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十四章 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那两个女修一离开,清秋和明远大概等了半柱香的时间,便大摇大摆的走到灵田边,清秋伸出手指,在掌心处刻画了一个情字符文。

    简单的符文,在修仙界属于修士必备技能之一,毕竟不知道什么功法技能就要用到某几个符文做引子施法,所以就像是通用字体一般人人都要学。

    只是刻画符箓就不单是把一些字体写在一起融成一团就行了,那里面涉及的东西太多,清秋还不清楚,毕竟没有系统的学习过符箓。

    总而言之,写个字还是很简单的。

    在符文里面灌注灵气,然后在情花的花朵下方三寸处对着一道金色的丝线,齐根掐断,一朵情花就被顺利的采下来。

    这是刚刚才学到的手法。

    现学现用。

    第一次就成功,清秋果然兴奋不已,兴致高昂。

    明远见她高兴,便不打算帮忙,只在一边默默站立,注意着外边儿的动静,万一一不小心,被抓了个现形就不妙了

    。

    能不打架还是算了吧,这一谷的女人,目前还在镇压什么妖物,多灾多难的,明远觉着得然人处且饶人……最重要的是,他们是来挖人家的宝贝的,总有点心虚。

    清秋跟个采蘑菇的小姑娘……采花的姑娘似的,在灵田里面开心的摘摘摘,捡到就往太阴灵犀里面扔,丫丫已经帮忙把九天息壤扔到一块灵田中,现在正忙着帮她种花呢。

    反正明远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把东西扔到储物戒指中还是太阴灵犀,所以清秋现在十分无所顾忌。

    离开七夜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果然快乐得飞起啊。

    自由……这久违的味道……

    宁清秋这是被压迫久了,有点神经了。

    主要是七夜即便是没有对他们表现出什么明显的恶意,她都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的,生怕那天一不注意人就翻脸了,而她和明远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狠狠插上一刀。

    “明远,你说她们说那个什么济州峰会是什么?”

    对于自己是个济州人,却喜欢问来自大唐第一次踏足九州的明远关于济州的问题,清秋表示这一点不可耻,她很自然的就把人家当做是百科全书了。

    明远沉吟了一下:“我不清楚,之前并没有这个东西出现啊……说不定是近年来才兴起的,我们到时候出去问问就知道了。”

    清秋先是大吃一惊,他竟然不知道?后来一听,觉得有理,对啊,明远知道的再多,挡不住这修仙界日新月异啊。

    即便是修士生命漫长,很多东西确实是一成不变,但是更多的新生事物也在诞生,明远毕竟不是全知全能,是她大惊小怪苛求了。

    她点点额头,有点无语自己的想当然,采了不少的情花,觉得够用了,就跟明远示意可以走了。

    明远的遮目环好用,出去的时候遇上不少的绝情谷女修,都神色匆匆的朝着一个方向走,清秋观察了一下,发现和情花那边的方向相反,大松了一口气。

    拍拍胸口,还以为是他们暴露了来着。

    她就说嘛,明远的法器向来靠谱,怎么可能还没有走出几步远就被发现了?

    只是有点做贼心虚罢了。

    绝情谷应该是出事了,不过跟他们的行为想必没有关系。

    明远倒是对于绝情谷女修口中的妖物有点兴趣,但是也知道这个时候不宜久留,绝情谷现在处于一种一点就炸的状态,有点草木皆兵的精神紧绷状态,要是他们一旦被发现,人家可不会和你好好讲道理。

    最关键的是,宁清秋还好,同为女性,能够留两分情面。

    绝情谷山前立着石碑来着,上面有着第一任谷主,绝情谷创派祖师的亲笔题字。

    男修,入谷者死。

    男性凡人压根就进不了谷,这里才没有提出来说

    。

    明远可是活生生实打实的一枚男修,那妥妥儿的阶级仇人,打死打活没得商量。

    所以两人也没耽搁,静悄悄的就出了谷。

    急行了一段路,清秋都有点大喘气了,灵气每次耗尽之后再盘腿修炼,总会恢复得比较快,吸收灵气的速度也快上那么一丝两丝。

    虽说不多,聊胜于无,日积月累之下,也是一个极大的进步途径。

    清秋看了看身后,估摸着即便绝情谷的人发现情花被盗,也没有可能追上来就决定休息一会儿。

    “我要打坐回复灵气……要不你先过去?”

    明远摇头,就停在一边休息:“我等你一起,万一遇到危险也好有个照应。七夜那边收取灵石矿脉很快结束,但是他的刀吸收灵源晶要用去一点时间,我们这么快就出来,待会儿过去也不会晚。”

    清秋听到这里就有点翘气:“七夜真是奢侈得没边儿了,灵源晶这样的好东西自己跑到他手里也就算了,竟然还是拿来养刀……这个世道,真是人不如刀啊……”

    “呵……还算你有自知之明。”

    冷冷淡淡的男声穿来,清冽凛然,好听极了。

    清秋这才恍惚响起,没对着七夜这个人,光听他的声音,无疑是一种莫大的享受,松间明月,石上清泉。

    堪称极致。

    就是这话……不只不中听,还相当的刺耳。

    宁清秋脸黑了,皱巴着一张如花似玉的小脸,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带着银蓝诡面的男人,一袭苍青色的长袍,外面还笼罩着一层浅银色的薄烟纱袍,上面有着若隐若现的祥云花纹,瑞兽仙鹤栩栩如生。

    抱着他的那雪月弯刀,大概是吸取了灵源晶的缘故,它又亮了一点,寒气也更重了一点,不过渐渐地也收敛了下来。

    清秋不搭理他,做口舌之争未免落了下乘……主要是七夜这人毒舌不说,关键是说赢了他也没用,她打不过他,被武力一镇压,不就一朝回到解放前了吗?

    她才不做无用功,自讨苦吃呢。

    见着宁清秋已经进入深度修炼状态,摆明了不想谈话的姿势,七夜没奈何,只能和明远一起站在一边……给她护法。

    那点练气期的灵气,光是跑路都不行,怎么喂养琉璃火,让它成长到跟他的地狱火一样的层次?

    真是让人郁卒不已。

    “这次灵源晶品相如何?”明远问道。

    七夜点头:“还不错,绿而接近青色品质。”

    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灵源晶,紫色最好,接近青色已经算是小极品了。

    灵源晶,可是能够一颗催生整条矿脉的灵石源头!(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