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欢喜禅,那不是雕塑
    那无数的雕像,都是立在池水中,在金色的阳光,或者说是大日**呈现的阳气光晕下,平铺直叙,冲击进了他们两人的眼底。

    那里面,每一尊雕塑,都是一对男女。

    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是极度的享受。

    就像是愉悦的天堂。

    如此直白,如此毫不遮掩。

    宁清秋都看得有些惊楞。

    但是——

    这到底是哪个宗门啊?

    怎么就......

    这么——

    她面色古怪。

    糟糕,这不会是什么合欢宗之类的门派吧?

    那就尴尬了啊

    。

    她孤身一人,跟着一个陌生的男修进入这样的地方。

    莫名觉着好羞耻......

    那些雕塑,身上的每一寸肌理,都像是工匠大师呕心沥血的雕出来的。

    话说,这么高超的技艺,为什么不雕山水雕鸟兽,非要做****啊......

    这也,太没追求了吧。

    不,不该这样想。

    或许,人家走的就是这样的道路啊。

    没什么的,就像是她来的那个世界里面一样,不是照样有什么*画之类的?

    就是为了艺术而已。

    没有什么的。

    她总算是把眼神移了回去。

    对上了其中一个雕塑的女子的眼神,那简直是——

    瞬间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喃喃道:“这技艺,当真是巧夺天工啊......也做得太逼真了。”

    该不会是什么鲁班那样的工艺门派吧?

    比如说——

    机关术?

    傀儡鸟?

    想想,宁清秋就是开始有点激动了。

    赤烈转头,古怪的看了她一眼。

    不是吧,她不至于孤陋寡闻到这个地步吧?

    他声音带着掩饰不住的激动,都在微微颤抖。

    “什么逼真?这里面,本来就是活人做的,你不知道?”

    宁清秋悚然一惊。

    “你说什么?!”

    赤烈这个时候,对于宁清秋的无知也不去追根究底了。

    他这个时候,已经是满心振奋。

    现在正好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来说一说满腔热血沸腾。

    “这是阴阳和合宗赫赫有名的欢喜禅,你不知道吗?”

    阴阳和合宗,乃是上古大宗门。

    这样的宗门,屹立千千万万年不倒,后来却不知是因为什么事,一夜之间,便是销声匿迹了。

    但是它的大名,依然是传承至今。

    这是双修之道首屈一指的宗门

    。

    从古至今,再没有任何一个宗门,比起这个宗门对于双修之道,或者说阴阳大道,了解得更为深刻。

    古有传闻。

    修真之道,金丹之道也;

    金丹之道,造化之道也;

    造化之道,阴阳之道也。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大道三千,阴阳之道,有多么的重要。

    即便是大道之中,它也是最最顶级的大道。

    比起后来者的双修之道,不知道要超出凡几。

    就连如今大名鼎鼎的合欢宗,都不过是捡着当年的阴阳和合宗剩下的残羹剩饭,就能够成为大宗门。

    这样的上古宗门的传承,如今就摆在他们的面前。

    怎么能够让赤烈不激动?

    宁清秋也很是震惊。

    不过——

    赤烈这是早就知道这里是阴阳和合宗?

    她这么想,也这么问了。

    赤烈摇头:“我事先也是不知情的。若是知道,你认为还会有我们的机会?只要有一点儿关于阴阳和合宗的传承在这个灵石秘境的消息,你觉着还能有槟城的事儿?即便是整个幽州,都保不住这里的。”

    这合该是九州修士共有的福利。

    或者说,无论是谁,都会来争抢这里。

    宁清秋满心复杂。

    说实话,这里就是随便哪个宗门的传承,也比阴阳和合宗好啊。

    她一个单身狗,学什么阴阳大道?

    这摆明了,就是要一对道侣来学习啊。

    都说是孤阴不生,独阳不长。

    她一个人,怎么也学不了这阴阳之道吧?

    就是阴阳和合宗的功法,再牛叉,那也是没有用的啊。

    但是这个想法,不能明说。

    没看到赤烈都快要高兴疯了?

    她问道:“你说这个......是活人?是阴阳和合宗的什么欢喜禅?那是什么东西?”

    当初也是听到陆长生给她介绍的时候,说到过阴阳和合宗。

    因为陆长生对于这个宗门的阴阳合丹之法,推崇备至。

    说是这家宗门功法凝出的金丹,是一等一的上品金丹。

    她想想,怎么说的来着......

    阳动阴随,阴感阳应,内之阴阳助外,外之阴阳济***外合道,金丹自虚无而结成,取而服之,长生不死

    。

    当真是听得人悠然神往。

    至于说后面,那简直是不听也罢。

    反正,就是双修之事。

    这一点,陆长生毕竟不好跟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说这些,便是按住不提,一笔带过。

    宁清秋自然是不可能追问,她就像是小时候听着男老师讲着生理课一样,总觉着有点尴尬。

    反正就是这么不明不白的混了过去。

    如今——

    没想到还真的是碰上了这个宗门的传承。

    这该说是狗屎运呢,还是什么?

    赤烈便解释道:“阴阳和合宗的欢喜禅,那可是大大有名,据说是一门专门为了突破大境界研究出来的进阶秘术。”

    “只要用了此等秘术,便是可以借助双修之人的劲道,一举冲破屏障,且没有任何的后遗症,还会在突破之时,让灵气运转在两人的体内,帮助对方精进修为,运气好的话,对方也可以顺势突破境界。”

    “不过,高收益也伴随着高风险。”

    “这些人,想必就是欢喜禅失败的人。”

    欢喜禅失败的下场,便是双双死亡。

    没有人可以幸免。

    很少有人能够忍住修炼欢喜禅的诱惑,毕竟比起其他的不知道结局的突破方式,欢喜禅已经算是最为轻易的一种了。

    毕竟突破本就是个未知数。

    若是不小心,身死道消,走火入魔......

    什么样的情况,都是可能发生的。

    宁清秋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场景,能够想象出来这些都是曾经活生生的人,就不由不寒而栗。

    欢喜禅?

    这样......真的是还能叫做欢喜吗?

    难怪要加上一个禅字。

    这不就是佛家说的圆寂吗?

    其实,就是死了。

    她心里抖了一下。

    赤烈看着她,眸光炽热。

    “宁姑娘,这传承,我势在必得,姑娘,你要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若是此次出去之后,难免消息走漏,到时候,不论是你我,都是没有任何的机会再靠近这样的传承......”(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