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恐吓,酷烈的搜魂之术
    龙马背脊极为宽阔,就是在上面摆章桌子吃饭都使得,更不用说坐上两个人。

    亏百花城主还这等贴心的给他们准备了三匹,要宁清秋说就是大伙儿一起坐着也不打紧,就是稍微那么寒碜了点儿。

    宁清秋淡眼看着宁心莲,这女人灵力被封,龙马奔速极快,迎面而来的风那就跟刮骨钢刀也差不离,不够作为修士,淡淡一层灵气护体也就跟吹面不寒杨柳风那温温柔柔没什么区别了。

    宁心莲除了筑基修士经过锤炼的*还勉强扛得住没有受重伤,但是看她面色苍白那样儿也知道人不好受。

    不过宁清秋见她还能一双眼满是怨毒的盯着她,就知道人还能撑得住,就不装什么圣母,让她吹吹冷风也算是“关怀”了。

    “有本事你就一剑杀了我,这么折辱人算什么本事,我看不起你

    !”

    看看,这气儿都喘不匀了,就放狠话了。

    只可惜,这气息太弱声音太小后劲不足,这话本来是宁死不屈视死如归来着,但是硬生生被这么一说,听在宁清秋耳朵里就跟蚊子嘤嘤似的,别提多搞笑。

    于是她也就真的笑出声来。

    七夜一马当先走在前头,他多少年没做过坐骑,这还别有一番滋味,没有兴致搭理宁心莲这么个小蝼蚁。

    明远跟清秋的龙马算是并驾齐驱,毕竟宁清秋修为最弱,他下意识总要看顾一二。

    没曾想听到清秋这一声冷笑,再看那个俘虏脸色死白死白立马变成了通红,而后转为铁青……他嘴角轻轻扬了扬,慢悠悠的缀在后面一点。

    宁清秋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说出来的话却让宁心莲不寒而栗:“你昨天说话避重就轻,我差点也被你忽悠过去了。你说你离开青云宗之后偶然加入的黄泉魔宗,那么我就想知道你到底是凭借什么这么快就在魔宗占领了一席之地?”

    她知道宁心莲大概恨她,但是绝不认为这个女人会把她当做是人生中最重要的目标之一。

    进入黄泉魔宗,宁心莲不把全部心思放在怎么更进一步上,却急着找人推算她的方位还带着一大批杀手来杀她?

    就连暗巷中的那些人全数死绝,她不冷静冷静,还是鼓动着红妩继续追杀她?

    怎么看都有些不合常理。

    而且,照理说郑芸才是她真正应该恨之入骨的对象吧,作为边凛名正言顺的准道侣……当然现在是个“弃妇”了,郑芸心狠手辣想要除掉她,宁心莲说得轻巧想必当时也是九死一生,怎么忍得了这口气?

    还有,她的这身修为是怎么来的?

    一个个疑问在她的脑海中闹腾,这也是她让七夜留下宁心莲一条小命的原因,反正有得是时间,她可以慢慢了清自己心中的疑惑。

    宁心莲冷笑道:“怎么,你见不得我备受重视?黄泉魔宗有能力者即可上位,我宁心莲凭什么不能得到重用!”

    宁清秋一眼看出了她的色厉内荏。

    她眼光一寒:“你别在这儿转移重点,你就老实说,你杀我这件事…….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幕后黑手!”

    宁心莲闭口不言,但是表情的些微动荡宁清秋却并没有错过,她心中一冷,看来是确有其事,她不过是诈了一诈,宁心莲这摆明了是心虚。

    见她还想追问,宁心莲倒是破罐子破摔了:“我想杀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一人做事一人当,没必要往别人身上推。你若是不杀我,留下我的性命,往后若有了机会我杀你却是不会心软的。”

    明远的声音带着点冷淡,在宁清秋背后响起。

    “既然她一心求死,这种时候还大言不惭,清秋你干脆就好人做到底,给她一个了断。至于说你想要知道的那些东西……”

    “直接搜魂,哪来那么麻烦?”

    七夜不耐的声音响起,这个宁心莲都这境地还摆出这么一副样子给谁看?她该不会以为他们真的杀不了她吧?

    清秋确实是动了杀心的

    。

    宁心莲是一条毒蛇,放任不管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要来害她,只有千日作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她对她的恶意已经是根深蒂固,宁清秋最好的办法就是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但是她觉得不对劲。

    “在我的印象里面,你可不是把生死置之度外的人。”她意味深长的说道,欣慰的看到宁心莲的脸色大变。

    果然没错,这个女人一定是又在玩什么阴谋诡计,她可不上当。

    主要是宁清秋打一开始就不相信宁心莲这样的女人会甘愿赴死,即便是落在她的手里,怎么也该“忍辱负重”以图东山再起啊。

    “放心,我暂时不会杀你,不过这个世上折磨人的手法很多,我脑子里面总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没有人来让我实践,现在可好了。你可算是帮了我的大忙。”

    “对了明远,我听说凡人国度里面有什么……十大酷刑来着?”

    明远知道她在吓人,配合着点点头。

    剥皮、皲裂、削人棍……

    光是听着都让人头皮发麻。

    宁心莲的脸色更加惨白,就像是张纸片儿似的,没有一点儿人色。

    她是修士自然是不惧凡人手段,关键是被封了灵气锁了丹田的修士,跟凡人有什么区别?最多也就比得上一些武林高手的*。

    血肉之躯,自然是害怕酷刑的。

    修士也是人。

    也怕疼。

    宁心莲更不是那种心志如铁意志如钢的真正修士,她不过是一个按部就班的普通修士罢了。

    若非如此,她也不会走捷径接受魔宗长老传功直接三级跳成为筑基修士,这都是她立下军令状要带着宁清秋的人头和那个魔宗必须找回的宗门至宝回归提前预支的奖励!

    “实在不行。”宁清秋慢悠悠的说道,“按照七……直接搜魂也不是不行,虽然手段酷烈了点,但是你不肯配合我也没有办法啊。”

    她有点长吁短叹。

    把七夜的名字吞了回去,能少提到就少提到,即便宁心莲没有机会泄露七夜的消息。

    宁心莲惊恐地看着她。

    搜魂,在修仙界一向是被视为魔道手段,不到万不得已,没有正道修士会使用这样的手法,实在是因果业力太大,有碍修行。

    度心魔劫的时候就尤为艰难。

    被施展了搜魂的修士,轻则痴傻,重则死亡。

    着实酷烈。(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