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掉了马甲不自知的兀杀
    雷扬既然打败了云霏,那么自然是得到她的好感和尊重。

    这到并不全是因为她连战几场体力不济的原因,雷扬非常的强,跟她比斗的时候,绝对是轻拿轻放,没有用上十分力气。

    绝对的放了水。

    所以云霏输得不难看,甚至是可以得到很多修士的敬佩。

    一介女修,竟然能够和同阶的精英弟子们,来了个四连胜,而且在第五场的时候坚持了许久,百来招才落败,实在是让人心生憧憬。

    云城主听着身边几人的赞叹,更是老怀大慰,欣喜不已。

    他的女儿,自然是最好的。

    秀秀,你看到了吗?

    我们的女儿,我把她养得很好。

    所以——

    你就安心的去吧。

    而雷扬,更是赢得漂亮。

    举重若轻,游刃有余。

    在和云霏的比试中,他基本上都没有使用过雷鸣谷的几种闻名幽州的雷系术法,而是直接见招拆招,用的都是一些最简单的堪称是烂大街的招数,胜过了云霏的凤求凰曲。

    实在是让人心折。

    不少的修士轰然叫好。

    看来,他便是这场招婿大会的最终赢家了。

    若是不出什么意外的话。

    除非这个时候,有黑马闯入……

    不然的话,槟城云家和雷鸣谷,这次便是要联姻了。

    喜事一成,联盟关系便是牢不可破。

    对于这次的灵石秘境之行,雷鸣谷蛰伏多年,这次是势在必得。

    雷鸣谷主的最得意的儿子,便是肩负重任,过来赢得云霏的芳心,最终目的,不过就是为了云城主的那把钥匙。

    这灵石秘境里面,传说中有着惊天机缘。

    对于修士来说,没有什么比起机缘两个字更让人心动了。

    机缘一道,是龙是虫,便可以搏上一搏,而且可以更改命运。

    即便是身在泥淖,也可以转瞬便是云端。

    这一点,每个修士都是心知肚明。

    即便是资质再差,若是有了什么奇遇机缘,比如说洗灵果一类的神药,那不就是转换成极佳的修炼资质吗?

    所以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

    雷扬原地拔身而起。

    直直冲向了台柱。

    目标明确,那便是龙凤玲珑佩。

    众人的目光,齐齐聚拢此处。

    这雷扬,听说是接引了天雷,修成的雷属性真气,真气刚猛绝伦,乃是杀伐无双的真气。

    正面硬杠,没有几个人,胜得了他。

    当然,是同阶修士中。

    当然,若是遇到了那种筑基期领悟武道意境运用之法,或者是修炼成了什么秘技之类的变态怪物,那就是没有办法。

    但是这里,显然不会出现这样的人。

    雷扬看着越发接近的玉佩,内心涌出一股喜悦。

    拿到它,此次出行,便是大功告成。

    万事开头难,这一步迈出,他的未来,只会更加的辉煌!

    就在这时,一道青光一闪而过。

    雷扬感觉到而后的破风声,眼眸一厉。

    即便是没了灵气修为,但是这个时候,五感敏锐俱在,身体的敏捷反应已然是铭刻在骨子里的本能,雷电淬体修炼,让他比起其他的修士,*更加的强悍。

    至少接近同等级体修的三分之一的水准。

    这是个恐怖的数字。

    要知道,体修一身修为,就在*上。

    他一个专精雷属性术法的修士,竟然在这方面也有如此高的造诣,当着是没有什么短板可言。

    陆长生长眉一样,眼中冷光乍现。

    “是他!”

    苏红衣本来是看得没劲儿了,全身骨头都被抽掉了是的,软软的瘫倒在座位里,如今就像是打了一针鸡血似的。

    “是千毒手兀杀?在哪儿?”

    瞬间便是支起了身体。

    宁清秋满头黑线。

    这个时候就要感谢他们有先见之明的把身周设了障眼法之类的术法,不然的话,苏红衣这么一惊一乍的,完全就是抢了台上的风头啊。

    因为明眼人都能够看出他们的不对劲儿啊。

    苏红衣目光如电。

    顺着那道青光袭来之地,看见了一个样貌清隽的修士身上。

    他长眉高鼻,眼眸狭长晶亮。

    眼尾高挑,倒是十分的俊美

    。

    不过就是脸色苍白了些。

    那就是……兀杀?

    宁清秋喃喃道:“果真是人不可貌相,看起来很正常,完全不像是传闻中那样生食人肉渴饮人血的变态啊——”

    陆长生冷着脸,沉声道:“那是因为……他易了容,脸上的那张面皮,压根就不是他自己的。”

    宁清秋悚然一惊。

    雷扬躲过了那道青光。

    回眸怒望。

    见到的就是那个长着一张小白脸的修士。

    他本就是个男人味十足的英气长相,如今横眉冷目倒是十分的威势。

    “阁下是谁?不如报上名来!”

    这背后出阴招,果不是什么正道修士的作为。

    定然是邪魔二道的修士。

    云城主那是不拘一格降人才,招婿,并没有限定正邪魔之分。

    而且说实话,在幽州,各家修士的相处模式还是有点奇怪的。

    这大概是来源于外界的压力吧。

    这里的正邪魔修士并没有其他的大州那样的泾渭分明,他们虽然不是亲如一家,却也没有外界那么互相敌视。

    利益当头,还能合作一把。

    当然,这样的情况,在外界大州也是有的,还为数不少。

    主要是术业有专攻,他们各有侧重,很多的东西,都需要求助于对方,所以很多时候,是能够放下成见,一起探索。

    最后分赃不均之类的时候,再撕破脸也不迟。

    而幽州,这样的合作,就是非常的常见且光明正大了。拿到明面上来,好像也是没任何人会横加指责。

    兀杀还不知道自己的马甲掉了。

    要知道,陆长生一直是对这样的场合嗤之以鼻,而且听说前段时间探索遗迹的时候,这一位为了躲避朝阳郡主,已经去了东海之滨。

    他却是不知道,自己最大的仇人,也是最恐怖的对手,已经在暗处,锁定了他的位置。

    兀杀这是前些时候,才为了这次的滨城之行,杀了一个青州来的修士,剥下他的面皮安在了自己的脸上。

    他有自信,没有人能够认出他的行迹。

    他一笑,即便是清俊模样,也是妖气横生。

    “我来自青州,一个无名小卒,这名字暂时不提也罢。我心慕云仙子,如今参加这比斗,想必也是没什么差错吧?”(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