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想要找个什么样的道侣?
    “明远,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宁清秋的脸上带着一股莫名的悲壮。

    明远手一摆,顺滑的衣袍浅浅拂过桌面,意思很明显,请便。

    她清了清嗓子,总有种莫名的羞耻:“咳,就是你有没有想过要找一个什么样的道侣啊?”

    明远这次是真的惊住了,讶异的挑眉,眼中带着绮丽的流光。

    清秋在他这样的注视下,脸色绯红,慌忙的摆手道:“你别误会别误会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好奇,好奇。”

    “所以,不想说也没关系。”

    然后她看着的他的表情,糯糯的补上最后一句。

    心里面已经把丫丫骂了个狗血淋头,恨不得把小胖丫头搓圆捏扁,要不是她缠着她,非要林浅浅帮忙问问心目中的男神喜欢什么样的女修,她重塑身体后好努力往那个方向长……

    但是一般这样‘你想找个什么样的道侣’这样的问题,都是隐晦的表白,后面一般跟着你看我怎么样这样的后续。

    简直是修仙界烂大街的十大情话金句之一,反正就是问出来很有歧义的那种,特别是女修问男修,差不多就是明示了。

    也怪不得人误会

    。

    明远却是笑着说:“别着急,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不过那个意思到底是哪个意思?”

    说着他自己也憋不住笑了。

    清秋恼羞成怒瞪他一眼,知道人是在逗她玩儿呢,赶紧正经脸:“喂喂喂,严肃点,我这是认真的再问你呢。”

    怎么着,也得有个理想型吧?男人的梦中女神啥的。

    宁清秋打死也不承认自己也很好奇,这一切都是因为丫丫的‘逼迫’而不得已为之的,她才不是这么八卦的人!

    义正言辞脸。

    明远便也仔细想了想,然后说道:“没怎么认真想过,道侣之事是要看缘分的,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不可强求。”

    “别打马虎眼儿,快说,总要有个要求什么的吧?”

    清秋支棱着耳朵。

    明远便也直截了当的说:“至少要漂亮。”

    宁清秋傻眼了,简直怀疑这样的话是不是明远口中说出来的:“……啊?”

    “我没听错吧?你竟然……是个这么肤浅的人?”

    明远煞有介事的点头:“嗯,我就是这么肤浅。”

    “哎,我还真是看错了你,本以为是光风霁月,原来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她长吁短叹的,挺有那么点伤春悲秋识人不清的味道。

    明远没忍住,弹了她脑门一下,清秋捂头跳脚大呼小叫:“好啊,敢做不敢当,还不让人说实话了。”

    他便说:“你这看法不对,人本来就是追求美好事物的,我要求自己心目中的理想道侣赏心悦目何错之有?难不曾要对着一个让我吃不下饭的人?”

    其实修士就很少有丑陋的,除非是那种受了创伤医不好或者是剧毒侵蚀的,修士就没有丑成食不下咽的。

    清秋被他这形容逗笑了。

    确实是,比如说一见钟情这回事儿,首先钟情的不就是脸?

    不说是倾国倾城绝世无双,至少有着自己独有的韵味美丽才有让人一眼倾心的资本。

    这一点,其实并没有什么好指摘的,人本就是视觉动物。

    清秋点头:“好,我错了,其实你这想法是正确的。”

    明远的眼神柔和下来,“话是这么说,但是真要遇上对的那个人了,即便是丑陋不堪又如何,在我眼里她说不定就是最好的那一个。其他人,不过是红颜枯骨,一捧黄沙罢了。”

    就比如说安怜,也是美人一个,但是入不了明远的眼,更不用说他的心。

    清秋一听,这不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明远版本嘛。

    没看出,这人还是个情圣模子啊

    。

    “你呢?”他问。

    清秋歪歪头,一脸呆相,你说什么,我听不懂的样子。

    明远难得破功,盯着她眼也不眨。

    “别装了,礼尚往来,你既然问了我,那么为了以示公平,你也说说你想要找一个什么样的道侣,我帮你参考参考。”

    清秋想了想,理直气壮地说道:“我也没怎么想过……至少要长得好看吧。”

    说完自己也不免有点脸红,即便是脸皮厚如城墙,这种刚刚才抨击了别人,然后自己就上了,怎么也有点当面打脸的感觉啊。

    自己把自己扇得啪啪的。

    明远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然后也笑了,笑弯了腰,他朗声大笑,吸引得远一点的吴用安怜等人全部看了过来。

    他们谈话都是传音,这一笑当然是直接出声,根本没掩饰。

    清秋维持面部表情没动,咬牙切齿的说:“明师兄……适可而止哈。”

    但是其实她自己是真这么想的,宁清秋从小就是个颜控,本来嘛,大家不是都认为颜即正义?

    她也是这个说法的支持者,有脸走遍天下,无脸寸步难行!

    反正想想,又不犯法!

    明远收了笑,但是眼中还有隐隐笑意,倒映着窗外晚霞。

    天边火烧云一般,夕阳即将落下,整片天空就像是被披上了一层红纱,艳丽至极,巍巍壮丽,动人心魄的美。

    两个人都静静的观赏这大自然馈赠的美景,哦,在修仙界应该说是天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不过是殊途同归罢了。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清秋自然而然的就念出这一句。

    明远转眸看她,轻声说道:“诗句很好,但是这意境……不适合你。”

    他修的是儒家,自然是知道宁清秋这句诗造诣不低,关键是意境深远,借景喻人,扩大一点,还可以说是比照万物。

    若是一位儒学大家,用浩然正气写出,必将是顶尖的意境之法,但是其中的衰落之意,怎么都不像是宁清秋的性格。

    清秋嘴一抽,见明远的神色有惊叹也有不赞同,她便莞尔一笑:“这还真不是我说的,这是前人诗句,见到这景色,有感而发罢了。”

    “我们剑修,那可是在黑暗中都要寻找光明的奋斗者,怎么可能伤春悲秋不思进取嘛……”

    “嗤——”

    慵懒冷淡的声音轻轻笑了一声,很嘲讽。

    但是宁清秋却并没有生气,而是问道:“七夜,你回来了!”(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