “来人,把血吻花请出来。再把这些人全部给我投进血池!”

    抬棺人应声而动,打开了一直放着的青铜古棺。

    一具荒兽白骨呈现众人眼前,额头上盛开着一朵妖艳宛若鲜血灌溉的红色花朵……确切的说,是未开放的花苞。

    所有的修士眼中都盛满了惊骇。

    竟然真的是……血吻花!

    联想一下他们都是在百花城和坠龙山脉附近被抓,真相呼之欲出,所有的人脸色顿时一片死白。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