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连妖弓也杀不了的人
    难道跟刚才诡异的感觉有关?

    明远摇摇头,半撑着自己的头,侧脸雅致非凡,有着一股修士少有的书卷气。

    安海一直觉得,这位修士,有点像是凡间那些咬文嚼字的书生。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出来,没有人比他更明白这位筑基修士的厉害,他能够从明远身上感觉到极度危险的气息,这不是因为他对于安海有什么敌意,而是实力差距带来的本能感应。

    同为筑基修士,安海却知道自己绝不是明远的对手,一旦出手,就是和那些阴家修士一般下场

    。

    “对了,安管家,据你所言,这妖弓的信物是数十年前就交给了安夫人的家族,后来安夫人家族被灭才传到安夫人的手上,之后就被你们携带前往万湖大草原?”

    “没错,夫人当时也说这件事乃是家族最高机密,当时她并不知道,后来家族一夜之间被灭,只剩下夫人一个。她才从家中废墟之中凭借着血脉感应找到信物,然后从先人留下的玉简信息中得知这一切。”

    安海神情严肃,说道安夫人家族被灭的时候也有些怅惘,如今安家的现状比起当时安夫人的家族面临的危险也差不离了,不过是他们还有一个翻盘的机会罢了。

    明远却有些不解:“照你这样说,我倒是有点奇怪,当时的安夫人为何不自己去寻找妖弓,让他为自己家族报仇呢?”

    凭借安夫人的实力,应该是能够找到万湖大草原去的,除非是死亡,很难想象有什么能够让一个人放弃为满门血脉诛杀仇敌的心愿。

    而安夫人,现在好好的活在安家,而妖弓的承诺,她并没有使用。

    安海一怔,神情有点莫名,他沉默着,像是踌躇为难。

    安怜突然开口道:“我也问过我娘同样的问题……她说,当时的她满心仇恨,确实去找过那位大人。然而九死一生见到那位元婴大能的时候,他拒绝了我的母亲。”

    这次连宁清秋都清醒过来,她在情花编织的情绪情景里面,是能够听到外界的动静的,和修炼一样,只是不能随意动作罢了。

    但是有了明远的清心咒,倒是解决了这个问题,只要她想,念上几遍清心咒就可以瞬间脱离,神魂归位。

    “为什么?”她就跟个好奇宝宝似的。

    光是听听风云二十二位这个名头,就知道妖弓无缺是多么厉害的大人物了,这样的人又怎么会食言而肥?

    那岂不是传出去将会被天下人耻笑?

    能够修成元婴的修士,每一个都是认清自己的道路的绝世人物,而风云榜上更是九州最强的元婴修士,妖弓无缺能排名二十二,那自然是强悍无匹,并且不会违背自己的誓言。

    不只是丢不起这个脸面,更多的,这样做无疑是对于道心损害极为巨大。

    难道说……

    “他说杀不了。”安怜表情苦涩,毕竟是她母亲的家族,也就是她的外祖血脉,被人屠杀满门不说,有了莫大的报仇希望,结果那个被视为最大的倚仗的大能说他杀不了。

    当时的安夫人经历了九死一生,即便是筑基修士,路上也是危险重重,一个单身女修,遇到了多少心怀叵测的人,遭遇了多少生死杀机?

    支撑她的也就这么一个念头。

    结果那位妖弓跟她说,杀不了那个人,帮不了她报仇。

    于是安夫人只能带着那样信物黯然离去,妖弓承诺依然有效。

    她心灰意冷,都不想活下去了,一个连妖弓都说杀不了的仇人,有生之年,已经没有了报仇的希望

    。

    就在安夫人即将道心溃散之际,却遇到了安怜的父亲,现在的安家家主,两人相知相恋,安夫人便把往日惨痛记忆埋葬,安安稳稳的生活了这么些年,生下了安怜。

    却遇到安家生死存亡的危机,她不得不将此事告知,这件事可谓是给安家高层注射了一针强心剂,才能苦苦支撑到现在。

    宁清秋杏眸中全是惊讶,和明远对视一眼,彼此都有些震惊。

    那位仇家,到底是何等人物?连妖弓都说杀不了?

    既然是那么厉害的人物,又为什么去灭了安夫人的家族?一个最强修士也不过是金丹期的中等家族。

    而且,这样的家族又是怎么和妖弓扯上关系的?

    一切都扑朔迷离,笼罩着一团团的迷雾。

    安海脸上带着沉重的悲哀。

    这就是弱者,无能为力,无可奈何,只能任由命运摆弄。

    安夫人在安家极得人心,真心被安家人当成了主母,她的家族如此惨烈下场,安家人顾及自身处境,又怎么能不兔死狐悲?

    宁清秋见不惯这愁云惨淡的气氛,乌溜溜的眸子一转,便说道:“其实也不必这样担忧,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那个仇家再厉害也会遇到比他更厉害的人,走到路上人家看他不顺眼,一刀把他杀了那也不一定啊。”

    比如七夜就是这种蛋疼的人。

    不说一言不合,一言不发都要顺手杀了,只要你的实力足够,就能光荣的成为他的刀下亡魂。

    修仙界神经病太多,比如说月圆之夜就要杀人啊,比如说人家穿个什么色的衣服不入眼也要杀人啊,比如说人家长得不符合审美即便不丑也要杀人啊……

    诸如此类,不一而足,就不一一列举了。

    总之,经过明远和七夜的熏陶,清秋对于修士的变态程度有了新一轮的升华。

    她的三观经历了又一次重建。

    “而且,妖弓说杀不了,其实不只是有一个原因,那个人太强他杀不了,还有可能是因为那个凶手身后关系复杂,所以杀不了,不是真的杀不了,而是不能杀。”

    她倒是分析得头头是道。

    安怜微微掩唇一笑,听到前面觉得这话说的真是风趣,后面却有些哀伤,她叹了口气,强作欢颜:“无论是哪种情况,都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人物,我的外祖家没了,安家……绝不能再没了!”

    清秋对这位娇滴滴的大小姐倒是刮目相看了,一个十七八的花季少女,修士中的美人儿,从小就被人捧着长大,现在眼中却有了一往无回的勇气。

    之前见安怜的时候,清秋第一感觉就是这个女人真会哭,不停地哭哭哭哭,娇滴滴的,跟个修士版的林黛玉似的,现在倒是发现骨子里面还是有着坚韧的。(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