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立威,全场傻眼
    宁清秋被云岚这么直白的问话惊住了,主要是她还没有这么“豪爽”的修仙者来着,这第一次见面就问人家对于道侣的理想型,在现代社会来说等同于一见面男人就问女人想和什么样的人结婚一样

    。

    交浅言深。

    而且看这位的样子,摆明了一副毛遂自荐的意向啊。

    但是因为云岚的眼神带着欣赏,并没有恶意猥琐,清秋其实并不怎么生气。

    只是理想型,这个问题她还从没想过。

    现代社会她就一直没有谈恋爱,追她的人不少,也不乏风度翩翩英俊潇洒的男人,有才子、有精英还有富二代,但是她从没有动过心思。

    当时家里人就说她不开窍,慢慢来不急,结果现在穿到修仙界她就更没这个心思,她立志攀登大道尽头顶峰,还想要回家,这样的情况不适合找什么道侣吧……

    不过她还没有来得及想好怎么婉言拒绝眼前的人,七夜就给人家直喇喇的来了这么一句。

    听听……反正不是你这样的?这是直接一巴掌糊人家脸上了啊。

    云岚脸色骤然沉下去,他在流云宗受尽宠爱,上头的师门长辈看重他,下面的师弟师妹对他也是极为拥护,在外行走也有着流岚剑的美称,哪里被人这样直接羞辱过?

    他都还没来得及跟宁清秋说一句考虑考虑我来着,就这样出师未捷身先死了,当即一张小白脸涨成了猪肝色。

    别误会,小白脸这个称呼是七夜给人家贴上的,在宁清秋看来,就是一个挺英俊的男修,眉清目秀,并无娘气。

    “这位道友此话何意?我与阁下并不认识,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何必说话如此咄咄逼人?若是不能说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就休怪我手上的流岚剑无情了!”

    云岚还是有着一番气度的,他强忍着怒气,看着眼前缓步走进来的一身黑袍的怪人。

    没错,七夜说话这么不饶人,不关他的事突然插进来不说,还一开口就这么呛声,一看就让人觉着这是来挑衅的。

    云岚这口气不能不争,否则以后还如何在修仙界行走?至少百花城附近这一片,他就要名声扫地了。

    何况宁清秋还在一边看着呢,这美人面前颜面扫地,是云岚这等爱花惜色之人最不能忍受之事,男人嘛,管他是不是修仙求道的,除了西域那群秃驴和尚,或者是修无情道绝情道的,那个都不愿在女人面前落了面子。

    七夜先是一愣,还真是没有反应过来竟然有人这么不怕死敢跟他挑战,而后他反应过来最近低调惯了,一直气势内敛,关键是鬼刀的标志性面具竟然没露出来,人家哪知道他哪根葱?

    “我可不是你的道友,不过,你真的想要跟我打?”

    七夜说话间不再掩盖灵气修为,不过一收一放之间,直直冲着云岚而去,在他面前气势汹汹的云岚狂退三大步,被身后的另一个修士接住,他本来是和云岚关系不错,想着扶上一把,这刚一接触就面色狂变。

    “不好!快……”

    让开二字没有说出来,他就跟着被往后推去,像是空气中有着看不见的推手一般

    。

    这还不算完,身后的反应不及的几位修士就像是被串起来的饺子似的,连带着七八个修士一起,轰然撞向了身后的墙壁,砰一声巨响,那宽阔黑岩石做成的墙骤然龟裂,无数纵横捭阖的裂缝出现在墙面上。

    最后被撞上的那个修士猝然吐出一口血来,前面几人包括云岚在内个个面色紫涨,灵气波动狂乱。

    其他的修士都看傻了,纷纷顿在当场。七夜的气势控制得极好,他们站在一边的修士并没有遭受波及,不像是另外几个倒霉蛋站在一条直线上,所以被殃及池鱼了。

    这个突然出现的修士,实力竟然强大如斯!不过气势外放一下,都没有使出任何招数,就让七八个修士毫无还手之力。

    要知道,这里面的人都没有什么弱者,虽是年轻一代,但是修仙界年龄跨度比较大,五十年间出现的修士都可以称为同一代。所以筑基期也占了在场的一小半,云岚就是一个刚刚筑基的修士,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刻,筑基成功之后出来历练以尽快将根基稳定下来,却没想到遭遇到了这样恐怖的对手!

    那几个“连带倒霉”的修士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那一口胸中上涌的血,猝然吐出,脸色虽苍白却比之前好了许多。

    唯有云岚咬牙硬撑,他站直了身子,目光看向七夜中带着惊惧,但是还有着不服输。

    他伸手拿出自己的流岚剑,剑鞘古朴,剑身雪白优雅,脸上是极度的凝重。

    七夜很强没错,但是他怎么可能就这样认输?!他要打上一场,这样的对手不是随处可见的!

    更何况,这是在百花城主府,想来对方不敢杀人,云岚的争斗之意更是燃烧熊熊。

    他敢肯定,若是和此人打上一场不死,他便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修为稳固在筑基前期!

    一只手轻轻按在了他的流岚剑的剑柄上。

    云岚气势一顿,看向身侧的人。

    清秋微微笑着:“云岚师兄,我看就不必再打了吧。”

    宁清秋修为比云岚低,只是练气期,称呼一声师兄并不为过,这也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善意,开玩笑,真的要把七夜惹毛了,你以为你还能站着和我说话?人要贵有自知之明啊。

    但是这话显然是不能说的。

    云岚怒道:“宁师妹你难道也看不起我?!此人不过是仰仗偷袭之便,才能占得便宜,让我与他实际打上一场,你就……”

    在他认知中,七夜确实不是靠气势就震伤了他,应该是一种攻击方法,所以云岚还是有点信心的,他的流岚剑不是花拳绣腿,剑法十分精妙!

    但是他的话并没说完,所有的人目光都凝聚在了他的身后,云岚身体一僵,也缓缓转头看去。

    身后那斑驳的石墙就在他们眼中,瞬间多了无数的裂缝,像是从内部蔓延开来,然后轰然炸裂,碎成了一地粉末。

    大殿内所有的修士都化作了石雕一般,他们盯着那两人高的粉末沙堆,完全傻眼了。(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