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放狠话不要钱,气死人不偿命
    这并不是宁清秋第一次进入空间门传送。

    之前正是因为这样的传送,她才从亿万里之外,来到这个地方,去到坠龙山脉,遇上明远。

    这是一切的开始。

    平安带着宁清秋,一同跃进了光门之中。

    这次应该是短距离传送,相比起之前那种阵法形式的传送,这简直就是长途汽车和高铁的区别。

    说白了,相同的距离,这个更加的慢。

    但是对于很多修士来说,其实是一样的。

    因为在扭曲的空间里面,修士自己的观感也会被扭曲,对于空间和时间的判断都会得到不同程度的曲解。

    往往会分不清到底是用了多久的时间进行传送。

    并且因为这个过程就是这么的快,以致于还没有来得及分辨,一切便已经结束。

    这就相当于千万分之一个眨眼的时间,和一个眨眼的时间,说白了,对于人类来说都是短得基本上分辨不出来的时间节点。

    探寻这个,没有任何的意义。

    当然,你如果是研究时间与空间的大能修士,这一切自然是另当别论。

    宁清秋这个时候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难受。

    也许是因为她快要突破了吧,这就像是爱情和咳嗽,那简直就是掩盖不了的东西。

    灵气汹涌澎湃,她觉着自己就快要溺亡在这灵气海洋里。

    因为她本身就是个灵气大集合体,所以身体周围的气息和空间开始有着轻微的扭曲。

    很快,就变成了一块块碎裂的玻璃镜面一样

    。

    本来这个传送光门里面一目了然的简单景象。

    他们进来的光门就在身后不远处,这样一个投射,就像是红白两色交织在一起的圆形的发光体,四周都是漫无边际的黑暗,沉寂一片,无声无息,绝对是类似于关禁闭小黑屋一类的场地首选。

    不过一般人也是进不来这里的,也没有奢侈到能够长期的使用传送门来进行体罚。

    前方望过去,就能看到不远处就有一团白色的光团,很明显,对面过去穿过光团,就是他们的目的地了。

    他们身后有着一股力量,飞快的将他们推行到那里去。

    总的来说,就是快,就像是一道闪电划过般。

    可是周围的黑色通道开始扭曲,一股股灰白色的气流从裂缝中钻出来,飞快的交织在这一个狭小的黑暗通道里面。

    狰狞恐怖。

    这是......什么?!

    宁清秋第一时间睁大了眼睛。

    流露出惊骇来。

    不会这么倒霉吧......

    难道说——

    外面的那些修士攻破了传送门?

    不,不可能,以明远的修为,不至于连这么一时半刻都抵抗不了,他身上的秘密多着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

    种种思绪就这样浮光掠影,整个通道就这样的剧烈震荡起来,灰白色的气流扭曲纠缠在一起,就像是一团乱麻。

    恐怖的气息弥漫。

    平安也是什么也没有办法反应了。

    如此伟力,不是修士可以阻挡的。

    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

    轰轰轰——

    剧烈的震荡声响起,外面依然是一片平静,不知道里面已经是翻江倒海。

    ......

    明远依然拿着自己的金玉笔,应对着比之前加大了攻击力度的袭击面不改色,游刃有余的进行着对抗,他不需要打赢,只要抵挡住一段时间,走人便是。

    只要让他进了光门,不论这些人是不怕死的跟上来,还是说下了狠心,直接破坏光门,想要置他于死地,明远都是不怕的。

    他的种族天赋快要觉醒了,这个时候就是差着一片梧桐枝丫而已了,否则的话,就是不完美觉醒。

    这个时候的他,实力也是每天都在飞速的增长着,就像是堆积木,一块一块的并不大,但是积少成多,那个数量就是非常的可观了

    。

    明远估算了一下时间,觉着差不多了,于是便是清清淡淡的一笑,少有的高声道:“好了,就不陪你们玩下去了。我有事先走了!”

    不要误会,这么气人的话,那还真不是明远想出来的,这是宁清秋临走的时候支的招。

    也是她身体状况不允许,宁清秋肯定是要自己撸起袖子上的。

    明远想着,便是又露出一抹笑来,虽然心里满是无奈,但是还是觉得自己要把她交代的事情做完。

    唉,一世英名啊......

    不知道哪个修士暴喝出声:“那小子,有本事报上你的名字,你爷爷我天涯海角都要追杀你!”

    这么嚣张,肯定是有沉不住气的。

    再说了,不过是放狠话而已,说说就算,谁会当真?

    当然,如果真的是有当真的——那也没办法。

    明远心里一乐,嘿,这还真的是巧了,正要睡觉,就有人送枕头来了!

    于是他几乎是喜滋滋的接到:“你爷爷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乃是鬼涧愁无极少主的属下,你有本事,就上我鬼涧愁来,咱们手底下见真章,这会儿就不跟你搁这儿耽误时间了!”

    说完,衣摆一扬,整个人跃进了光门,转瞬便也消失不见。

    剩下在场的人面面相觑。

    这——追还是不追?

    鬼涧愁,鬼无极,这可不是什么无名之辈,这要是放在凡人界的说法里,那就是可以止小儿夜啼的恐怖存在。

    不止是因为他的修为,跟因为此人凶残狠毒,无人能出其右,报复心理极强,胆敢惹到他,那么就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总而言之,正常的修士,都不愿意去惹一个背景强大、自身实力也很强的疯子。

    联想到之前的七夜,很多人都默默打了一个寒噤。

    莫非——之前那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鬼无极?

    难怪看起来就是不好惹的样子,一言不合那就是灭人全家的主儿,一个不小心,顺便把周围的人群也清空了的变态加三级。

    七夜倒是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又被扣上了一个帽子,还被误会成了鬼无极。

    若是知道,定然是不爽,他就是他,鬼无极什么东西,也敢和他比?

    静默了半天,终于有第一个忍不住吃螃蟹的人。

    他飞快的朝着光门飞去,口中还在狂喊着:“富贵险中求,老子就拼了这一把!”

    话音未落,这哥们就被其他修士给轰炸成了一朵璀璨的?烟花。

    不过他这一动,就像是带动了什么浪潮一般,所有的人都是前仆后继,飞快的朝着光门涌了过去。(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