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平安的故事
    “下来,注意形象,没看到我们有客人来吗!”

    她微笑着,咬牙切齿。

    身后跟着的平安心中一动,有了点淡淡的暖意,她竟然说他是客人,却是没有一开始表现的那么嚣张跋扈,傲慢任性

    。

    这还是他从平家脱离之后,所接受到的第一份善意。

    平安并没有察觉出七夜的任何气息,甚至是人都出现在他的面前了,他抬眼去看或者是用气息进行感应,都察觉不到这个人的存在,像是七夜并不是真实而是幻象一般,就连幻象,都应该有着组成的天地灵气。

    只有眼前这个俊美得过分的男人,就像是存在于虚幻与真实的共点,身周什么都没有,就像是一个……望不见底的深渊。

    若是宁清秋知道他这个形容,一定会特别赞成,而且会更加形象的形容七夜,这个男人不发疯的时候,有点像是黑洞。

    吞噬一切,包容一切的深邃、神秘、不可测。

    当然,不是现在这个背包式挂件一样的男人……

    七夜松开她,只是肩并着肩站着,懒洋洋的抬眸瞟了一眼平安,慢吞吞的吐出两个字:“……客人?”

    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最是刺伤人,但是他并不是在刻意羞辱平安,说实话,以他眼高于顶的性格,今天也算是难得的温和了。

    若是正常状态的七夜,现在不知道抱着他的刀在那个犄角旮旯窝着呢,一个字都不会跟平安说。

    也不只是他的性格,在修仙界以实力和修为等级作为区分人三六五等的论证,在元婴大修士的眼中,不成元婴,都是蝼蚁。

    人会浪费自己的时间去跟低阶修士废话?绝不可能。

    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多修炼修炼。

    越到后期越是修炼困难,没有哪个修士不想更进一步的,自然是争分夺秒的修炼,不然的话终有一日也是黄土一捧。

    每个踏上修仙路途的人,都曾有过野望,希望攀登上更高的峰巅,不过这个过程中有的人坚持有的人放弃,坚持的人也许成功了,也许就失败了。

    当然,更多人都已经死在了路上。

    平安并没有任何的负面表情,七夜他看不透,而强者,永远都有着特权,他们想什么做什么都是旁人不能质疑的,若是针锋相对,就要做好付出生命代价的准备。

    强者尊严不允许随意挑衅,这是云荒世界运行亿万年的不变的准则。

    当然,要是有本事的话,你可以在选择看不惯这样的规则的时候,打破规则,更甚至你可以重新的制定规则,只要你有那样的能力。

    不然的话,还是洗洗睡吧……

    堂内古香古色,金丝楠木颜色纯正,散发着沉郁的香味,应该是经过特殊熏制的,可以保持不腐烂永远光洁如新的状态。

    堂上设了两个上位,左右分放着八张椅子,一边四张,两两对应。

    清秋点点头,招呼平安坐下,外面的人很有眼色的进门上了一壶灵茶,平安很有自知之明,谨慎选择了坐在了最下首,就在清秋和明远的对面。

    没有人坐上位,他们都是不怎么讲究这些的人

    。

    主要是七夜一定是要挨着宁清秋坐的,那么明远自然不可能放着两个小伙伴在下面坐着,他一个人端坐在高位……况且他再狂还是对着实力比自己强大的七夜保持了一定的对于强者的尊重。

    虽然说这种尊重平日里真心不好看出来。

    明远不喜欢废话,直接开门见山:“说说你的事儿吧。”

    平安正襟危坐,虽然不知道这件事几乎已经是人尽皆知,他们为什么还要问,但是他这个时候有求于人,自然是有问必答,态度端正积极。

    “我叫做平安,平家之人,父母早亡,因为有着出众的天资,在家族里得到了重用。我有一个妹妹叫做平婉……她体质特殊,在三十年前便被家族送给了一个大势力作为炉鼎以换取利益。”

    他说着表情就变了,神情变得悲恸而愤慨,清秋大大皱起了眉头,作为一个女修,听到这样的事,总是容易引起共鸣和触动的。

    其实清秋这回还真不是因为平婉的事才有这么大的反应,虽然生气,但是来了修仙界这么久了,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已经给她落下了深深烙印,知道这种事在修仙界简直就是到处都在发生。

    她要是件件都要生气都要管,现在也早就累死了。

    有多大的能力就做相应的事。高估自己只会让人变得疲惫。

    她关注的重点在于三十年……修仙界这个张口闭口计算时间的单位量还真是让人适应不了啊,她两辈子加起来也就活了三十不到啊,这么想想她还真的是年轻得过分啊。

    还有,这个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出头的平安,到底是多少岁了啊?

    平安没有耍什么心眼,他和妹妹相依为命,说的都是内心最真的感觉,他也正是因为想要救自己的妹妹,才会落到如今的下场,而他,至今没有放弃。

    大不了就是要命一条。

    反正在这个世上除了平婉,他已经没什么好牵挂的了。

    关于自己身受重伤的事儿,平安并没有过多的赘述,他只是简简单单三言两语便也带过了,宁清秋自然知道这里面有着多少的惊心动魄,不过她没有追问,她的好奇心不至于旺盛到要不断的揭开人家的伤疤来满足一己之欲。

    平安简单的讲完这么三十年的生活,骤逢大变,从此从云端跌落地底泥淖,他没有自暴自弃,依然顽强的坚持下来,平家到底是心中有愧,不敢做得太恨,反正平安也活不了多久,也就听之任之了。

    不过今天就要有情况的转变了。

    平安对平家有怨有恨,当年他在外面帮助平家抵御外敌打生打死,结果后面就瞒着他把平婉给卖了,等他回来的时候已然是音讯渺茫,他还是一怒之下拔枪杀人,连续伤了数十位平家的修士,才得到关于平婉的去向。

    可是得到了确定的答案之后,他的心彻底沉了下去,若是别的人他还可以想着把妹妹抢回来,可若是那个人……

    还真的是惹不起的大人物啊,难怪平家这么不要脸皮的贴了上去。(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