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你也有异火?
    她就是死也要死个明白吧?更何况,琉璃火她还没有用,虽然不是攻击力强悍而出名的天地异火,但是作为异火榜上的一员,明净琉璃火的威力也不可小觑。

    她一直没用的原因,只因为还有一个人在旁边虎视眈眈。

    她苦笑一声:“你还要看多久的戏?”

    所有黑衣杀手一惊,他们没有任何人发现还有旁人,专门看着宁清秋一个人落单的时候出来暗杀,以求顺利完成任务。

    一道黑影骤然出现在小巷处,像是从阴影之中诞生的生物,无声无息的就出现了。

    所有的黑衣杀手都毛骨悚然,要知道他们是黑暗中的杀手,却对此人的出现完全不知道,只能说明来人无论是修为还是潜藏的本事都胜过他们良多。

    这又是谁?!

    但是既然是宁清秋认识的人,自然是敌非友。

    杀手们刀锋一转,全部刺向来人。

    一点寒光骤然亮起

    !

    黑影一闪,肉眼几乎不可见,他像是毫无障碍一般的穿过一众杀手围堵来到了宁清秋的面前。

    清秋看不清他的招式,只能看到一点宛若幻影的银光在他手上划出美丽优雅的弧度,像是跳舞一般,灵动极了。

    极动到极静。

    那人静静站在她的眼前,清秋这才看清楚他手上的武器。

    那是一柄银月弯刀,弧度细长优美,中间有着一道深深的沟槽,那弯刀尖处垂向地面。

    “啪——”

    一滴献血缓缓滴落,在寂静的小巷深处却像是耳边巨响。

    清秋一震,瞠目结舌的看向他的背后。

    那七八个黑衣人还保持着各种拿刀刺杀的姿势,定定不动宛若雕塑,而后像是海边的沙滩城堡一样被风吹散了一般,整个人瞬间支离破碎。

    满地残肢碎肉。

    血腥之气溢满鼻腔。

    她捂住了嘴,差点吐出来。

    宁清秋不是什么胆小的人,却被眼前的场景弄得有些心惊胆战。

    她不是没见过死人,甚至还杀过人。

    但是从没有见过像是眼前的人一样,杀人时宛若优雅的艺术,却也是最极致的残忍和暴力。

    她偏移过眼,倒退一步:“你是谁?”

    宁清秋后悔不已,这是驱了狼,来了虎啊,这个人比杀手更像是杀手。

    他像是看出她在想什么,水红的薄唇挑起一个玩味的弧度,手腕一翻,那美丽的弯刀不知被他收到哪里去了。

    “嗯,我倒是不介意在这里谈,不过你看起来不太舒服的样子啊。而且,有人过来了。”

    他带着磁性的魅惑嗓音在她耳边响起,清秋甚至闻到了他身上传来的淡淡的冷香,清而魅。

    清秋确实听到了脚步声,脸色一变,这要是被其他人看到这满地修罗场景,她长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

    再说了,旁边还站着一个杀人魔头。无辜群众过来围观,说不定又得添加几条人命。

    “我们换个地方谈吧。”宁清秋仰着脸看他,心中却有些忐忑,生怕他一言不合拔刀相向。

    在打斗过程中,宁清秋的那张面纱早就被弄掉了,一张欺霜赛雪的小脸苍白得不得了,她恳求人的时候,眼里的水波一荡一荡的,在七夜眼里看来,就跟个无害的小兔子似的。

    没想到这次接了任务出来,还能遇上这么有意思的人。嗯,挺有趣。

    他低笑了一声:“如你所愿。”

    急匆匆的脚步声接近了小巷,一队穿着铠甲的护卫疾步冲了进来,却只见眼前血腥的场景,除此之外,再无他人

    。

    护卫领头者面色极为难看,他们都是城主府的护卫,百花城主座下的修士,承担着整个百花城的安全之职,目下正是多事之秋,又出了这么一桩血腥惨案,难道是魔道余孽作祟吗?!

    “该死,你们去那边搜,你们回城主府报告要求加派人手,这绝不是普通的仇杀,这杀人的是个大高手!快去!其他的人跟我来!”

    他检查了尸体,或者应该说是其中一些碎片,发现那刃口处的痕迹十分特殊,他心中一惊,难道是……

    “喂,你到底是谁,现在可以说了吧?”

    清秋坐在一颗大树的枝丫上,恶狠狠的看着站在树顶上的黑衣男人。

    这男人刚才说走就走也就算了,竟然直接提着她的腰带把她带到了百花城外,直接就把她往这树杈上一扔就不管了。

    亏得她没有恐高症!最可恶的是,一点气度没有,竟然提着女人的腰带,像是扔货物似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是她打不过他,之前的杀人场景还让她心有余悸,只能色厉内荏的吼吼,不敢真的掀桌子。

    “我不叫喂,我是七夜。”

    七夜?这怎么听着有点耳熟?但是宁清秋确定自己是不认识他的。

    “你……身上也带着异火?”清秋还是没有忍住好奇,“是哪一种?”

    没错,她注意到他除了对于别人的眼光意外敏感之外,最大的原因就是明净琉璃火的异常波动,这也是她跟着他最大的原因。

    天地异火之间有着特殊的感应,一旦在一个比较近的范围内,就会互生感应,波动剧烈,这是世人皆知的道理。

    不够这个近距离的要求极为严苛,要求不超过方圆十米的距离,这已经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数字了,更何况,得到天地异火的幸运儿不知道多少年才出一个,想要遇上另外一个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所以……

    宁清秋也差不多可以肯定,这个七夜也肯定是因为异火的原因才注意到她的,而且他的异火的等级应该比她高,或者说是他的异火培养程度远远超过她,所以他才能先她一步发现异火异常,还那么明目张胆的看着她!

    “你一向这么直接吗?”七夜很是惊讶。

    天地异火这样的秘密谁不是藏着掖着,拼命捂着还来不及,她竟然就这么直愣愣的问他?!

    这是该说她傻还是天真?

    要是没看错的话,宁清秋是防着他的。这很正常。但是这样的情况下,她不怕他害她吗?七夜的兴趣越发高昂。

    宁清秋被他诡异的眼神看到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她拢拢衣襟轻咳一声:“我又不是傻的,天地异火这从来是每个人只能熔炼一种,谁敢贪心第二种异火,那么两种天地异火交接的一瞬间爆发的力量可以把任何人都融化成灰烬,除非你不想活了,才会打我的主意!”

    七夜笑了起来:“我自己不可以,但是别人可以啊。没有天地异火却想得不行的人,那可是数不清,你一定能买个好价钱……”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