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清秋想着又瞅了一眼明远,如果她的感觉没错的话,这位安怜小姐倒是对这位好基友有那么几分意思。

    然而明远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反正就是把一木头。

    不说劝慰了,连点怜惜都没有。

    甚至还淡淡的回了她一眼,清秋一愣,觉着这么纯粹的无感倒是有点让人心寒的凉薄,不过这也就一瞬间的感觉。

    清秋只是想,美人投怀送抱,这个人大概也是不解风情。

    什么凉薄的话,应该是自己想多了,七夜这么没人情味儿倒是真的,明远不说是一个好好先生,至少性格还算是温和,不可能对这么惨的事没有一点唏嘘之情的。

    明远其实还真的没有什么感觉,修仙界每天都有人在消亡,如果个个都要感怀一番,那么也不用修道练气了,压根没有时间做这些事。

    并且他们明家人的血,本就是冷的

    。

    面上再温和善解人意,有些骨子里面的东西也是改不了的,明远朝着清秋微微一笑,雅人深致,俊俏非凡。

    安怜悄悄地红了脸,这个方位,宁清秋恰好在明远和安怜视线的中间,这么一个笑容,还真的不好说到底是给谁的。

    自个儿心知肚明。

    一行人各有各的心思,龙马这次赶路倒是没有晃晃悠悠,有那么点急行军的样子,毕竟人安家现在是生死时速,宁清秋和明远也实在不好太异类,这个时候拖人家后腿,还有闲心游山玩水,赏花看景,那就是真没心没肺了。

    前方一片坦途,草长莺飞,花香阵阵,有潺潺溪水流过,三五小动物在溪水边喝水,这里没有多么强大的荒兽,所以一些弱小的动物也是能够生存的。

    只可惜行色匆匆的旅人没有心思看美景,打马而过,只是过客罢了。

    安怜三不五时的趁着有空便想要和明远搭话,而明远却也是冷冷淡淡的婉拒了人家,后来发展到安怜只要有开口的意向,他就拉着清秋美其名曰传授师门道法。

    清秋感觉自己很头疼,成了一个硕大的挡箭牌,然而明远讲的那些东西又真的很有用,受益匪浅不说还可以解惑,修炼起来也越发的顺畅,她实在是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

    可怜的安怜小姐的哀怨眼神,她只能厚着脸皮挡下,把自己当成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白甜。

    就用明远的话来说:“既然是你揽下的事儿,我帮了你,你也帮帮我。”

    清秋对此无话可说。

    虽然去万湖大草原是七夜的意思,但是一开始要是她没有找事儿确实不会发展到这个程度。

    清秋对于修仙界知道的东西太少,安海则是走南闯北,一些杂事儿知道的多,也给她增添了不少的乐趣。

    明远知道的也多,不过人家走的是阳春白雪的路线,安海则是从广大人民群众角度来讲解,趣味儿性不知道增加了凡几,不怨宁清秋这么捧场。

    大家也都知道,但凡是讲什么东西和有趣的事儿,一旦听的人反响不错,那么讲的人自然是激情澎湃刹不住车。

    安海知道明远极为重视宁清秋,便是走了曲线救国路线,不动声色的刷着好感度。

    顺便拉着自家小姐让她不要再自取其辱。

    安海开始也是满怀期待,因为两人就是师兄妹,不是道侣,这就很给人遐想空间,所以也没有制止安怜的行为。

    人人都是本能的追逐强者。

    要是风云飘摇之际,安怜能够与明远联姻,继而和他背后的师门家族搭上关系,那就更好了。

    再怎么样的利益联盟,都没有枕头风吹得好。

    安怜这样的年纪,到了练气高阶,已经是安家这些年来资质最为出众的后辈之一,人又貌美,在乌镇那是声名远播,不知道多少少年英杰为之倾心,不过安夫人和家族素来怜爱小姐,舍不得便一直没有松口。

    而明远,无论是修为、人品、风度、背景、天资,那是没有一处可以挑剔的,乌镇所有的年轻修士加起来都比不上这一位

    。

    若是成了,自然是乐见其成。

    却没想……

    看不上那也不能交恶。

    “明远,你对那个安家小姐真的一点儿意思也没有啊?她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你也太冷淡了吧。”

    清秋有些好奇,明远对于安怜的态度,实在是不像他的平日风格,这君子风度都不摆了?

    刚安怜拿着自己做的灵药糕点说是请他们尝尝,柔情似水双颊嫣红,就连她一个女人都不禁柔和几分,明远竟然冷笑了一声。

    人差点没有当场哭出来。

    “你以为她真的对我不可自拔了?”明远古怪的看她一眼,“她不过是待价而沽罢了。她找上我,好感或许是有,但是更多的还是为了巴上你我身后的势力,我们的‘师门’。”

    “找上我,不过是只要我有所松动,那么这一路上必然会竭尽全力保证他们的安危,至少是关键时刻,定然会带上她。而后,安家也可以多一重倚靠,不至于就像这样被阴家逼入绝地而没有任何的外援。”

    “最后还能有一个不错的道侣,一举多得。”

    清秋听得是瞠目结舌,舌头差点捋不直:“……没这么……现实吧。”

    被他这么一说,什么花前月下的美好感觉都没了,人家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的纯纯爱恋,怎么就成了一文不值的精打细算了?

    明远告诫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这是修仙界,人心叵测,尔虞我诈。”

    “不要轻易的相信任何一个人这样流于表面的爱慕。那可能是包裹着毒药的蜜糖。”

    清秋毛骨悚然,一时无话。

    于是接下来她都在仔细的观察着安怜,不知道是对方的演技太好,还是她自己辨不清真假,她实在是没有发现太多的作假痕迹啊。

    清秋有些迟疑的把明远拉倒一边问:“……我还是觉得她喜欢你。”

    明远哭笑不得,嗯了一声。

    “啊?”

    本来准备长篇大论说服他的宁清秋傻眼了。

    要不要这么干脆的承认了啊,你自己打脸不疼吗?

    明远拍了拍她的额头,唇边带笑:“我没说她不是真的不喜欢我,这份喜欢是真心的,不过这份真心夹杂了许多的杂质……”

    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纯粹。

    “最重要的是,我不喜欢她,那么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给人虚假的期盼和希望,让这位安小姐可以及时抽身。”

    “我和她,不是一路人。”(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