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 尘封在血脉中的往事
    唯我三十六剑!

    啧啧,光是这个名字,就可以看出这个宗主,是相当的霸气啊。

    不过,若是真的是未来剑宗的当家剑术,那么唯我剑术还真的是名副其实。

    能够当得起它应该有的荣誉。

    只不过......

    唯一剑宗的传承,怎么就会在陆家的镇妖楼下?

    陆长生追问。

    雷扬道:“具体的事情乃是上古辛秘,我们雷家祖先虽然是对于宗主忠心不二,却不是能够知道这等隐秘的由来,后来宗主遭遇大劫,弥留之际身边只有我雷家祖先可以托付,便将唯一剑宗位于丰饶平原之事告知,并且要求我雷家祖先寻找一个可以传承他剑术的弟子,将唯我三十六剑发扬光大,让它的名号响彻云荒,成为真真正正的天下第一剑!”

    他说着,又是一咳,吐出一口血来,里面还有一点儿内脏的碎片。

    宁清秋有点于心不忍。

    倒不是说前面还和人家拔刀相向,现在就是圣母病发作。

    实在是——

    他这么说着大喘气儿,实在是让人很着急。

    她掏了一颗天香玉露丸出来,弹指一挥。

    雷扬接住,满面复杂,立即便是吞咽了下去。

    接下来,他的面色恢复了一点儿血色,然后就是继续说了下去。

    陆长生只是淡淡的看她一眼,没说话

    。

    “后来我雷家祖先被太上长老一脉的人追杀,在整个九州流浪,最后伤重不治,就倒在了雷鸣谷附近,好在,临死之际,留下了血脉传承,他的孩子很幸运,躲过了另一派唯一剑宗的修士的追杀。”

    “然后......就是我雷鸣谷的诞生,之后的事,你们也知道了。”

    然后偏头复杂的看了眼云霏。

    语速不减。

    “至于说阴阳和合宗的传承,这件事是在我成为了云霏的道侣之后,云城主才告诉我的,对于具体的情况我也是一无所知,还望各位明察。”

    “我所言句句属实,还望上人能够遵守诺言,放了我。”

    宁清秋已经耳尖的注意到,雷扬这一次,只说了一个我字。

    看来是打算明哲保身。

    云霏的脸色,比起初雪,都还要白。

    她目光惨淡的看向了雷扬。

    陆长生没有心思管他们那些儿女情长。

    他冷声道:“你还有事瞒着我们!若是你所言不虚,那么雷家一直以来都是留有血脉传承的记忆,那么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安排着你去丰饶平原?甚至是还被叶凌霄一个外人,夺去了唯我剑术的传承?”

    要知道,选择传承之人,应该是由雷家人来主导。

    怎么会把这么好的机会拱手让人?

    要知道,现在的雷家,可不是当年的那个忠心耿耿的忠仆剑侍了。

    人心易变。

    雷扬苦笑。

    这件事,本来是家丑不可外扬的。

    现在嘛——

    “我雷家的中兴之时,有一位天才,乃是当时的天骄人杰,他乃是一位剑修,在他之前,雷家之人都是苦苦寻觅着练剑奇才,希望能够有人能够传承唯我剑术,然而......”

    “唯我剑术,非绝代天骄不可学。所以......这件事一直是没有任何进展。轮到这位前辈的时候,他就想了,自己也是学剑的,为什么不可以自己试一试?”

    “然后......唯我剑术博大精深,即便是我前辈的天资绝伦,到底是力有不逮,最后只能是黯然神伤,若是如此也就罢了,那位先辈到底是心中不甘,于是便成了心魔,最终竟然是执意要把传承据为己有,若是得不到,他宁愿毁掉。”

    “最后的最后,家族内爆发了惊天动地的内战,最终的结果,就是那位先辈惨死,其他的家族内的高手也是死的死伤的伤,当时的家主就做了一个决定,把血脉传承记忆进行封印,非最最嫡系的传承家族之人不可得......当时出了一点问题,导致我们雷家直到我父亲的那一辈,才解开这个隐秘。”

    “然而......早在千年之前,那里就已经是陆家的地方了,传承之上,竟然还矗立了一座在整个九州都是赫赫有名的塔楼,镇妖楼

    。”

    宁清秋简直是忍不住想要为雷家,掬下一把同情泪。

    这老老实实守着主人的家业的时候,找不到传承人,这自家有了一个天才弟子,好不容易想要翻身做主人了,不只是这个野心没成功,倒是把自家搞了个支离破碎。

    然后就直接破罐子破摔,心灰意冷了。

    这下,后来人又感应到了血脉枷锁,拼命的想要打破寻回记忆。

    到了最后,总算是复原了,才发现自家的地盘,已经是变成别人的了。

    还是惹不起的。

    这得多郁闷啊。

    雷扬默默无言。

    陆长生倒是信了个*成。

    不过——

    即便是千万年前那里属于唯一剑宗宗主的传承之地又是如何,现在,那里就是属于陆家的。

    再没有第二个主人。

    时光荏苒,沧海桑田,这世间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即便是号称是长生不死的修士,也是要重入轮回的。

    所以,他不觉着陆家的行为有什么好指摘的。

    “再然后,就在我父亲计划着怎么样重新将传承得到手的时候.......未来剑宗就是凌空出世了。”

    未来剑宗,叶凌霄,别人不知道他的功法来历,雷家人倒是门儿清。

    唯我剑术。

    除了唯我三十六剑,有什么样的剑,能够一剑荡平万妖城?

    能够让全天下的修士,对着这柄剑,都是俯首称臣?

    宁清秋听到这里,却是认为不尽然。

    要知道,唯我剑术再怎么厉害,也要看使用它的人。

    若不是真正的剑道天赋无与伦比,那么也不可能学到唯我剑术,唯一宗主也不会把这样的传承留给天资不够的人。

    就像是当年的那个雷家先辈一样。

    叶凌霄,一定是非常非常的厉害。

    这一生,总要见识一次,她宁清秋才算是不枉此生啊。

    都是剑修,光是听听他的那些事迹,都让她悠然神往。

    苏红衣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他问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有预感了。

    陆长生道:“我们,回丰饶平原。”

    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家去看看了。(未完待续。)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