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慌不择路打滚式
    一片灰色的枯萎的花瓣从半空中轻轻飘过。

    场面一时寂静。

    鬼面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有生之年,竟然被一个练气女修指着鼻子说他丑!这简直不能忍啊!

    再忍的话,他就成了忍者神龟了。

    青筋暴凸,五官生生扭成了凶案现场,他暴喝一声:“小丫头片子你说什么!你想死吗!有胆子你就再说一遍!”

    什么叫气得三尸神暴跳?这就是了。

    明远面色也有些古怪,明明是很严肃的场景,很凝重的氛围,怎么被宁清秋这么一搅合,事情变得就……

    他握拳在嘴边轻轻咳嗽了一声,唇边露出几缕笑意:“既然人家想听,师妹你就再说一遍吧,也算是满足他最后一个愿望了。”

    鬼面,必死,他留不得!

    笑声清淡,杀意盎然。

    清秋一挑眉,上前一步,用悲天悯人的眼神同情的看了鬼面一眼:“耳朵不好使?这是病,得治!”

    安海都没忍住,笑了。

    虽然此时此景,真的不应该笑的

    。

    “既然没听清,我就再说一遍,你长得太丑,所以我师兄是不会跟你合作的,掉档次你知道吗!”

    鬼面再也没忍住,提溜住安怜,直接使出五毒爪抓向已经暴露出来的宁清秋,这个贱人出言不逊,他就要杀了她,让她知道胆敢侮辱他的下场!

    “小贱人,受死吧!”

    清秋眸光一闪,也不讲究姿势好看了,矮下身子,就地一个驴打滚,骨碌碌滚出老远,一声玉色绿萝笼烟纱裙和月白色的半肩瞬间就沾满了泥土灰尘。

    身后一道亮眼的金光闪过。

    明远一直在她背后,蓄势待发,就在这一刻,杀招出手。

    鬼面只见到一点金光在眼前放大,那速度极快,他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不好,这是他们使诈!那女人是故意激怒他!

    就连故意上前一步,都是早有预谋,好让他按耐不住下手。

    鬼面是想通了前因后果,然而一切为时已晚,一根玉白色的指尖直直的戳进了他的心脏。

    剧痛席卷全身。

    明远眸光全是冷冽,杀意森然。

    像是对付那个狮鹫一样,这个人的心脏同样被贯穿,这个动作给了他……难以言喻的快感。

    在荒兽的世界里,它们的全身力量并不像是修士一般,全部贯穿在丹田之中,直到修炼到了化神期的修士,力量才会一分为二,一半在丹田,一半在意识海,也就是自己的元神。

    荒兽的力量除了凝练而成的内丹,生命脉门还在于心脏,那是荒兽一身力量和精血灌注流通的最重要的器官,甚至比起内丹重要性也不遑多让。

    它们没了内丹,还可以奄奄一息生存一段时间,万一有了什么天才地宝说不定还可以捡回一条性命,重新修炼;而若没了心脏,那就只有顷刻之间便毙命的下场。

    鬼面这修炼方式倒是和荒兽有那么点相似。

    明远却是不知道,鬼面这秘法乃是和金丹以及冥阴气凝练之法一起从那倒霉师兄手上得来的,正是前辈高人为了借鉴荒兽的方法,增强修士生命力制造的功法。

    后来发现越发的偏离正道,趋向魔道,便弃而不用,却没想到被后人发掘,用以作恶。

    鬼面眸中生命的光芒渐渐黯淡,抓住安怜的手无力放松,但是他不甘心。

    凝聚着全身最后一点灵气,用尽所有的力气,狠狠的在安怜的背后拍了一掌,自己却向后仰倒。

    摔落在地,无一人注意。

    这次是真的死了,无处话凄凉。

    安怜中了一掌,向前一扑,张口便是鲜血喷出,还好明远闪得快,否则的话正面对上,必将要被喷上一脸血。

    他袍袖一甩,灵气裹挟着安怜直接丢向了安海,安管家一把接住自家小姐,那叫一个心疼怜惜,之前的怨怪瞬间就没了踪影

    。

    不提这边手忙脚乱喂着丹药,安海一直用掌心分出灵气帮助安怜炼化丹药治疗,那边明远却是倏然落地,站到清秋面前。

    清秋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对着明远的眼神是赞叹的,还有一点向往。

    总有一天,她也会成为这样的修士。

    持三尺青峰,杀尽人间不平事!

    “明远,你杀掉了一个金丹修士。”

    话语平淡,却是无尽赞扬。

    明远微微扬唇一笑,伸手抚上清秋的发顶,她微微一愕,然后就看到他两根修长的手指之间捻着一枯黄灰色的树叶。

    清秋囧然。

    肯定是刚才在地上打滚的时候弄上的,虽说姿势不雅观,但是毕竟是“生死关头”嘛,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清秋脸上还是霞飞双颊,有点难为情。

    “啧,堂堂修仙练气之士,还是一个女修,竟然……不如这招就就叫做七情剑之慌不择路打滚式吧。”

    七夜果然是不甘心做个纯粹的背景板,直接就跳了出来,狠狠再给宁清秋插上一刀。

    清秋瞬间脸色红转青,抬头狠狠剜了头上一刀,即便是冥阴气阻隔,根本看不到那朵小白云。

    明远挥手使了一个清洁术,清秋立马就仙气飘飘再没有刚才的狼狈。

    “对了,刚才鬼面打了安怜一掌,不会有性命之忧吧?”

    “强弩之末,即便是最后的含恨一击,也不过是无用功,性命无碍。”

    明远说着,轻声咳嗽了两声。

    清秋面色一变,见他面色苍白,心中一紧:“你受了伤?”

    明远点头:“一点小伤,不碍事。毕竟是越阶杀敌,驱动了超过自身负荷的灵气,反噬之下内脏有点受伤,修养几个周天便可无恙。”

    清秋面色黯然:“又让你受伤了……老是因为帮我……”

    明远嘘了一声,拍拍她的头,动作很轻。

    “别多想,人生在世,修士哪有不受伤的?不过是能让我受的,就尽量不让你受伤罢了。”

    她抬眸,对上他清亮的眼,温柔浅笑,心中微微悸然。

    七夜高坐云端,托腮而望,本来还在看宁清秋的笑话,现在看着两人并肩对立,浅笑轻语的模样,胸口有一块地方突然不舒服起来。

    他皱皱眉,眼睛微眯,定定的看了他们一眼。

    移开视线,眺望东方。(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