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你的剑,要见血!
    细碎的光,散落在清寒泉周围。

    水面是淡淡的金色涟漪。

    渐渐地,水面波动越发的剧烈,最后轰然炸响,成了一束喷薄的喷泉,就像是白日里被引爆的烟花。

    这样的场景,自然是因为旁边练剑之人闹出来的动静。

    宁清秋收剑入鞘,雪亮的剑芒一闪而逝。

    有微微的响动从身后传来,她反身一刺,炼心剑与她心意相通,自然而然飞射而出,剑柄握于手中,剑尖直接指向对方。

    剑鞘就这样落在背后,轻轻的粘合在了背上的剑带上。

    一寸、两寸、三寸。

    炼心剑只前进了三寸,便一动不动。

    它被人牢牢禁锢住了。

    对方只伸出了两根玉白的修长手指,便稳稳的夹住了它。

    就像是落入笼中的鸟雀一般,毫无反手和挣扎之力。

    宁清秋双眸射出了两道精光,手臂上的衣衫因为承受不住强烈的灵气喷射,几乎寸寸崩裂。

    她右腿一抬,带着凌厉的风声,朝着对方呼啸而去。

    陆长生长笑一声。

    “来得好!”

    他依然只是伸出了两根手指,带着不轻不重的力道,轻描淡写的敲击在了她的脚踝处。

    宁清秋吃痛。

    一个趔跌,人就站不稳了。

    陆长生长眉一扬,伸手便要扶住她的腰。

    宁清秋余光看到了正朝着这边怒目而视的朝阳郡主,她赶紧一个翻身,从他的身侧转移到了他的背后。

    躲过了这温柔的“袭击”。

    呵呵,若是这样被他帮助了,估计这朝阳郡主得把她生吃了。

    只是如今天天在朝阳郡主这样的眼神逼视之下,她的脸皮和心态已经越发的锤炼精进了。

    “多谢你的好意……不过我还是站得稳的,就不闹你贵手帮忙了。”

    陆长生淡淡一笑,收手附在背后,倒是不介意她的避如蛇蝎

    。

    “你的修为如今已经恢复到了练气大圆满,稍有契机,便可以水到渠成回到筑基期。”

    “关键是你的剑法,并不阴柔,反而是凌厉锋锐,当真是好剑法,倒是不知道是哪家哪派的高徒?”

    宁清秋闭嘴。

    对于这种问题,她是能不答的就不答。

    开玩笑,你问我,我问谁去?

    大家都是知道宁清秋是在装疯卖傻,不过没有人捅破窗户纸。

    陆长生也没必要把她追根究底,说到底,她的来历,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他不在乎宁清秋可以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回报,也不在乎他救了她可能会惹来什么样的麻烦。

    既然已经到了他的面前,正好又满足了他的条件,那么,这个人,无论是男是女,是善还是恶,他都必须救。

    这就是他的道。

    宁清秋只是说:“我还需要多练练,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缺少了。”

    说着便是眉心微拧。

    这也是她接触剑道不久,很多的东西都需要自己慢慢的摸索。

    这里也没有一个可以为她传道授业解惑的师长……

    等等,一法通万法通,陆长生这样的大修士,定然是能够看出她的缺陷,她也不需要太大的帮助,只要他指出来漏洞就行。

    陆长生果然是没有辜负她的期待。

    “你这剑法,练的是纸上谈兵,剑乃皇者,锋芒不经淬炼,怎可切金断玉?你的剑,需要沾血。”

    陆长生一针见血。

    可谓是一言惊醒梦中人。

    宁清秋浑身一震。

    对了,她的剑法,确实是光有其形,而没有其神。

    剑,不沾血,怎么能叫剑?

    她微微迟疑。

    从来,都是没有杀过什么活物,厨房都不进的人,人生最多也就杀杀鸡就是极限了,没想到……

    她能不能做到?

    不,她必须要做到。。

    来了修仙世界,怎么可以一直柔弱无力,没有杀伐进取之心?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自己要进行一场杀戮,宁清秋的心里并没有自己以为会有的反感和恶心。

    难道说——

    她内心有个什么自己也不知道的魔鬼什么的?

    宁清秋嘴角抽了抽,微微低了低头,黑发垂落,掩盖住了她的表情,耳尖微微露出,显得莹白如玉

    。

    她抬头,眸光清凉如水。

    “我需要怎么做?”

    陆长生微微后望,他根本不知道宁清秋在纠结什么,对于修士来说,杀人和被杀,简直是天经地义和天道一样亘古不变存在的真理。

    就像是人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登上修仙一途,想要就这样安安静静在自己的府邸宅一辈子,就能修炼到坐地成仙……

    呵呵,除非传说中的菩提悟道,坐地飞仙还差不多。

    不过那就是个远古的神话传说罢了。

    说来,还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可行性更高一点。

    毕竟在放下屠刀之前,还是要先拿起屠刀,最后大彻大悟这才修得大道正果嘛。

    他说:“你这么单单练剑已经没用了,想要尽快恢复实力,就需要实战。生死之间,更是有大机遇大造化,就看你能不能抓住了。”

    “从此处深入三百里,便是无尽荒兽巢穴,乃是一条联通外界的通道,你去里面待上几天几夜,出来之后,保证脱胎换骨,不过这比起老老实实服用丹药修炼,自然是要危险程度大上许多。”

    就看你敢不敢去了。

    宁清秋没说话,转身就朝着木屋走去。

    陆长生眸光微冷。

    “你不敢?”

    难道是看错了她?

    明明从她的剑法里面,看出了纵横凌厉之锋锐,不服天,不服输,这样的人,这样的剑者,难道不是该一往无前吗?

    陆长生很失望。

    然后,他就看到背朝着他的那抹高挑纤弱的背影挺直了腰背,就像是无法摧毁的青翠的修竹,清清朗朗,带着无法折损的骄傲。

    “怕什么?我总要去准备点吃的和疗伤的丹药再走吧?对了,天香玉露丸是不是放在右边二阁第三间储物架上?”

    “话说,你就不能改良一下这玩意儿的味道?怎么吃,都觉得甜得太腻了点儿……”

    最后那句话就是自言自语般的碎碎念。

    但是陆长生何等修为?

    自然是逃不过他的耳朵。

    这丫头,天香玉露丸这样的好东西,在外面是万金难求,她倒好,嫌弃得不得了。

    都给你当糖豆吃了,还想怎么样?

    当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