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明远的幸运指数
    红妩被这突然的要求惊了一下,但是她的反应很快,用恭敬礼貌的态度说:“乐意为贵客服务,我这就把客人拍下的两件珍宝拿上来,请稍等

    。”

    即便是这和多宝阁一贯遵循的规矩不符,但是红妩也知道之前的对于玄字六号包厢的怀疑已经让她面前的两位修士心有不满,自然不敢拒绝,更何况,交好有能力的修士,一向是多宝阁最大的行为准则,在这商行核心观念之前,一切规矩都要靠边。

    所以她欣然同意。

    红妩义正辞严的告诉了在场所有修士,玄字六号包厢有充足的灵石对于拍卖品进行给付,一切的对于玄字六号包厢的质疑都是对于多宝阁的挑衅。

    大家也都没生气,明眼人都看出来红妩从玄字六号出来那叫一个红光满面,说明人是真正掏得出灵石的,也知道多宝阁这话其实是说给青雀听。

    不说修士个个都达到幸灾乐祸的程度,但很多人心里都不舒服,那青雀在好好一场拍卖会上搞风搞雨,傲得不得了,谁愿意被人看扁啊?心里腻歪着呢,只是碍于绝情谷不能直接表现出来,现在心里都像是大热天喝了一碗冰清露,那叫一个通体畅快。

    冰清露是修仙界广受欢迎的一种灵药,液体状的,它祛除燥邪、固本培元、精粹灵气,宁清秋看来也就和冰饮料差不多一个效果,当然,是被不科学化之后的冰饮……

    红妩将残图收在玉盒里,叫人从仓库将之前放进去的蜃龙珠带出来,她捧着两件价值六万上品灵石的宝贝,神情谨慎的送进了玄字六号。

    虽说在拍卖现场出现直接抢劫多宝阁的狂徒是一个可能性近乎于无的概率事件,但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说不定就冒出一个疯子,那就丢脸了。

    红妩将两个盒子放在桌子上,微微垂着头把两个盒子打开让宁清秋和明远验货。

    “客人请看,这就是你们拍下来的蜃龙宝珠和岐江宝图,请看一下有没有什么问题。”

    清秋倒有点佩服她的说话技巧了,蜃龙珠非要加个宝字,一张破破烂烂的残图说成“岐江宝图”,档次一下子就无限拔高了。

    蜃龙珠还好,珠圆玉润慧光隐隐倒是有几分宝珠的样子,但是这卖相不好的残图……

    明远将小型储物戒指丢过去:“东西没有问题,你点一下灵石的数量,无误的话就可以走了。”

    即便是之前确认过一次,红妩也没有装大方说什么我相信之类的话,万一中间明远偷梁换柱了怎么办?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这笔灵石可是属于整个多宝阁的,中间真的出了问题她可赔不起。

    确认那堆成一座小山的灵石数量无误灵气澎湃,全是上品灵石没有任何缺损之后,红妩灿烂的笑起来。

    “尊贵的客人,您的诚信慷慨让人敬佩,那么红妩就不多打扰了。”

    她也知道自己这个场合不适合待在这里,爽快的退出包厢。

    门刚一关上,宁清秋就蹦了起来,先是翻手把蜃龙珠丢进了太阴灵犀丢给兴奋过头的丫丫,而后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桌上那半张残图上。

    “快,把那半张图拿出来,拼凑在一起看看是不是同一张!”

    明远被她这火急火燎的态度弄得有些失笑,这外人一走,宁清秋就忍不住了,最开始认识的时候他还以为她是性子极为清冷的人,没想到慢慢接触下来才发现清秋只是有些慢热,熟悉之后对于亲近的人还是很活泼的

    。

    清秋自然不知道明远对她的评价,她的冷淡不过是对自己的一层保护膜罢了,而且本来她的性格就不是那种热情到自来熟的人,跟人接触比较被动,不明真相的人自然会觉着她冷清冰寒。

    明远也没有废话,他对于这个所谓的岐江宝图也是非常感兴趣,若是真的,那里面就涉及到一个上古秘闻……

    就连器灵都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他也兴致勃勃的在一边围观,当然,是经过明远首肯的,作为寄居在缩小的控制中枢上的一个器灵,他自然是受限于要网点主人的明远的控制下。

    在三双眼睛的注视下,两张地图缓缓靠拢,最后在破裂的边缘毫无缝隙的贴合了。

    没错,这确实是同一张图的被分裂的两部分,不知道多少岁月之后的分离,它们合二为一,终于重见天日!

    “你们的运气可真是让人惊叹!”器灵忍不住说道,“我还记得这图是药王从一处遗迹中找到的,那是一位金丹修士的陨落之地,当时药王还是个普普通通的练气小修士,不只是没有什么正经的师承,甚至连筑基期都没有达到。”

    “正是因为那位金丹修士的遗产,他第一次接触到了炼丹之术,并且迅速发现自己在炼丹一道上的超强天赋,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而后才有元婴期炼丹大能药王的赫赫声名!”

    “可以说,是那位不知姓名的修士成就了药王。所以他一直对于这张残图很是重视,认为可以通过它找到那位修士的根底,可惜……直到他死去,悠悠几百年,一点儿线索都没有找到,结果成药王死前的最大遗憾。”

    器灵摇着头叹息,目光诡异的看着明远:“最后落到你手上没等多久就碰上了另外半张残图,这运气……”

    清秋和明远听得认真,没想到药王还有这么一段经历,的确让人感慨,可以说那个金丹修士的死亡之地就是药王挖到的人生第一桶金啊,发家史的起点,难怪他要把这么半张一个字都没写,压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残图当成是自己传承的三样最珍贵的宝物之一。

    听器灵这样说着,宁清秋看明远的眼神也有点异样了。出身名门,天资极高,逢凶化吉不说,还能撞上药王传承,好巧不巧根本不关心完全跟着她来看热闹的拍卖会也能遇上药王苦心孤诣找了几百年都没找到的地图,就这么自个儿跑到他手上来……

    这怎么看都像是主角的模板啊!

    清秋觉着自己这个时候是不是该哭一下比较符合气氛?她一个穿越者,修仙天资也就一般般不说,还一来就惹上一个头疼无比的“情敌”,被陷害之后一路受伤不说,还被传送到不知道千里……万里之外!

    简直是一个大写的惨字,堪称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当然以上都是宁清秋完全主观的扭曲想法。

    作为一个身怀太阴灵犀,琅嬛剑宗传承,还****运的得到了明净琉璃火的幸运儿,她实在是没有任何资格叫屈。

    明远被一人一器灵看得全身发麻,他赶紧说道:“如果多宝阁对于上古文字的解析没错,这张图确实是和岐江有关系的话,那么这里面有一个秘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