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东西到手,结下仇怨
    玄字六号包厢没有任何的回应。

    青雀的神色本有点扭曲了,现在却一点一点平静下来,她心中生出一点纯粹的杀意来。

    先是裂天剑派,后有这个不知名的高价买下蜃龙珠的神秘人,她的脸面被彻底撕下来不算,整个绝情谷大概都要成为笑柄。

    如果她今天不能做出一些有力反击的话……青雀做了一个决定。

    她淡淡问道:“阁下真的要避而不见,做一个藏头露尾之辈?真的要跟这位裂天剑派的猖狂之徒一样,成为我绝情谷的敌人?蜃龙珠是好东西,但不要有钱买没命享!”

    此话一出,众皆哗然。

    青雀这话,直接把层次上升到敌人的程度了,还是以绝情谷的名义。

    众多修士都有些不满起来,绝情谷势大不错,却也没有到一手遮天的程度,也不是人人都怕了它!

    包厢里,宁清秋和明远的脸色同时冷了下来

    。

    “蠢货!”明远厌恶的皱皱眉,对于这个绝情谷真是一丝好感也欠奉。

    弟子都是如此,作为教派想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清秋也有些生气,大家都是出钱买东西,这输人不输阵,这个青雀未免气量太小。

    “个人是个人,宗门是宗门。还不至于为了这个青雀就否决整个绝情谷。当然,如若是真的对上了,我们也是占理的一番,我可是不心虚。”

    她扬声说话,让多宝阁内的人都能听清楚:“拍卖钱不够输给别人就要成为敌人?绝情谷果然不愧是名门大派赫赫威名,我今天算是见识绝情谷弟子的风采了。不过我势单力薄,还是不要让道友你知晓我姓甚名谁,免得招来无妄之灾啊!”

    清秋存了心要恶心人,看着是示弱,话里行间全是讽刺。

    她也不想真的因为这狗皮倒灶儿的事儿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自然不可能傻乎乎的暴露自己,她转变了语音和气息波动,发出的声音是经过特殊处理,没有人能够分辨出来她是谁。

    这也是太阴真解里面的一个小技巧,她前两天看着有趣才学了学,没想到这就用上了。

    青雀的脸绿了,裂天剑派的那人哈哈大笑起来,忍俊不禁,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瞬间就对玄字六号包厢的人产生了好感。

    虽然压根不认识。

    “这位道友倒是说道我心坎儿了,绝情谷屹立千年不倒,搞半天就是因为输了就要杀人灭口的光荣传统啊,嗯,长见识了。”

    这话说得更毒,要是传出去,绝情谷就不用做人了,每个修士都会把绝情谷的人当成是潜在敌人,退避三舍,他们会想及自身,认为绝情谷欺人太甚。

    毕竟宁清秋这里是正常竞价那钱买东西,绝情谷一顶敌人的帽子就扣上来,气量不只是狭小而是扭曲了。

    他本来对于蜃龙珠的兴趣就不算太大,没到非要不可的程度,就是家中的小妹最近练的一门剑术正好和幻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琢磨着把蜃龙珠买下来作为一个礼物。

    遇到青雀咄咄逼人的样子,他当然要插上一脚,本来是准备多出两次价就停下了,让她出点血也是挺不错的。没想还有猛人在这儿等着,把蜃龙珠给买了。

    不过现在有更好的代替品了,光是这绝情谷大弟子吃瘪一事,都够他小妹乐半年。

    用他小妹的话说,同为女修,对于绝情谷这些眼高于顶的女人,自然是不感冒的,成天跟人欠她们似的。

    宁清秋自然不知道这些弯弯道道,她对于这个裂天剑派的人拉仇恨的功力也是佩服,两句话一转,青雀这行为就变成绝情谷“传统”,这话忒毒。

    虽不至于拍手称快,心情确实是更好了一点。

    青雀脸色一下刷白,心中愤怒至极的同时有恐慌蔓延。

    她本来没有买到蜃龙珠就已经是失职了,本来是十拿九稳的事儿却被她弄到现在这步境地,不能更糟糕,否则她就完了,她从没有想过要引起众怒

    。

    即便是首席大弟子,惹出风波来殃及绝情谷,她也会被毫不犹豫的放弃,想想后山的黑风洞,她深深打了个寒颤,眼中闪过一丝恐惧……

    红妩作为多宝阁的拍卖人,也是现场的负责人,她这个时候不得不站出来说话了,否则一场好好的拍卖会就要变成闹剧了。

    这个青雀,也真是猪脑子!

    修士杀人夺宝的是绝对不少,一言不合生死相搏也是常事,但是青雀这样明目张胆威胁的,还真是第一个!最蠢的是,她还是以绝情谷的名义来说出这番话,事态就更严重了。

    这是在挑战多宝阁的底线,客人要是被吓得不敢竞价买东西了,多宝阁也开不下去!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青雀道友,还是请你收回刚才的话吧,我们多宝阁对于客人的安全很是重视,不会坐视不理。玄字六号包厢的客人我们不会泄露任何信息,将会确保其在百花城的安全!”

    红妩说得斩钉截铁,目光冷冷看向青雀。

    东道主发话了,多宝阁的态度也很明确,青雀要是固执己见,不只是多宝阁和裂天剑派,清秋他们和楼下的修士,在场的人都基本上会被得罪个干净。

    她浑身一凛,定定心神说道:“众位误解我的意思了,我一时言语不当,玄字六号的道友,我向你道歉,还请不要计较我的过失。”

    只要把那个东西待会去,就能将功赎罪,现在低头没什么不行的!

    红妩脸色一缓,多宝阁最喜欢的是和气生财,既然青雀不闹了,他们当然也不会做多余的事。

    “好,蜃龙珠归玄字六号包厢!接下来我们接着进行拍卖。”

    红妩招手让人拿来倒数第二件拍品,蜃龙珠已经被人送往后院,拍卖会结束之后付账就可以带走了。

    清秋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茶,整个人放松下来,给了青雀最后一句评语:“脸皮倒是够厚。”

    青雀灰头土脸的回了包厢,裂天剑派的男修也大摇大摆的回了自己的包厢,其他的贵宾包厢自始至终没有传出任何的声响,像是在等着什么东西。

    丫丫知道东西到手也是心满意足,终于不吵了,只说待会儿告诉她要蜃龙珠什么用,其实要不是小丫头说是琅嬛剑宗留下了一批财富,大量的灵石堆积如山,她还真心拿不出这么大一笔灵石。

    宁清秋进入练气期,已经是琅嬛剑宗铁板钉钉的传承者了,只是最近没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正式开启传承,她已经打定主意在百花城的事完成之后,再接受传承,毕竟这个可能是个长时间的工程。

    还没有正式继承家业,就开始用钱……这也算是提前支出,她这算是钻了个空子。

    无伤大雅。

    后面两件东西她没什么兴趣,寻思着是看完拍卖会还是这个时间就走?

    明远好奇的问她:“说来你要蜃龙珠做什么?”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