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上古秘闻,剑魔与剑灵
    明远说得神神秘秘的,即便是知道他在转移话题,但是不论是宁清秋还是器灵都被这话勾起了兴趣。

    莫非这张图,还真的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清秋先忍不住:“你知道这张图的来历?这难道真是岐江的藏宝图?”

    如果是真的,那他们就真的发达了。但是明远要真的清楚来龙去脉,怎么会在药王殿的时候没有认出来?但是看他这样子,却也不像是空穴来风。

    明远有些得意,他就知道他们会感兴趣的,总算是成功转移了注意力:“岐江有没有什么藏宝图我不知道,但是有一个上古秘闻倒是和这张图干系极大。”

    “传闻上古铸剑师岐江在晚年之时,偶然获得了一只剑灵,并且由此参破了剑之真义,他采集了无数稀世罕有的炼器材料熔于一炉,呕心沥血的锻造了一把剑,以剑灵为器灵,堪称是绝世神剑!”

    “剑灵?!”

    三道声音同时响起,震骇莫名。

    其中两道一个是来自宁清秋,一个是器灵,还有一个是藏在太阴灵犀的丫丫。

    除了宁清秋之外,自然是无人听到她的震惊。

    宁清秋一边安抚着丫丫,一边问明远:“你这话可是真的?为什么我们从没有听说过岐江还铸造了这样一把……剑?他不是自从造出魔剑黄泉之后,就发誓再也不铸剑,从此隐姓埋名不知去向了吗?”

    岐江是铸剑大师,一生致力于打造神兵宝剑,但是在为当时的一位剑修铸剑的时候出了意外,他封剑于铸剑池,没想到那下面竟然有一道连通魔界的空间裂缝,然后被魔界中人用秘法封印住气息不漏分毫,是以岐江一无所察。结果那剑被魔气长年累月浸染,等到再次打开铸剑池的时候,它已经成了一把魔气滔天的魔剑。

    就是后来在修仙界掀起了腥风血雨的黄泉魔剑。

    明远点头:“你说得没错。但是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家族典籍记载,当时无数的正道高人被邀请前去参加岐江的开锋仪式,见证又一柄仙剑的诞生,但是没想到却看到的是一把魔剑,更可怕的是那个不稳定的空间裂缝,若是魔界真的与云荒对接,那么第二次仙魔之战就要掀起了。还好,最后那裂缝被封印住了,但是趁着众人无力分身之际,一位实力达到了化神期的剑修抢夺黄泉魔剑而去,他也就是后来可止小儿夜啼的剑魔。”

    清秋和器灵相顾骇然,没想到听到这么一段惊心动魄的上古秘闻。想来其中的真相,也就只有明远这样拥有古老传承的世家还流传着当年的只言片语了吧。

    “等等,你是说当时剑魔只有化神期?那他怎么众目睽睽带走魔剑,即便当时众多高手无力分身,后面怎么也会派人阻止,整个云荒修仙界就被剑魔一个人掀了个底朝天?”

    器灵大为不解,要知道剑魔当时用黄泉魔剑在修仙界掀起了杀戮狂潮,凡人和修士加起来不知道死了多少,据传当时云荒的土地上到处浸染的都是血迹

    。

    当然,这就有些夸张。剑魔虽强,但还不至于天下无敌,毕竟云荒太大,能人辈出,当时主要是济州以及附近几个州深受其害,但是剑魔确实是一位绝世狠人。

    后来还是被称为万剑归一的万剑宗宗主出手,亲自诛杀此獠于北地幽州一山谷之中,也就是后来称为诛魔谷的地方。

    “因为剑魔借助着黄泉魔剑真真正正的化魔了。”明远苦笑道,“黄泉魔剑可是真正由魔界的魔气孕育而成,它是一个完美无瑕的载体。剑魔本质上不应该称为什么魔修,他是一个魔!所以很难杀死,而当时为了封印空间裂缝,当时参与的前辈或多或少受了伤,之后还要不停分派人手镇压,不然随时可能会被魔界反扑,中间还有一些原因……总之最后就是让剑魔肆虐一时,而岐江也从此消失在修士的眼中。”

    清秋看明远说道一半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也没有逼问,也许是不适合她现在知道,也许是因为旁边有一个器灵,反正他不说她也不追问。

    “那岐江后来去了什么地方?从哪里得到了剑灵?他真的把剑灵炼成了器灵?”

    宁清秋现在最关心的还是关于剑灵的问题,说来还是丫丫的亲人,剑灵一族与世无争,是少数几个和人类关系没有那么紧张的种族,岐江竟然炼剑的时候融入剑灵……小丫头心里必定不好受。

    剑灵为器灵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把剑灵附于剑中就可,而是彻底抹去剑灵的自我意识,锻炼精粹之后成为完全的无意识体而后困于剑上永世不得超生。

    这已经是近乎于魔道的手法了。

    “没错。他应该是深深自责于黄泉魔剑一事,我猜测他是想要锻造出一把真正的神剑毁了黄泉。剑灵我也不知道他是从何处得到,虽不确定但是十有*他是炼化了剑灵,因为我得到的消息是岐江确实是炼成了这柄剑,但是中间可能出了什么问题,最后导致他并没有让这柄无名神剑现世。”

    甚至他还死在了剑魔消亡之前。

    丫丫已经低声抽泣起来,宁清秋仍然不敢相信,岐江在修仙界一向是一位得高望重的前辈高人,即便他是上古之时的古人,仍然不能阻挡今时之人对他的铸剑之术的追捧。

    可是这样一个人,竟然……清秋深吸一口气,问道:“那这张图,也许就是那神剑所处之地?”

    器灵在一边拍手道:“肯定没错。咱们这次是撞了大运,岐江一生精血铸造的神剑,甚至还是让剑灵做了神剑剑灵,那我倒是要见识见识!”

    对器灵来说,神剑对他的吸引力并没有多大,他最感兴趣的,是那位同伴,那个被熔炼成器灵的倒霉剑灵。要知道器灵本就是宝物吸天地灵气诞生的一点灵智慢慢生成,得天道钟爱,而剑灵却无疑是最惨的那一种,后天练就的器灵,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撕心裂肺的痛苦,就连心智都被抹去,活得浑浑噩噩。

    清秋见不到器灵这番幸灾乐祸看好戏的模样,丫丫的族人,对她来说自然也是亲近的,便冷声道:“明远你还是吧把器灵收回去吧,我们也该离开多宝阁了,拍卖会就要结束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