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 石叶兰,石化的能力
    桌上已经是琳琅满目的摆了一桌的灵膳。

    陆长生下颌微动,指着桌上的菜肴道:“你不是爱吃吗?今天就敞开了吃吧

    。”

    他掏腰包,请客。

    宁清秋眼中闪过一点儿怀疑。

    都说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实话,她完全有理由可以怀疑他居心不良啊。

    但是……

    美食是不可辜负的。

    于是宁清秋没有客气,拿起筷子,就自己一个人吃上了。

    反正他们对这些并不像是她一样的有追求。

    不过,有个道理,想必是经历过的人,都明白。

    那就是看着别人吃东西吃得香,即便是自己不饿或者是已经饱了,都会有口水都流出来的感觉。

    心痒痒的。

    于是——

    其他几人也默默拿起了筷子。

    宁清秋不怎么在意所谓的餐桌礼仪,她吃饭的时候,还是喜欢热闹点儿。

    “你这么穿着……是真的打算要去参加那个什么云小姐的招婿大会?”

    她压低了声音小声的问道。

    以免隔墙有耳。

    但是说实话,在修士的世界里,不要说是一堵墙,就是远隔千万里之外,都是有办法监听有关的信息的。

    陆长生顿了顿,有些吃惊的看着她。

    宁清秋……怎么会这么想?

    朝阳郡主手里的筷子捏得咯吱咯吱的作响。

    宁清秋缩了缩脖子。

    小小声的加了一句:“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若不是这么想的,那你这么打扮一身,难道是闲得无聊?”

    陆长生…….差点没被气笑。

    他这一身,怎么了?

    旁边的苏红衣差点儿没忍住又笑了。

    嘿,这还真的很少能够看到陆长生这样的男人被噎住,无法反驳的样子啊,真是意外的让人身心舒爽啊。

    他假装着正经脸说道:“宁姑娘啊,你这话就有些太直接了,你要顾忌咱陆神医的面子,这可不是当着面就能够拆穿的事呀……”

    苏红衣这人最是唯恐天下不乱,这个时候肯定是要插一脚,趁机作乱的。

    那九拐八拐的语气调调儿,听得宁清秋鸡皮疙瘩都起了满身。

    陆长生眉目一沉。

    他轻轻一拍桌子,茶杯中的水成了一股晶莹的小水柱,快若飞剑一般的射向了苏红衣的面门

    。

    准确的说,是他的嘴巴。

    既然这么不会说话,或者是喜欢胡说八道的话,他就让他再也开不了口。

    总要让他吃点教训啊。

    苏红衣不慌不忙,啧了一声。

    撑着头的手,慢条斯理的拿起自己的茶杯。

    当然,给人的感觉是慢悠悠的,实际上他的动作十分的快。

    基本上肉眼都看不见他的手移动的路线。

    茶杯稳稳当当的接住了水柱。

    然后那水柱重新化作了一杯茶水。

    他轻轻盖上杯子:“有话好好说,何必动手?”

    “能说话的时候我自然是不会动手。”

    这话摆明了说,苏红衣是个没办法沟通的人。

    陆长生饮下一口灵茶。

    他不像是苏红衣,苏红衣嗜酒,他爱茶。

    本就是不同的人,不同的性格。

    而且,别看苏红衣一路上再怎么不着调的表现,陆长生对于他的戒备从来都没有放下过。

    他相信,宁清秋也是一样。

    看着好相处,这个女人骨子里最是冷漠。

    对着他这个救命恩人,都是防备得跟什么似的,苏红衣以为跟她说得上几句话,就是关系好了?

    这个女人即便是笑意盈盈,内心也是有着另一套的思考准则的。

    宁清秋倒是不知道陆长生对于自己的评价这么“高”,所以她还能心安理得的装鸵鸟,看着苏红衣吃瘪还能是幸灾乐祸的。

    假装这一切,压根不是自己开的头。

    但是显然苏红衣是不会让她好过的。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接我一招。”

    苏红衣懒洋洋的,抬起手,轻轻拍了一下桌面。

    宁清秋放在手边的炼心剑应声出鞘。

    轻微的剑鸣声响起。

    清脆极了。

    惹来不少人的关注。

    本来他们一行人就非常的引人注目,即便是最近槟城风云汇聚,来了许许多多的头角峥嵘的修士,或者是美貌的女修,但是像是这一行人,个个男俊女靓倾世之姿,还是基本上没见过的。

    倒都是些生面孔。

    而且来历神秘

    。

    至少到现在,还没有挖出他们的相关信息。

    来时的路上的痕迹,能够探到的,也就是在落崖山附近,这些人第一次出现,至于之前……压根没蛛丝马迹。

    他们完全有足够的理由去怀疑,当时的宁清秋他们,绝对是使用空间传送阵法或者是什么其他的拥有相同功效的法宝或者是其他的一些途径,直接传送到了落崖山附近。

    然后第一站,便是槟城。

    如今这边快要打起来了,其他的人本就关注这边,这个时候肯定是不能当睁眼瞎的。

    不少修士当即便是神情一振。

    说实话,观察半天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倒是现在,只要他们交了手,那么很多事情,便是一目了然。

    至少实力方面,那是能够有个大概的估算了。

    马小六战战兢兢的站在一盆石叶兰之后。

    这石叶兰是幽州一种有名的观赏类植物。

    里面提取的汁液,可以用作一种石化丹或者是符箓的刻制,一旦被使用在修士的身上,实力不济者便会被石化。

    包括身体内部,都将会成为石头一样的东西。

    但是光是观赏的话,却是十分的美好。

    枝叶青翠,上面有着浅浅的幽蓝色的兰花。

    美丽极了,星星点点,就像是满天星似的。

    还有着浅浅的诱人的香气。

    所以客栈里面摆了一些。

    马小六就缩在那里。

    却是没有注意到,石叶兰有一根茎已然是破裂了一道口子裂缝,有着幽蓝色的汁液缓缓地渗出。

    马小六丝毫没有注意到。

    汁液从他的手指处的皮肤,渗入进去。

    渐渐地,他的唇色变得灰白。

    然而,自己并没有注意到。

    炼心剑应声出鞘,剑柄直接就对准了陆长生。

    雪亮的剑身,照亮了他的一双狭长的黑眸。

    有着少有的冷冽。

    陆长生拿着一根筷子,轻轻敲击在剑柄上,炼心剑直直的插了回去。

    比起来时的速度更加的快了一倍。

    他的声音很冷:“苏……你不是不知道她现在正在领悟剑意的关口处,你怎么能用自己的意境驱使炼心剑?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打破这股本身酝酿的剑道意境?!”(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