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捉对厮杀
    赤烈怒极反笑。

    “你以为自己是谁?上来就要让我们走?”

    这里难不成是你家啊!

    还真是自说自话。

    他也是烈火宗的少主,比起雷鸣谷来并不差。

    而且他是筑基,宁清秋也是筑基,他们两个加起来,并不比雷扬还有云霏来得差。

    怎么可能就这么退让?

    传出去,他也就不用做人了

    。

    还有——

    这可是阴阳和合宗的传承,那个人能够这么轻易的放弃?

    反正他赤烈做不到。

    但是他的心,到底是往下沉了沉。

    雷扬竟然说是捷足先登。

    那么从这四个字就可以看出,人家本来就是冲着这里来的。

    这么说来,对方比起他们自然是要对于这里了解得更多。

    这里,他们就输了一茬儿。

    再有,雷扬和云霏是道侣,而且人家是有备而来,那么阴阳和合宗的传承本就是双修阴阳大道,无疑更是偏向于他们。

    不像是他和宁清秋,没有默契不说,人家还是千般不乐意万般不情愿的,不乐意和他共参大道。

    所以啊,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

    赤烈心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宁清秋也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不然用不着雷扬还有云霏出手,她分分钟就能对着自己的盟友狠狠的插上两剑。

    “我和云霏那是道侣,这阴阳和合之传承,也是与我们有缘,识趣的话,这个时候离开还来得及。”

    说着,他手腕一翻,拿出了一个像是药杵一样的紫黑色的法器。

    上面有着莹莹的光。

    赤烈当即便是面色一变:“破雷杵?你竟然把这件法器都带了进来?!”

    破雷杵可不是简单的法器。

    它可是雷鸣谷的传承之宝,乃是入阶法器,就是元婴修士的专有法器。

    本来是在雷鸣谷主的手里,听说自家儿子要在灵石秘境中接受上古传承,自然是拿它出来,给予自己儿子最大的保障。

    这种传承法器跟其他的法器不一样。

    其他的法器,需要同等级的修士灌注自己的灵气,足够的量才能使用。

    而传承法器因为承受着同一种血脉世世代代的蕴养,或者是同一种功法凝练出来的真气的长年累月的滋补,已经是在法器核心中留下了记忆。

    所以雷扬即便只是个筑基期,但是只要他灌注自己的破雷真气,就可以引发破雷杵的记忆,将里面存储的力量宣泄出来。

    甚至接近一个元婴修士的能力。

    这才是他敢这么嚣张,直接让赤烈他们滚的根源所在。

    就像是实力差不多的两个人,正要开始拼生死的时候,其中一个人突然掏出了一把枪。

    这......还怎么打?

    只能认输啊

    。

    不然就是一个死字。

    可以说是不公平的bug。

    但是谁让你们事先不知道,所以没有做任何的准备呢?

    怪不得任何人。

    云霏也是拿出了自己的武器。

    云城主给她的,天菱纱。

    宛若轻纱,但是灌入灵气,却是无坚不摧。

    宁清秋心内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情况......

    见势不妙,她是不是应该撤退了啊。

    反正对于这个阴阳和合宗的传承,她没有什么兴趣。

    不过——

    说得比唱的还要好听。

    他们能真的放过他们?

    别开玩笑了。

    这样的大事儿,他们铁定是生怕泄露出去。

    绝对的不会放过他们。

    而保守秘密最好的人,就是死人。

    赤烈显然也不是个傻的:“呵,你以为我是第一天认识你雷扬?你拿着破雷杵,我这里什么都没有......你不抓住这个机会杀了我,怎么可能放过我?”

    他这话,显然是为了提醒宁清秋。

    别这么傻傻的,就被骗了。

    雷扬倒是什么话都没说。

    显然是默认了。

    云霏直接说道:“还和他们废话什么,赶快杀了他们,然后去接受传承!”

    说完就是天菱纱直接扑了过来。

    宁清秋一愣。

    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啊。

    别看云霏长得温温柔柔的,结果没想到是这么个心狠手辣的性子。

    这雷厉风行的,就是雷扬都是有所不及。

    宁清秋想,自己以后对于女修的观感,还是要形成思维定式。

    那就是——

    没有一个女修是好说话的。

    能够修炼有成的女修,比起男修来说,大概更是心智坚定。

    宁清秋也不多话:“雷扬就交给你了。”

    然后炼心剑直接发出剑气,剑光纵横,直接迎上了天菱纱

    。

    赤烈苦笑一声。

    你这对手还选得好啊。

    雷扬的破雷杵那还真是目前的情况说来打破平衡的存在,你这边倒是知道,柿子也是要捡软的捏。

    但是没奈何,打起来的女人,难道你还要把她拖出来不成?

    而且——

    赤烈也不觉着自己就会这么死在雷扬的手里。

    他不是没有还手之力的。

    即便是破雷杵在他的手里又怎么样,毕竟不是元婴修士本人在操作。

    这威力再强,也是有限的。

    这边四个人开启了修罗场,打得是风生水起。

    赤烈倒是被雷扬牢牢地压制住了。

    但是雷扬倒是有点猫戏老鼠的意思,不紧不慢的打着。

    而云霏那边,却是有些不敌。

    她心中十分的惊讶。

    要知道,对于自己的能力,她一直是自视甚高的。

    这还是第一次,几乎被打得是没有还手之力。

    只能够勉强自保。

    对方的剑,锐利得简直是要刺破她的肌肤,隔着老远,都能够感觉到那股森冷。

    她几乎快要恼羞成怒。

    “雷扬!别玩了,快把赤烈解决了,过来帮我!”

    宁清秋剑光如龙,即便是听到云霏几乎抓狂的声音,也是没有任何的改变。

    她在空中灵活的腾挪旋转,几乎不担心身后雷扬是否会突然袭击。

    开玩笑,赤烈再不济,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挂了。

    这个那人,作为烈火宗的少主,怎么也有点地盘吧,不然他爹怎么好随随便便把他放出来?

    雷扬眉目一冷。

    他们不是没有认出宁清秋。

    当时她是跟着那几位神秘元婴出现的,雷扬还和她说过几句话。

    但是——

    面对传承,自然是挡我者死!

    而且,正是因为宁清秋背景不简单,她才更要死。

    不然的话,一旦她活着出去,这传承就不是他们的了,或者说即便是得到传承,他们下一秒就会死。(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