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 丑陋至极的脸
    陆长生并不在乎对面的人,心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复杂与激动,对他而言,只要是明白一点就可以了。

    对面的,是敌人

    。

    “兀杀,你束手就擒,还来得及,受死吧。”

    兀杀冷冷一笑,这下也不再遮掩了。

    他抬手一拂,揭开了人皮面具。

    露出来的那张脸,不再是之前那张年轻英俊的脸,而是一张让人望而生畏的丑陋至极的脸。

    要说五官,那是平平无奇,倒是也不至于丑陋不堪入目,但是他的脸上,从左边额头一直拉伸到了右边唇角,延伸到了耳朵下端的部位,有一道狰狞的伤疤。

    它大概有三指宽的宽度,基本上盖住了一半的脸。

    一眼看去,那张脸上最显眼的便是这道伤疤。

    血肉外翻,甚至还能够看出不断溢出的血丝。

    带着一点点儿惨绿色的毒液。

    一张人脸,当即便是比起世上最丑陋的恶鬼都还要让人退避三舍。

    简直是超出了人类想象极限的难看。

    宁清秋当即便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声音,在这个场合显然是极为引人注目的。

    兀杀一双眼带着无尽杀意的望了过来。

    他的脸,本就是他的禁忌。

    只从受了伤,他便是再也不肯以真面目示人。

    见过他的脸的人,都要死。

    如今宁清秋这态度,摆明了就是踩到了他的痛处。

    兀杀阴狠狠的看了过来。

    目光杀气有如实质。

    陆长生微微踏前一步。

    “说吧,你想要怎么死?若是干脆点不挣扎不做无用功,我倒是可以考虑,给你留一个全尸。”

    兀杀当即便被转移了注意力。

    他面色铁青。

    “陆长生,别装模作样了,你不过就是个卑鄙小人,装什么雅量大度?”

    他伸手抚上自己的伤疤,带着刻骨的恨意。

    “我的脸,要不是因为你,也不可能就像是这个样子,让我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这样的深仇大恨,你说,我怎么不铭记在心,要找你报答?”

    “想让我死,倒是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兀杀说着便是蹂身而上。

    他不得不搏。

    陆长生不会放过他

    。

    他们既然已经当面锣对面鼓的遇上了。

    那么必然是不可能握手言和的。

    只能打。

    他摘下人皮面具也不过就是因为对面的人是陆长生。

    他用自己最真实的样子面对着最恨的人。

    这样的话,才能激励自己,只许胜,不许败。

    输了,就是死。

    至于刚才那个嘲笑他的女人,解决了陆长生之后,想让她什么时候死,她便是什么时候死。

    那不过就是反手之力而已。

    轻而易举。

    孰轻孰重,他自然是分得清楚。

    说到这里,还是要为宁清秋辩驳一下。

    她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

    毕竟她可不是那么以貌取人的人。

    以前就是个五讲四美的好学生,怎么可能乍一穿越,就变成了一个肤浅的人?

    完全是因为没有心理准备的前提之下,骤然看到那么伤眼睛的画面,她不过是做了一个正常人该有的反应而已。

    还真不是对于兀杀有什么特别的鄙视之类的情绪。

    只不过是因为苏红衣还有朝阳郡主他们,早就对于兀杀这张脸的由来知之甚详了。

    这就是陆长生造成的。

    他倒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非要给兀杀毁容。

    这完全就是个意外。

    他的金针,锋锐无双。

    并且留下的伤痕,除非是他本人出手,不然的话,即便是全天下的灵丹妙药,都是没有用的。

    这道伤疤,注定了要跟着兀杀一辈子。

    直到他死。

    兀杀对于这一点尤其不能忍。

    他本就是一个爱重脸面的人,毕竟很多的女修还是极为看重伴侣的容貌的。

    他变成这样,更是被其他的女子唾弃。

    他却忘了,本就是因为他的对于女修的恶毒行径,才被九州修士共同抵制,又和他的脸有多大的关系?

    只能说,相由心生了吧。

    但是,即便是事实如此,你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这样的丑恶,兀杀怎么忍受?

    最关键的是,给他留下这样的耻辱的痕迹的,还是陆长生

    。

    他最恨的那个人。

    当初一同进入遗迹。

    陆长生便是天之骄子,得到遗迹主人的认同,成为上古医宗的隔代传人。

    而他,得到的,不过就是一本医经。

    那个时候,仇恨的种子就医经深深的埋在了心底。

    得不到救赎,那就必然要拖着所有的人,一起下地狱。

    兀杀将好好地一本救人的医经拿来反练,成了赫赫有名的千毒手。

    在世间兴风作浪,为非作歹,人神共弃。

    陆长生,为了师门之声名,必然是要清理门户的。

    两个元婴大修士,一旦交手,那便是风雷交加。

    比起之前的所有的比赛来说,都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苏红衣乐得在一边看好戏。

    他慢悠悠的喊道:“陆长生,你动作可要快点儿,外边的那些元婴修士正在合力的打破屏障,你要是不想要泄露身份,还是快点把那个丑鬼解决了。”

    他话音一落,便听到了兀杀的怒吼声。

    宁清秋叹口气。

    俗话说得好,打人不打脸,这又是何必?

    那个兀杀,本是一道伤疤还好好的,刚才听苏红衣说了,这人是自己不死心,觉着凭借自己的能力,即便是不及陆长生,也不可能对于他的留下的一道伤疤都是束手无策。

    所以自己在脸上鼓捣,想要治好自己的伤。

    可惜了,千毒手制造出来的,也只是毒药。

    那绿油油的颜色,就是他自己涂抹的药膏。

    宁清秋......无话可说。

    男人嘛,还是第一个看到这么注重自己的脸,并且还在不断地作死的人。

    陆长生的声音在他们身边响起:“一时半会儿,他们是打不开这个屏障的,你们见机行事,若是有破损的痕迹,苏红衣你就出手。”

    苏红衣眉一扬起:“呵,这没好处的事儿,我可不干。”

    他可不是听陆长生话的乖宝宝。

    雷杨本就是一脸懵逼,现在更是吓得浑身一抖,脸色都变了。

    苏红衣?

    不会是——

    他知道的那个苏红衣吧?

    天要亡我!(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